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书 | 返回书页

345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水浒任侠

2018注册送菜金白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345小说网无弹窗在线阅读全站小说,本站网址:www.345xs.com注册获取免费书架。


    继续北往进去塞北之地,联系蒙兀室韦诸部试探各个部族头领心思,萧唐之所以事先召集萧嘉穗、马扩、花荣、呼延庆、段景住等头领前来计议商榷,因为这次战事他不会亲自统军出征,而是打算任命萧嘉穗为督军总掌各部兵马主帅,花荣率领几拨军旅为正印先锋,全权由马扩、呼延庆、段景住打理与大漠各部首领来往交涉事宜。到底如今以割据做大势力君主的身份,每逢战事都去亲力亲为的做为主帅南征北讨。

    更何况时局已经发展到了这个阶段,也终不可能一直以地方割据武装集团君主的身份管制治下各处疆土。燕云之地大半既然也已被纳入己方势力版图之下,之前所顾虑到组建政权体系一些群体、一些能臣的短缺问题基本已确定能得以解决,有些大事,也时候摆到台面上做出个决断了。

    而萧嘉穗、马扩、花荣等被萧唐委以重任,也开始着手调拨各部义士精锐军旅,关支甲仗军资、备置粮秣兵饷期间,也是在等候另一拨军马前来会合北进。先前一直在天波军中担任偏将历练行军要略,历经战事也屡建功勋的杨再兴,于军中主将杨志奉萧唐钧旨协同韩世忠坐镇关西之后,另择选精锐将士,选练成军,也是时候教他独当一面,做为一路兵马的主将北进出征,另建奇功了。

    自抗金起兵以来,萧唐遂一直在思量未来因时制宜所将抉择的立场和出路,这非但涉及未来己方势力的发展方向,而从当初陆续共聚大义的兄弟如今也渐渐成为军阵权力领导班子的核心将臣,也无不深知自家哥哥何止又是于金国势不两立?势力壮大到如今这个地步,也终究不会被宋廷所容,顺势而为的大事,差不多也是时候有个结果了。

    而直到萧唐再度召唤汇聚于燕京的诸般要紧文武重臣时,最先跳出来捅破这层窗户纸的,却是方自从京东路察视宋廷禁军,也已然敏锐的察觉到今番会议所为何事的李助,他肃整衣襟,随即躬身施礼道“如今以主公的身份,也不必在受宋廷法理约制而处处束手缚脚,而我军与夏国、金国、高丽乃至大漠蒙兀室韦诸部彼此来往折冲樽俎、动以刀兵,也早已是自成一格以邦交国战而论。更何况如今宋廷早已不愿坐视哥哥以藩帅之名做大,先是那厮犯我等在先,彼此也并无甚君臣的情义可言,休说是造反,称帝建制便又如何?

    至于所谓的名正言顺,宋廷皇帝于秉政治国方面也不过是昏庸无道的庸才,然而主公先前所虑者,一来顺天应民争取百姓人心;二来当初不愿趁宋廷势微更使得中原大乱,倒要教金虏得利而枉留千古骂名,否则当初我等或杀或擒,早可以将宋朝宗室一网打尽;三来主公兵马虽众,谋臣良将如云,但根基不稳,尚缺乏施政能使民生富庶,府库充盈维持国力,钱粮军资可经得起国战兵事的治国良臣。可如今却是时机成熟,在天下人眼中,哪个又是以为主公是得宋朝扶持才得以勘定中原虏患祸乱?以臣所见,便是公然自立称帝,与宋、金早便交恶的两国南北对持,也足以傲立于天下矣!”

    李助越说语气也不由越显得有些激动,本来城府颇深的他此时眼中也已流露出一抹狂热欣喜,而在场众多头领听得李助把话挑明了说罢,大多人脸上也都变得复杂起来。

    然而李助毕竟是个乱世当中要凭自己的能耐建下番事业,而要与宋廷死磕到底的造反狂热分子。至于投从效忠于自己麾下的武将群体萧唐大多也都不会担心他们是否仍会对脱离宋廷自立而有甚排斥的想法。当中诸般统军武将,有巴不得自家哥哥尽早能够立国称帝的,也有任劳任怨,本来身为宋朝国家良将的,随后却与宋廷两相比较后仍肯为萧唐所用,潜移默化中也接受了现在身份的。

    明眼人皆知萧唐与宋廷绝对不可能一直和睦相处下去,而早已有所察觉的,诸如刘法选择了退隐收山,宗泽选择尽可能与萧唐合作抗金,但私下里竭尽所能为朝廷遏制其做大的势头,而岳飞选择毅然率领所部兵马脱离萧唐换而言之,麾下武将派系,以及以往彼此协作的统军将帅当中不愿脱离宋朝的,也早已表明了自己的态度。所以直到现在仍是一直追随萧唐的诸路将帅,都能接受终有一天自家哥哥会称帝自立,而且其中大多人只嫌这一天来得有些迟了。

    至于文官体系的态度,韩企先、刘彦宗、郭企忠等人还在大力着手于招揽他们的辽地汉臣同僚大批投顺效忠于萧唐,他们对宋廷无君臣情分,甚至当中大多人还仇视宋国,而关乎一个新兴帝国的政治、外交、民生、经济等方面着手考虑,治政人才的短缺问题立刻得到了最大程度的解决。萧唐只需要考虑如何平衡这个派系将会在政权体系中所能掌握的权力,而得到这一个团体的拥戴,且是以一个新生帝国的气象,在政治上也已完全足以与朝堂中虽然官僚济济,可仍是弊政极多,朝内仍是事端不断的宋廷相抗衡。

    更何况对于辅佐皇帝治国驾轻就熟的韩企先、刘彦宗等人而言,有生之年已经历经所侍奉的两个帝国的衰败,可到了这时仍有机会站对了队伍,可说是搭上最后一班船辅佐萧唐称帝立国,如此便是从龙之功,又何止是能够保住这一世积累建下的功业?

    是以在燕京离宫府邸当中,参赴此次至关重要的文武官员武都不约而同转过了头,在把眼乜向萧唐的时候,在场几乎所有人眼中都带着期盼之色。而其中也唯有一个人生怕被别人看觑见自己脸上不甘的神情而垂下了头,一抹狠戾之色,也从他的眼中稍闪即逝。

    虽然已知晓麾下几乎所有头领的心思意愿,就等自己一锤定音做下决断,然而萧唐却是面色深沉,若有所思。也非是刻意摆谱做作要端着架子,这等大事,历朝各代无论是马上打下天下,亦或通过发动政变篡位的英主枭雄之辈,其中哪个不是在手下要臣力谏推举之前经过三次推让的流程之后,才正式决定建制登基?自古以来,每朝大多开国臣子搞三劝进、君主两推让而后假意勉为其难的答应,休说是后世,如今宋朝时节明眼人也知这已算是个称帝立国、建元建制之前墨守成规的套路。

    然而所谓的九五至尊、一朝皇帝天子之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萧唐心里固然也不由得甚感万般慨然的同时,也仍是在思量的是称帝与不称帝,实则也只是个名分的问题,但也恰恰正是因为这个名分,也不可避免的会牵涉到太多的重要决策。毕竟涉及兴亡利害大事,如今走到了这一步,当真便已是称帝建制的最佳时机了么?

    而萧唐心中念着时,他抬起双目向节堂内左面上首乜去,而落在了一直作为自己的心腹智囊竭力辅佐至今,而此时看来也是若有所思的许贯忠身上。

    水浒任侠
将本章节加入收藏将本书放入书架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