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书 | 返回书页

345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水浒任侠

2018注册送菜金白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345小说网无弹窗在线阅读全站小说,本站网址:www.345xs.com注册获取免费书架。


    

    当真是九死一生的绝境了么...不,如今便是行事万般凶险,也尚可争得一丝生机...虽然那一对唤作甚解家兄弟的贼众头领率部将自己团团包围,可是专只从一面奋力杀出的话......

    祝永金心中发狠暗念,蓦的他却听见呛啷啷的钢刀出鞘声乍起,倒又使得早如惊弓之鸟的祝永金心里一突。当他瞪目回望时,却见是祝彪擎刀在手,而他那素来瞧不上的侄子脸上神情阴晴不定,也夹杂几分惊慌之色。

    这厮寻觅来以为能得我庇护,可是这干贼厮只顾要来搜捕我,他倒终究是要陷在此处。性命攸关之际,祝永金无暇再做它想,只是随口对祝彪冷声说道:“方今形势危如累卵,且各顾周全。”

    然而祝永金这一席话再穿进了祝彪耳中时,素来对于自己这个小叔因寄人篱下怒不敢言的间隙怨雠,以往遭受冷漠轻觑的经历,以及方才祝永金只顾自己逃脱的情形蹭的也涌上他的心头!祝彪满是怨毒深恨的一对招子,本来正环视向四面团团包围过来的义军将士,现在却是落在了祝永金的身上。

    而在这个时候,很快的把头转了回来,并正背对着祝彪的祝永金也不顾再向解珍、解宝兄弟那边做回骂赘言,他将身子紧绷,犹如一张弓弦被硬生生拽成满月状的硬弓,须臾过后他的身子便将如离弦的利箭一般,专要往北面疾窜过去,直将祝彪甩在身后,再拼死试图杀出山魈军将士组成的包围。

    不管怎的...无论他是否能够逃脱得去...看来我终究是要死在此处了......

    然而正当祝永金要有所动作的同时,祝彪骤然也动了起来,他直搠起手中狭锋钢刀狠狠的往前捅去,却是朝着祝永金的后背狠狠的搠将了过去!

    “噗!!!!!”

    利刃入肉的闷响声乍起,本来正要喝令四面麾下军卒的解珍、解宝兄弟当即也愣怔住了。而正要暴蹿而出祝永金蓦的浑身一震,他脸上刹那间流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再低头往下望去时,就见一截刀锋从自己的胸脯直穿透出来,殷红的鲜血渐渐蔓延开来,也直将祝永金胸膛处衣襟浸染得一片血红。

    这...怎么可能......!?

    虽然被团团包围,可是那对解家兄弟强贼头领所率领的贼众与自己还有一段的距离,眼见那群贼厮们虽抢得先机,可是尚未准备拈弓搭箭射来,遮莫也在盘算着是否能将我生擒拿住...而眼下在我身后的,怎么可能是他......

    祝永金嘴角处也渗出鲜血,他挣扎着要转过身来,而此时祝彪擎刀拔出,旋即又狠狠的向前搠去。本来以他的身手断然无法伤及到祝永金,然而连日亡命奔波的祝永金已是体虚力乏,也万万没有料到祝彪竟然会对自己突下杀手,更何况祝永金的注意力也都全部集中在解珍、解宝以及周围包拢过来的山魈军步卒身上,而当他踉跄回身之际,祝彪紧绰的钢刀,又狠狠的攮进了祝永金的胸脯!

    “狗畜生!你疯了!?”

    祝永金口中噗的一口鲜血直喷溅在祝彪的脸上,也咬着牙嘶声叫喊起来,虽然他那张俊俏阴柔的俏脸早已是狰狞如鬼,可是双眼当中仍然夹杂着不可置信的惊异之色。如今不必照顾自己那早死透了的兄长祝朝奉的颜面,虽然也直把自己这个侄儿大多时节只当做身边可供差遣的小厮使唤,可就算我待你甚是怠慢,就算我如今已顾及不到你性命周全,但只要我活着,我们祝家才有报雠雪恨,且攀得功名的指望,你这畜生逆子也决计不可能与萧唐彼此相容,却又怎会干下这等弑叔的恶行!!!???

    然而祝彪恶狠狠凝视眼前比自己也年长不了几岁的亲叔,脸上神情却更是阴渗怨毒,从祝永金口中喷出的鲜血,正顺着就他脸上狰狞的刀疤点点滴落,祝彪忽的桀桀狞笑起来,他似是已有些疯癫的狞声说道:“血海深雠终不得报,这些年下来又是含污忍垢的苟活,只盼能有个报仇的机缘,也早折磨得我似疯了...但有一些事,我心里仍清楚得很......我宁可苟延残喘,委曲求全不惜投从于你,非是因甚么血缘族亲,只是盼着也能够借他人势要报雠雪恨。

    当初你与祝万年与陈希真老狗勾搭,也知不过是要利用我祝家庄。虽然那时我的确不知天高地厚,执意要招惹青州两山、水泊梁山那干草寇顽贼,而我如今也深恨萧唐那厮灭门之仇、夺妻之恨,也仍恨不能喝他血!食他肉!再将那狗贼扒皮抽筋、挫骨扬灰!可好歹我也知那萧唐行事却也有些底线,若非做成死雠未必会赶尽杀绝...而你为巴结得陈希真老狗,鼓动撺掇我阿爹,如何不是教祝家庄成了绿林贼厮势必要荡尽杀绝的众矢之的?就算我终究要死在此处,萧唐那狗贼的仇,怕是报不得了,可是......”

    祝彪正说着,双目当中凶芒暴涨,脸上欢愉病态也似的古怪笑意也愈发浓重:“可是杀了你...这也算是为我阿爹与两位兄长报雠啊......”

    不肖畜生!你这厮当真是疯了!

    祝永金目眦尽裂,也已是激怒到了极处,手中仍紧绰的龙泉红鏐宝剑寒芒乍现,骤然探出,噗的也直搠进了祝彪的胸脯当中!

    按祝永金想来,祝彪将祝朝奉、祝龙、祝虎等人血仇的一份竟也算到自己头上未免牵强了些。毕竟也都是他的兄长与侄儿,而且也皆是死在了当初萧唐、宋江等绿林贼首的手上。可是祝永金到底忒过轻视祝彪,也没有明白积怨便会成恨、久恨更会成雠的道理。祝彪一直都认为当初与祝永金、祝万年只顾趋附讨好陈希真,也只把独龙冈祝家庄一脉当枪使唤,如何又不是你只顾攀上当时于汴京朝中尚还得势的陈希真,而不惜教自己的兄长侄儿置身险地之中?这种积怨已久的恨意非但始终没有消减平复,长久以来,祝永金却始终又将祝彪只当做是没甚用处的跟班累赘看待......

    这也足以使得心中早积压太多恨意的祝彪眼见无法再借着陈希真、祝永金的势要寻萧唐报雠,大致也已预料到自己终是难以再逃脱幸免之际,当即将满腔积攒年月太久的怨毒恨意尽向祝永金发泄出来。

    更何况......

    虽然也被祝永金一剑搠穿了胸膛,可是祝彪脸上并不见如何痛楚,他形色癫狂,又一字一句的说道:“...再者我祝家庄肯助你这厮,以及我不得已只得委曲求全前去投奔你与陈希真之际,你这厮们尚还口口声声的要秉承忠义,忠君报国...好歹那时扬言要剿除尽京东路几处猖獗贼人,将草寇杀种绝类,再捉萧唐、宋**首一并解官,才好表功于朝廷,把一身本事卖与帝王家。可是当初你既肯随陈希真老哥投奔金虏鞑子时,我便已生出杀你的心思,只是力量微薄,不能动手,心里也直盼着你这厮与陈希真,会与萧唐狗贼厮拼得同归于尽.......就算我干下这等弑叔逆行,可你身为祝家子裔投奔外虏鞑子,拼着你我同死,到九泉之下,到底又是谁无颜去面见我祝家先人!?”

将本章节加入收藏将本书放入书架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