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书 | 返回书页

345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大道问鼎

2018注册送菜金白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345小说网无弹窗在线阅读全站小说,本站网址:www.345xs.com注册获取免费书架。


    剑起时,江守尚在山峦之外;剑光落定,便在此山中。

    他只出了一剑。这一剑既是千万剑。

    在极短的刹那,白虹剑光大涨,竟是骤然便笼罩了整个战场那顷刻间,仿佛有无数音节在同一时间齐齐炸开,轰然如滔天洪流般不可阻挡,一瞬压过了天地间的一切声响

    这是江守的一剑天外而来、又与无数兵器交撞而出的剑鸣。

    这一剑匪夷所思地横扫过整个战场,剑势竟尤未减,反而夺尽诸般兵器之精魄,凝练至前所未有的极致;然后

    陆启明微微抬头,看那一剑当空开来。

    剑势乍起时轰隆如雷霆,到头来却剩寂静。

    万物尽退了。唯独那一点剑光跨越无限,犹如天地之中央

    但这天地本就是他笔下画境之天地。

    陆启明目光望去,此前铺展开来的真力顷刻回转,周方天地浑然如卷轴卷起,正要将江守剑意收泯其中。

    江守只觉眼前物景剧烈变幻,一时几不能见;却绝无动摇,视线始终紧紧盯着青衣,将全身真力灌注入长剑越国,毅然舍身出剑。

    剑尖凝停。

    灵气匹练层层崩碎,断声如裂帛。

    江守双目骤然锐利,厉叱一声,越国再进一寸。

    至此,剑刃已与青衣相距咫尺。

    陆启明问青衣:“这剑如何”

    青衣惭道:“我挡不住。”

    “说得是,”陆启明道,“那当如何呢”

    青衣沉默。

    陆启明抬手,整座画境轰然而碎,漫天墨彩流涌而来,顷刻于他指腹下化出一面灵气小盾。

    一刹静止,灵盾与剑意同时抵散。

    江守并不知道发生在那具皮囊下的短暂对话,对他而言,眼前所见与正在发生的并无区别。

    他不曾有任何犹豫,剑尖一挑,便是纵剑前去,再次直逼青衣心门那竟比世间任何身法更快,仿佛杀意之所至,既可无视一切时间与距离。

    不久前永寂台现世那次,楚鹤意就曾以一手去繁化简的剑法解了自身危局,速度之快,惊艳绝伦。然此次江守之剑,竟尤胜之。

    众人只见青衣身形飞掠的速度已极快,却依然快不过逼近的剑面对这样一剑,又能如何去挡

    青衣没有去挡。

    在越国逼近他身前一寸的刹那,长剑裹挟着的凛冽真力轰然而散,尽数化为五行之气归散于天地;任前方剑势如何,终究只不过是一柄空剑罢了。

    青衣神色不动,修长干净的指节叩向越国剑身

    江守皱眉,在他触及越国的前一刻已疾疾收力,长剑凌空虚晃过半个剑花,步下身法似退非退;而下一刹却骤然锋芒毕露,剑势从无到有只一瞬间,森厉剑刃无声抹向青衣喉骨

    人声惊动间,越国一剑抹去,剑下却骤然一空

    只见身前空间层叠变幻,眼看青衣又将隐入画境,蓦然一道漆黑刀影开天而至

    季牧一刀斩去将现未现的画境,冷睨了江守一眼。

    他方脱离画境樊笼不久,形容略显狼狈,而看到江守方才那一剑,神情仍露出自矜。这一剑看似依旧,季牧却看得出其行至中途缺了精神,后继无力,大失水准。

    “若不行就让开,”季牧下巴微抬,不屑道:“换了我来。”

    江守握剑的手指无声收紧,没有理会;但这不是轻忽,而是他分不出多余的注意给别人。

    刹那以前的那一瞬间,锐利的风在耳后飞掠,他双眼一刻不移地直视青衣,看那张隽美无暇的面容犹如神刻,神情亦如在那张脸上,他看不到身处战局中本该有的绷紧,也看不到蔑视,看不到愤怒,也无不悦那一瞬间他竟觉得

    ,自己看见的是一张非人的面孔。

    “公子。”

    女子轻而低沉的声音中断了江守脑海浮现的画面。

    穆青梅不知何时已悄然穿过战场,侍立在江守身侧半步之后。她无法随他的神通逍遥游瞬息而至,便在最开始的那一刻动身赶来。此时方至。

    江守敛了情绪,视线余光在她面庞扫过,微一颔首。

    穆青梅便懂了他的心意。

    她的神情永远是一如既往的恭谨。只要在江守身旁,她的心神便能始终专注如满弓,摈除一切外物,将自己的全部精神都尽数投注于主人的剑意之中。

    剑侍固然是主人的陪衬,有时却也是规戒、向导。

    穆青梅的专注由着二人之间特殊的联系传递给了江守,使他灵台恢复干净。

    江守望向青衣的目光转为审视,他迅速思索着青衣之所以牢不可破的原因

    或许是擅长画境的原因,这个人站在那里便优美得仿佛一幅画,从周身气息乃至眉眼神情,竟都与天地浑然融为一体。而这片天地也似格外厚待于他,五行灵气皆温驯地簇拥着他,完全任由驱使。

    那便斩断。

    江守心底一线灵光闪过,掌心的剑已先于思想而动

    万千剑气煌然而起,顷刻夺了天光。

    云影俱散;无情剑意势不可当,瞬时间竟以一人之力惊散天地之静气

    而在江守长剑破空的同一刹那,穆青梅也动了

    她的剑是石剑。

    古剑越国曾埋藏于地底深处,剑身没入石壁中,封存无数年不为人知。本是寻常顽石,却因剑意浸染而生了灵性。穆青梅的剑,便是由那块剑石锻成。

    她是江守的剑侍,她的剑亦是越国的影。一切便成了自然而然的道理。

    双剑合璧,天衣无暇。

    剑势如江河,滚滚而去。盖天门、困周身、断地气**尽封,无限剑气一瞬间将青衣淹没其中

    这竟是剑气之樊笼。

    武宗人眼见青衣此前用画境困住季牧,却转眼间被江守“还施彼身”,一时间士气振奋,战局隐生反转之势。

    季牧脸色却不好看。他素来厌恶别人压过自己一头,更不用说是一向看不惯的江守。只是他站在战局边缘看了又看,几次欲要插手,竟始终找不到出手的机会。江守与穆青梅早已自成一体,若他执意出手,反而要乱了他们的气机。

    人们心思各异的一霎,江守的剑势已大成,只见剑光生寒,不知其中人影。

    这固然应该是精彩艳绝的一剑,但陆启明没有兴趣应对。

    他现在看不懂剑,剑道之于他,便成了一件普普通通的物件,说不上遗憾,也没有喜悦。

    透过青衣的瞳孔,他的心神轻缓地停留在剑幕之外,天地之交汇的青白光泽之中。云雾淡漠,绵山琢磨不透,一切事物没有界限,显透出一种长而久的平静。

    陆启明并非有意出神,而是这段时日,他的目光越来越容易被这些所吸引。能够令他感受到片刻安宁的,唯有这片天地本身。就像此刻这样无声地看着,他会感觉到胸腔中有难以言说的情绪在徐缓地流淌,时而冰凉,时而热切,才令他觉得此时此刻仍有某种意义存在。

    但那意义是什么,陆启明还未知道。

    他叹了口气,身形自原地消失。

    同一瞬间,江守与穆青梅皆心头猛地一跳,只觉眼前忽一迷乱,心底莫名失了方向。

    “公子”穆青梅回头,下意识想要寻找身边人的目光,却在对视的刹那浑身一僵,寒意骤生

    站在她身边的,竟然是青衣

    那江守此刻又该在何处

    她蓦地抬头,双眼直直盯住剑幕之中那模糊身影,

    竟像极了公子。

    青衣与他们分处对峙的两边,怎么可能一瞬间就令江守毫无反抗得换了位置

    是幻术

    不,幻术没有意义。

    电光火石一刹那,穆青梅来不及思考原因。她没有任何时间犹豫。

    她骤然回身,起剑诀,全力一剑刺向青衣身前右侧三分

    这是一个旁人无法理解的选择;在江守悬险的这一刻,她这一剑既解不了危局,又伤不了青衣,甚至直接刺向了空处,使得那把石剑在如此危急的时刻划出了一道歪斜而可笑的轨迹

    然而在江守的越国如幽灵般闪现而出的一霎,一切的荒诞都有了理由。

    神通再起。

    江守身上遍布细小血痕;即使用了逍遥游,脱身也绝非没有代价。但他剑势凝聚不泻,竟是再上一层楼的锐气

    古剑越国自高至下,掀起的每一道灵气波动都与女子的石剑完美契合,以神鬼莫测之势破空而去

    中了

    感受到剑刃终于触到实质的一时间,纵是江守也不由心中微生波澜

    然而他却只听到了裂帛一声。

    青衣身形飘然而起,并指聚灵点于双剑剑势交汇之处,广袖在剑气之中破碎一角。

    江守沉默。

    他在纷散的剑气间隙仰头看向青衣,那张完美如神袛的面孔恰也在看向他,却又似没有。那双眼睛空荡寂静,宛若冰雪凝结。世间万物透映进去了,却什么都不留存。

    不动情,不动念,怎会有人能做到如此

    江守绷紧身形,感觉到自己握剑的手心微微汗湿。片刻后,他才意识到自己竟在因此生畏。

    江守忽然想笑。他已经很久没有笑过,所以嘴角有些僵硬,表情也显得滑稽。但他背脊挺直,持剑的手极稳,周身气息沉凝如山岳,所以不会有人真的因此发笑。

    江守道:“穆青梅。”

    他几乎从来不会唤剑侍的名字。穆青梅心脏一跳,望向他。

    江守说道,“你可以离开了。”

    这是穆青梅第一次没有领会他的意思;但她旋即感知到江守主动切断了与剑侍之间的心神联系。穆青梅蓦地慌神,只觉得自己身上筋骨相连的一部分被生生砍去了。

    “别”她急急去追索江守的视线,就像他们曾无数次在战斗中做得那样。

    但江守却不再看她,掠过时一把拂开她下意识阻拦的手,“让开。”

    为什么

    穆青梅苍白着脸,满心茫然不解。

    为什么

    就连江守自己说不出原因,也来不及去想。

    此刻他只身一剑,胸膛中却生出多年从未有过的畅快来。

    想他无极剑宗这一脉养剑侍为影为镜,束己,断情;究竟是对是错

    江守心脏陡然剧烈地跳动起来。

    越国的剑锋斩破无所不在的画境,顷刻已至青衣身侧;又再次被那只不沾烟火气的手挡住。

    江守双臂用尽力气压下,一瞬间逼至极近。

    他盯着面前之人的眼睛,慢慢道:“你想杀我。”

    与武灵之争无关,与此刻挡在他面前的人是谁无关;这个青衣只是想杀他,与其余任何无关。江守忽然意识到了这一点。

    “为了什么”江守想不透原因。他与此人原本毫无交集。

    他本没有期待听到青衣的回答,却听到那人道:“可惜了。”

    江守一怔,目光渐渐变化,道:“你原来是懂的。”

    江守是剑修。无论是有情道的剑修还是无情道,都是一样。他要用神通逍遥游,要用手中的剑,便务必跟随本心。

    所以他今日,唯有直取,断无后退。

    大道问鼎
将本章节加入收藏将本书放入书架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