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书 | 返回书页

57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重返1977

2018注册送菜金白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57小说网无弹窗在线阅读全站小说,本站网址:www.aimshoebuy.com注册获取免费书架。


    



    这副场面,当然把洪衍武和陈力泉都给逗乐了。



    不过他们俩都心知宋国甫是老实人,又怕苏绣脸皮儿薄,唯恐一句话真的尴尬起来,不值当的。



    所以幸灾乐祸有之,倒没袖手旁观,两个人都心有默契地开始打岔。



    一边是陈力泉给宋国甫敬烟,拿过酒单问他喝什么。



    另一边则是洪衍武拉着苏绣一起研究菜单,这样若无其事圆了场,倒是不声不响地让气氛回归了正常。



    而当点完菜服务员拿走菜单之后,这顿饭局真正的主菜,这才由洪衍武亲自端上桌面。



    一长两方,三个红红的锦盒,被他拿了出来,一一摆在了苏绣的面前。



    然后洪衍武面带微笑地往前一推,有点故弄玄虚地催让。



    “绣儿啊,一点小礼品送给你。快打开看看,喜欢不喜欢?”



    苏绣愣了一下,下意识照做了。



    结果打开之后就立刻张大了嘴。



    敢情盒子里面竟然全是金首饰,一条金项链和两个金戒指,而且还全是24K。



    要知道上月底国家刚刚宣布恢复金银首饰销售,那可是爆炸性新闻。



    消息出来没多久,旅游局的不分年龄的所有女性就已经组团跑到银行里去看了。



    只是可惜不菲的价格对这个年代的人太奢侈,大多数人都只能过过眼瘾,心存向往之。



    唯有少数经济条件特别好的人才能买上一件。



    还别说金项链了,哪怕是个小小的金戒指,谁只要戴上,立刻就会成为大家艳羡的对象。



    所以苏绣当时看的时候她就在想,什么时候我要有了钱,也一定要买一件好好美美。



    她哪儿里又会想到,这还不出一个月呢。这些金灿灿的,让她梦寐以求的东西就放在了眼前呢?而且还是白白送给她的,这要戴上,那不得被单位的同事们羡慕死。



    那不用说,她的眼里登时放出了光彩,迫不及待地拿出来又试又带。



    而看到她这种欢喜的反应,同座的三个男人都心照不宣的笑了。



    因为说真的,天下又有哪个女孩子不喜欢这样的东西呢?这种偏爱完全就是一种生理本能。



    显而易见,送这样的礼物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可谁都没想到,本来意料之中的事儿居然出了岔子。



    这才刚戴上了一个戒指没摆弄多久,苏绣居然很快又摘了下来。



    然后不但迅速放了回去,而且还把三个首饰盒子全都盖上,又给洪衍武推了回来。



    “小武哥,我不要。”



    一句话,桌上的三个男的都昏头了,谁也没想到会有这一出。



    洪衍武更是不解地问。



    “干嘛不要?专门给你买的。”、



    苏绣却一撇嘴,理所当然地回答。



    “还用说吗?太贵重了。”



    “贵?一点不贵。”



    洪衍武忍不住失声而笑,轻描淡写的说,“你知道你帮了我们多大的忙啊?你知道我们每天卖那些东西能挣多少钱啊?说真的,这些都是小意思。回头等商店里有了金镯子,哥还得再买一对儿送你呢。”



    而他这番土豪一样的表态,虽然很成功地让苏绣呈现出超乎想象的惊奇,但她的原则却没因此有丝毫动摇。



    小丫头固执得就像一块石头。



    “不不,千万别。我什么都没干,就帮了一点小忙而已,举手之劳。拿这些东西我心慌。”



    这下洪衍武没办法,也就只能效仿刚才,态度变得蛮横起来。



    不容置疑地把那些盒子又一推。



    “你这丫头怎么这么拧啊。听话,拿着!”



    可偏偏这次故技重施不管用了,苏绣又给推了回来。



    “我不要!”



    洪衍武再推。



    “拿着!”



    苏绣居然毫无留恋。



    “我不!”



    这下洪衍武真急了,他耐心一没,索性瞪眼说了狠话。



    “不要不行!你拿不拿?你要再敢给我推回来,我马上就把这些东西扔垃圾桶去!我的脾气你知道,说一不二!送人的东西,什么时候收回来过?”



    嘿,这倒管用。话说到这份儿上,苏绣可就真不敢再往回推了。



    只是这并不代表没情绪,委屈终究难免。



    眼瞅着苏绣脸色发白,小嘴撅起来了,眼泪也开始在眼里打晃了。



    这时候连旁观的两位都看着不对劲了,便赶紧来说合。



    陈力泉劝,“绣儿,你这是干嘛呀?这不是见外吗?小武专门买来送你的。你就收下吧。”



    宋国甫也说,“对呀,这有什么。给你,你就要了吧。都是自己人,有福同享嘛。踏踏实实的,没事。你要是替他们担心更没必要,他们亏不了自己……”



    可偏偏苏绣这丫头还真有点倔劲儿,眼泪眼瞅着噼里啪啦掉下来,嘴唇哆嗦了半天,就是不发一语,也没有任何一个举动。



    那意思谁说什么都没用了。她似乎已经打定主意,就是要这么僵持下去了。



    结果看她这幅可怜样儿,洪衍武倒是先怕了。



    因为要真过分了,好事变成坏事,哪方面也没法交代,就连妹妹知道都得怪他。



    他也就只能做出退让。



    “绣儿,对不起啊,刚才是我心急了,不该凶你。可我就不明白了,你到底为什么呀?你要不喜欢你直说啊。那你喜欢什么?要不……要不,哥回头把钱给你,你自己买喜欢的……”



    一番柔和的道歉与劝慰,再加上新的许诺。



    苏绣这才有了回应,一抹眼泪,情绪好多了。



    “小武哥,千万别。我不知道怎么说……反正我是不能要你东西的。现在和过去不一样了。这也不是几件衣服,借个录音机听几天的事儿了。总之,你不要勉强我,那我今后才敢再跟你出来吃饭,一块儿玩。你懂我意思吗?”



    只是这话一说,洪衍武倒真的糊涂了,他特坦率地拨楞脑袋。



    “不懂。你这话我真不明白。现在和以前有什么区别啊?我们还住一院儿,我们还把你当妹妹?怎么给你买点东西就不行了……”



    忽然间他又一拍脑门。



    “哎,你是不是追求进步呢?难道要入党啦?你是怕这事儿传出去,影响前程……哎,别人的东西你不收是对的,但我给的可没必要。你还信不过我呀?”



    而听他这么说,苏绣终于一个忍不住“噗嗤”乐了。



    “小武哥,你可真能瞎想。我可没那觉悟,连想都没想过。”



    跟着又转了转眼睛,这才诚恳地解释。



    “这么说吧。小武哥,泉子哥,你们对我真的特别好。我忘不了我和小茹从小是靠你们保护,才没受过欺负。我也忘不了小茹如果有什么好东西,我总能分到一份,有的时候,甚至我还排在她前面。”



    “还有你们托关系、搭人情,为我哥,为我找到的好工作,这些我都会永远记着。所以你们根本不用怀疑,我是打心里把你们当成自己亲哥哥的。可正因如此,我格外珍惜咱们的情分,才更不愿意收你们东西,不愿意咱们的感情变成一种俗气的交易。”



    “过去我小,不挣钱也不懂事,白沾你们的便宜,心里没什么过不去的。但现在我大了,是已经拿工资的成人了,连工作都是你们帮我找的。如果要再那样,那我成什么人了?我当然喜欢这些礼物。可收了我心里也会不舒服,那样我就会看不起自己,就会睡不好觉吃不下饭。”



    “另外,我也绝对不是在顾虑什么,怕什么。因为咱们本来就没什么亏心的,干的都是合理合法的事儿,就是别人知道,也不能说我就是贪污受贿。可问题是,一上班挣钱,我忽然就明白了一个道理。人的**是无止境的,我得把**控制在自己的工资范围里才是正常的。”



    “所以我只能要自己劳动所得的东西。否则贪心一起,什么是头儿啊?有了一就想二,有二就想三,那还有个完吗?我爸从小就告诉我,坏毛病千万不能惯着,否则是会小苍蝇变大象的。我可不想变成个贪财的坏人。”



    “我知道可能你们都觉得我傻,不过一个人不可能限制住另一个人怎么想,我不怕你们笑话我。你们也尽管放心,反正无论怎么样,有事我还会帮你们的。今后如果要用得着我的时候,你们尽管言语一声。只要政策允许,力所能及,我保证随叫随到,一定效劳。我只求你们一件事,咱们之间永远都是纯纯粹粹的好不好?我这么说,你们不会生气吧?”



    三个大老爷们彻底听傻了。



    他们是真没想到苏绣能说出这样的话来,无不感觉到自己今天被这个小丫头教育了一顿。



    偏偏这种令人泄气的打击,是那么地准确,那么的触及灵魂。



    以至于他们不得不发自内心深处地感到,自己似乎远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高大。反倒是成了水井里头的蛤蟆,竟把别人看扁了。



    确实,并不是所有人都会变得世俗化的。有些人总会有着属于他们自己的坚持,虽然这样的人不多,可他们的身边确实存在着。



    也幸好有这样的人,这个世俗的世界才会有一线光亮,还能找到一些激励人心的希望。



    于是就在苏绣去卫生间洗脸的间隔里。洪衍武不禁发出了由衷的感慨。



    “嘿,亏我还把人家当孩子呢。谁想这丫头,她还真长大了。就这番话,干净利落脆,彻底把我灭了,我都没法反驳,因为越说就越会显出自几个儿的毛病来。”



    “瞧瞧,这就是咱京城的姑娘啊,别看平时不着四六的,嘻嘻哈哈的,看似好糊弄,现实生活中却相当独立。”



    “也别看她平时有点蛮横有点任性,喜欢跟着自己的感觉走,可你看她说的话、做的事吧,嘿,不但有礼有面,还透着点仗义。”



    “可这不行啊。现在她没事了,这倒成了我亏心了。该我睡不踏实了……”



    心不在焉的听着洪衍武的絮叨,宋国甫忽然有了一种奇妙又激动领悟,使得他望着苏绣离去的方向出了神。



    过去,他一直都不懂得什么叫好姑娘,以为就是漂亮、温柔、有文化,但现在突然间明白了。



    像苏绣这样的,那才叫真正的好姑娘。



    因为她无论帮了你多大的忙,都总有办法叫你觉得不必为她做什么。



    而等你一旦真的明白过来到底怎么回事,就会感到由衷的亏心,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为她做些什么。



    本书来自
将本章节加入收藏将本书放入书架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