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书 | 返回书页

345小说网 -> 架空小说 -> 执局

2018注册送菜金白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345小说网无弹窗在线阅读全站小说,本站网址:www.345xs.com注册获取免费书架。


    慕雪行到得渡头眼里皆是来来去去人头,路人自是不用过问,张眼在看有个茶摊,摊上都是一些等船百姓,摊主终日都在这里,有什么人在渡头来去自然清楚。

    慕雪行往靠角落茶案过去,要说好茶自然是蒙顶茶,产于蒙顶山,品居第一岁出千万斤,茶摊当然不会有蒙顶茶,就算有寻常百姓也是喝不起,茶摊只有二种茶,一种是新安茶,新安茶多而不精,入口微涩,家家户户都有。

    另外一种是建州茶,模样就像是紫笋,味极很苦但是非常解渴。

    慕雪行受不了建州茶苦味,要新安茶,摊主上得茶慕雪行在案上推五枚铢币过去,一壶新安茶当然不值这个价,摊主一见知道是有事打听,在渡头向他打听消息也不只慕雪行一个,有些商贾也是常来打听渡头最近卸什么货物多。

    谁会和铢币过不去,摊主极为熟练手掌一扫铢币就收到袖口中,收得铢币自然是笑脸迎人“公子何须这般客气,能来就是客”

    慕雪行客气笑道“忙前忙后也是辛苦,这是应该的”

    人情周到听得也是舒坦,摊主笑呵呵道“公子有话直说就是”

    慕雪行不在客套询问“这二日有没有见过,陶海如陶公子过来?”

    摊主看看四周显得紧张压低声音道“有的”装作记不太清楚在道“好像是昨天还是前天,陶公子带得好些人过来租用三辆马车西丘方向过去,对了还有一个身穿大黑袍的人”

    “大黑袍?”这人引起慕雪行重视当下追问“那大黑袍之人可是认得?”

    摊主摇摇头道“头往里套没看见脸”

    见得有三个客人入内,慕雪行笑道“招呼客人去吧”

    摊主应声走了。

    慕雪行喝得口茶想得想心道“那穿黑袍之人会不会是葛公?多半是,如不是何必如此遮遮掩掩”

    在喝杯茶出得茶摊往西丘谷过去,西丘不小光是村落就有二十,没有明确目的地一个一个村落去找很不现实,有个农夫背着菜筐过来,人是在慕雪行身后,见得菜筐空空荡荡,想必是去建康将菜卖了。

    将步伐放慢等农夫过来,慕雪行笑问“大哥与你打听件事”

    农夫打量慕雪行着装容貌不像恶人,不携戒心道“什么事?”

    慕雪行面色轻松闲声询问“这二日有没有见到生人到西丘”

    要到西丘就这一条道,在往前走才有岔道“生人?”农夫想得想道“未曾留意不清楚”

    卖菜的起得清早,陶海如那时是深夜到达,自然是没有机会碰上,听得答复慕雪行稍显失望“这样呀,打扰了”

    农夫看人一眼在往前方向看去,看方向这人是要去西丘试图提醒道“前面是去西丘,公子我看你也是富户人家可不能在往前边去”

    见得农夫主动搭话,慕雪行看看自己装扮这才看人笑问“怎么我不能去西丘?”

    农夫眼珠四顾小心谨慎道“往日去倒是无妨,但是前些日子来得一伙人,在陀水那地搭得寨子,我看那些不像好人像是山贼土寇,公子这身打扮过去怕是会将你抓了”

    农夫好心提醒慕雪行自是感激“多谢提醒”而后讶声在问“有山贼土寇怎地不去报官?”

    背筐绳子似乎勒痛双肩,农夫起指捋捋才道“我哪敢管这闲事,在说他们也没干什么,就是终日闭着寨门也不知道在里面做什么”

    慕雪行一听倒是有趣,不惊扰掳掠乡民山贼土寇还真没见过,想得想“那陀水怎么走”

    农夫惊诧看人“问这个干什么”

    慕雪行见对方反应神情轻轻笑道“怕走错道呀,不问清楚稀里糊涂的如果走错,那不是自己送上门去”

    农夫听慕雪行说得好笑展笑详禀道“前面岔道往南走半个时辰就到陀水,陀水那边有大片油菜花,反正看见大片油菜花赶紧回头就是”

    慕雪行伸长脖子往前看,现在当然看不见油菜花笑应“知道了,不会往那里去”

    到得岔道农夫往左走,慕雪行目送农夫,见得农夫背影消失起步往南走。

    走,步伐很轻,这是梁宝方步伐,梁宝方有一双好鞋,鞋底很软穿着这样一双鞋走在哪里都会显得很舒服,脚板是很舒服,可这心里头却不是很舒服,因他在刚入国舅府见魏元。

    “见过国舅”梁宝方恭恭敬敬施礼。

    魏元股下很舒服,有软垫靠着,这样的软垫比梁宝方鞋底还要舒服,魏元闲看一眼梁宝方“你现在不是应该有事要忙?”

    梁宝方拜见双眼先是下垂,魏元出声这才抬起视线,一双通红眼珠映在魏元眼中,梁宝方显得激动道“听说家兄。。”

    魏元叹口气“知道了?我这也是没有办法,他就要开口不能不杀”

    梁宝方沉默不语,一双通红眼珠沉沉盯着魏元。

    魏元非常能理解梁宝方心情“你在怪我?”

    梁宝方咬着牙根声音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

    这话魏元没有答复“富贵险中求,这事开始前我说过要做最坏打算,你不应该来见我,应该去做好手底下的事”

    梁宝方将悲切心情压下“我没忘”

    “但你失算了”

    “是”梁宝方大方承认。

    魏元道“当初你是跟我怎么保证来着?说太子不是死在葛怡汐就是慕雪行手下,现下如何?”

    梁宝方恨得牙痒痒道“没想过他会留后手”

    魏元冷淡看人道“我很失望你知道吗?”

    梁宝方并没有试图推脱“我明白,不会在重蹈覆辙”

    魏元从案台起身一步一步缓慢来到梁宝方身侧,走得慢是在给梁宝方压力,压力自是感受到,魏元道“你一次失误就送家兄性命,在给你一次机会,就一次,如若不成就要按照我的办法来”

    梁宝方郑重发誓道“这次我会成功”

    魏元对梁宝方起誓并不往心里去“好话谁不会说,就看你做不做得到,我把话放在这里,如你在失败你大哥去报到路上不会孤单”

    梁宝方并不答复绷着脸施礼退下。
将本章节加入收藏将本书放入书架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