加入书架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书 | 返回书页

345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魔禁之万物冻结

2018注册送菜金白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345小说网无弹窗在线阅读全站小说,本站网址:www.345xs.com注册获取免费书架。


    “我实在是太小看合宿了,没想到会这么吃力······”

    吃完晚饭后,土御门春虎呈大字型躺在房间的榻榻米,诉说着自己对这次实技合宿的感想。品书

    土御门夏目坐在一旁,认同地长吁一口气“是说啊,我已经没有力气了。”

    在同年级里,土御门夏目有着顶尖的实力,连她也认为这次合宿想象幸苦。

    如果是训练使用什么高难度咒术也算了,土御门夏目和土御门春虎两人所习得的咒术早已经超出了现阶段学生应该掌握的咒术,但实技内容并非是使用出什么高难度咒术,而是各种基础训练。

    如说准确无误地重复颂唱百遍冗长的咒,又或者是将咒力输出稳定控制在一定量后将所有咒力持续释放,一次又一次反复进行这种枯燥又严厉的训练。

    除此之外,还有像任由瀑布冲打身体锻炼精神力,设置护摩坛一同咏唱咒等十分传统的训练,这些内容不像是课,更像是修行。

    这些课程,不只是精神压力沉重,也很考验体力,连土御门春虎都有些扛不住,更别说土御门夏目一个女孩子了。

    仓桥京子、谏山黄泉和土宫神乐常年锻炼剑道,所以表现地要稍微好一些,花开院柚罗则和土御门夏目一样,也累得有些动弹不得。

    又休息了一会儿,土御门春虎坐起身来。

    “接下来只剩下洗澡和睡觉···啊!夏目,你要怎么洗澡?”

    土御门春虎突然想起这件事情,向土御门夏目投去询问的目光,土御门夏目窘迫地笑了一下,小声地说道“我带了之前那个简易式式神过来。”

    “之前那个···你是说你做的那个替身式神吗?”

    想起土御门夏目刚刚搬进宿舍时制作的替身式神,土御门春虎嘴角微微一抽,那个替身式神次突然出错引起的风波到现在都还没有完全停息,至今还有一些女孩子用腐腐的眼神看他和土御门夏目。

    “嗯,不过现在肯定不行,我打算等晚所有人睡着后再去。”

    原本土御门夏目是打算不洗澡的,她女扮男装,洗澡的话危险性太大了。

    可是这次实技合宿不同以往。

    以前只需要住一晚,她实在不行抗一天是了,现在的话要持续一个星期,一个星期不洗澡,这对土御门夏目来说太恐怖了。

    “唔,到时候我帮你放风吧。”

    土御门夏目嗯了一声,然后不再言语。

    时间一点点推移,在众人都洗完澡之后,塾生依年级和性别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间,准备寝。

    没有人玩闹,虽然很多人都想玩扑克牌或者打枕头大战,但累了一天后,众人实在是没有多余的力气做这些事。

    在榻榻米铺好棉被后,有人关了灯,顿时房里一片漆黑,躺在自己棉被的土御门春虎侧过头,和土御门夏目对视。

    两人这么等待着,在房间里逐渐响起呼声后,土御门春虎和土御门夏目悄悄起身,朝着澡堂所在的位置静静地摸过去。

    还没有睡着的阿刀冬儿看到这一幕,眉头微微一挑,随即也不发声,只是抬手对正在关门的土御门春虎伸了个大拇指。

    “冬儿好像看到了!”

    出门之后,走在无人的廊道,土御门春虎紧张地向土御门夏目叙说自己临走关门时看到的场景,然而土御门夏目却没有半点慌张。

    “是冬儿又不是其他人,慌什么?”

    对啊,慌什么?

    土御门春虎微微一愣。

    阿刀冬儿是知道土御门夏目真实身份的,所以算看到他和土御门夏目一起出来又有什么关系呢?

    理论是没有关系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土御门春虎是感觉心底发慌,仿佛有什么地方被他忽略了。

    为什么···阿刀冬儿会伸出大拇指呢?好像···好像是鼓励他去做什么似的。

    土御门春虎眉头紧皱着,一路无言地跟着土御门夏目来到澡堂所在的位置,在土御门夏目进去后,土御门春虎靠在入口附近的墙壁,脑海思绪纷乱如麻,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这两个月吗?”

    突然传入耳的细语,打断了土御门春虎的思考,他下意识地身体一扭,半蹲着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同时感觉有些怪——这声音让他感觉有些耳熟!

    是谁这么晚还在外面游荡?

    好的土御门春虎一步步地挪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同时耳继续倾听着那边传来的声音。

    “嗯,大概是这两个月了。根据之前的情报,阴阳厅找到了不少双角会的据点,抓了不少人。他近期和双角会联系这么多,早晚会被找到尾巴。如果不想被围攻的话,他只能主动出击。相对于不确定位置的鸦羽织,他来袭击夏目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土御门春虎停下脚步,他听出来了,这是仓桥京子的声音,仓桥京子口的他应该是指芦屋道满,话说,按照仓桥京子的分析,芦屋道满近期会对土御门夏目发动攻击吗?

    土御门春虎的内心不由得焦躁起来。

    虽然这段时间一直为迎击芦屋道满做准备,但当对方真的要来的时候,他难免还是有些害怕——害怕自己保护不好土御门夏目。

    在这时,另一个人开口说话了。

    “那么,你要我怎么配合你?”

    谏山黄泉?

    和仓桥京子夜间会面的是谏山黄泉,这一点土御门春虎并不是太意外,能和仓桥京子这么晚私下会面的,无非也是那么几个人,让土御门春虎不解的是,有什么要说的不能白天说吗,非要弄得这么隐秘?

    另一边,并没有想到会被偷听的仓桥京子继续说道“我怀疑芦屋道满来袭击的时候,会有双角会的间谍跟随,对方可能会在情况不妙的时候,斩断和芦屋道满的联系。我需要你在我们和芦屋道满对战的时候,去四周寻找可能是双角会成员的人,击败并捕获对方。”

    仓桥京子的话语,让谏山黄泉微微皱眉。

    “这样的话,芦屋道满怎么办?”

    现在他们连能不能打得过芦屋道满都不确定,仓桥京子想着要分兵去抓捕跟芦屋道满一同过来的双角会成员,这让谏山黄泉有些不能理解。

    更关键的是,按照仓桥京子的安排,土宫神乐将会在她不在场的情况下面对芦屋道满!

    对谏山黄泉来说,能否击败芦屋道满一点也不重要,她的任务可不是协助阴阳厅抓捕芦屋道满,而是监视忌野静流的同时保护好土宫神乐,其保护好土宫神乐更是重之重!

    仓桥京子的安排,无疑会让土宫神乐陷入危险之。

    对此,仓桥京子解释道“月最近教了我一个新术,是我训练时把训练场破坏一个角的术。我最近对这个术已经有了一些心得,芦屋道满,已经不算威胁了。”

    仓桥京子的自信让谏山黄泉有些愕然,只不过是一个才学会不久的术,仓桥京子哪来的自信能够凭借这么一个术击退芦屋道满?

    可是一想到这是白井月教给仓桥京子的术,谏山黄泉不知道该怎么去辩驳,只好继续听仓桥京子说道“所以,我们是时候考虑击退芦屋道满之后的事情了。双角会一直隐藏在暗,虽然最近被抓了不少,但你也知道,那都是些外围的棋子,真正的高层到现在一个都没有抓到。”

    谏山黄泉明白仓桥京子的想法了。

    芦屋道满对双角会无疑是非常重要的存在,能够做主斩断和芦屋道满联系的人,必然是双角会的高层,仓桥京子这是想借着芦屋道满袭击的机会,顺带抓一个双角会的高层,尝试彻底解决双角会的问题。

    “我能相信你吧?”

    仓桥京子知道谏山黄泉已经意动了,她点了点头,做出了保证“我绝对不会让神乐出现危险的,如果有必要,我会动用它。”

    谏山黄泉看了一眼仓桥京子坠在詾前的樱红宝石,明白了仓桥京子的意思,于是她点了点头。

    “好,到时候我会去找出那个双角会高层,神乐拜托给你了。”

    “嗯,对了,提醒你一下。”

    仓桥京子接下来的话语,让谏山黄泉和一旁偷听的土御门春虎明白了为什么这场谈话要如此隐秘。

    “对方可能会是以阴阳厅的身份前来,地位可能还不低。到时候,黄泉,请不要管对方是什么身份。”

    谏山黄泉愣住了。

    身为超灾对策室王牌,她若是怀疑某一个阴阳厅成员是双角会成员,那没什么关系,阴阳厅会给她一个面子。

    但她若是对阴阳厅的高层动手并指证对方是双角会成员,可是有可能挑起阴阳厅和超灾对策室二者对立的!

    “京子,你可给我出了一个难题。”

    “是啊,难题,那么黄泉,要做吗?”

    想起仙台会战战死的超灾对策室同伴,想起那些被流弹波及无辜伤亡的民众,谏山黄泉做出了决定。

    “当然,双角会这种组织,早该彻底消失了!”

    达成共识之后,仓桥京子和谏山黄泉一同离去,土御门春虎则是挠着头,陷入了苦恼之,不知道是否该将这个消息告诉其他人。

    “春虎,怎么了?”

    洗好澡出来的土御门夏目看到土御门春虎烦恼的模样,感到不解,洗个澡的时间,土御门春虎怎么发生这么大的变化?

    土御门春虎实在是憋不住,便将自己刚刚听到的消息告诉土御门夏目,打算听听土御门夏目的看法。

    在听完土御门春虎的描述后,土御门夏目陷入了沉思,最后对着土御门春虎摇了摇头。

    “京子和黄泉是我们的同伴,要相信她们。既然她们不想让我们知道,那我们当不知道好了。”

    随即,土御门夏目率先朝着住宿的地方走去。

    明天还要进行繁多的课程,今晚还是早些睡觉休息为好。

    跟在土御门夏目身后的土御门春虎还是有些纠结,不过他最终还是认同了土御门夏目的话语,打算将今晚这件事情烂在肚子里。

    话说,既然到时候对付芦屋道满要少一个主力级别的谏山黄泉,那岂不是说其他人的压力会增加许多?

    感觉到压力的土御门春虎决定,接下来这一周,要跟在老师们的身后认真学习,提高自己的能力。

    做出决定之后,土御门春虎感觉轻松了不少,很快便进入了梦乡。

    明月西移,随着夜色越来越深,住宿区彻底陷入寂静,突然,一声叹息在宿舍外围响起。

    “果然是塾长,我早有感觉了···”

    站在野外的大友阵望向前方,在那里,一只毛质柔顺、看起来相当机灵的小花猫正迈步朝他走来——这只花猫正是仓桥美代驱使的式神。

    小猫一路走到大友阵面前,动作轻巧地坐下,抬头仰望正独自享用夜宵的大友阵。

    “只有感觉可不行,要是不能马察觉悄悄潜入的式神,请你这老师来有什么意义?”

    大友阵没有反驳仓桥美代,只是抬头静静地看着天空。

    片刻后,他开口感慨道“其实,有他在的情况下,有没有我都一样吧。”

    知道大友阵在说谁的仓桥美代也是微微一叹“但我们并不能完全相信他,不是吗?终究还是要靠你保护那些孩子们。”

    “保护吗···”

    大友阵不禁苦笑,有几个学生的实力可是不他低的,像刚刚,他明明察觉到仓桥京子和谏山黄泉正在聊着什么,可是却完全不敢靠近,那隐隐映照在灵魂的寒意让他只能远远地站着。

    “话说,也差不多是时候准备了吧。”

    虽然知晓这些学生的实力,但是大友阵还是不放心这么看这些学生去对战芦屋道满,实力和咒术对战还是不一样的,以弱胜强这种事情并不少见,芦屋道满更是咒术大家,相对于让这些学生去对战芦屋道满,大友阵还是倾向于自己去,起码在咒术对战方面,他的经验要更丰富一些。

    仓桥美代沉思片刻,叹了口气“那么,请大友老师做好准备。”

    此刻大友阵和仓桥美代并不知道,还不等他们面对芦屋道满和双角会,另一场威胁性可能不下于芦屋道满的危机即将到来!

    某个无聊多日的人,可是已经耐不住寂寞了。 品书 https:///html/book/32/32671/index.html
将本章节加入收藏将本书放入书架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