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书 | 返回书页

345小说网 -> 架空小说 -> 刘备的日常

2018注册送菜金白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345小说网无弹窗在线阅读全站小说,本站网址:www.345xs.com注册获取免费书架。


    至于楼内,左校、五鹿、羝根、苦蝤、刘石、平汉、大洪、司隶、缘城、罗市、雷公、浮云、白爵、杨凤、于毒、郭大贤、左髭丈八等一众黑山头目,究竟谁是谁来,谁走谁在,黄忠又岂会关心。

    一路砍杀上楼,饶是百炼凤羽,亦豁口如锯,不堪再用。黄忠弃马先登,风嘴宝刀自挂在龙爙宝驹得胜钩前,未曾取下。便随手捉了把百炼凤羽,升上城楼。

    众黑山头目,后拥前呼,左推右搡。各个面如厉鬼,围挤在楼梯口,却无人敢近前一步。

    黄忠掂了掂手中双弧盾,目视群贼,傲然发声:“某便是黄忠。黄汉升。蓟国王傅,蓟王义父。食双二千石俸。若能杀我一人,此战可反败为胜。何人敢上前来,与我捉对厮杀。”

    人名树影。黄忠自报家门,等于公然搦战。

    若不接战,便是示弱。

    可若一拥而上,乱刀砍成肉泥,又胜之不武。必遭天下耻笑。

    亡命江湖,义字当先。乱刀加身,杀之不义。

    然黄忠乃万人敌。上前应战,不过是插标卖首,自寻死路。义字当头,生死之间。如之奈何。

    正踌躅不前,忽听人群中有人高声应战:“某乃张雷公,且与你撕斗!”

    “好!”闻楼上一声怒赞。正是张燕为麾下叫好。

    便有一壮汉,手举立瓜铁椎(铁锤)分开人群,大步向前。

    立瓜锤柄长七尺,一端为锤,一端为鐏,锤形似瓜,故名。主要击法有涮、曳、挂、砸、擂、冲、云、盖等。不一而足。总归是大力出奇迹。

    见他下身粗短,双臂异常雄壮。必是力士。如何破敌,黄忠这便了然于胸。

    “来!”竖盾脚底,黄忠双手握刀。

    “呔——”一声怒吼,宛如霹雳。不愧雷公之名。奈何比猛张飞,差的可不是一星半点。

    战时以怒吼扰敌,再趁势击之。脑浆迸裂,屡试不爽。

    见黄忠身形一滞,以为中计。张雷公大喜。双手舞动立瓜锤,迎头砸下。

    “不过如此!”

    眼看天灵崩碎,脑浆迸开。蓟国王傅便要丧命当场。电光石火间,黄忠错步一让。立瓜锤擦着鼻尖重砸地面。张雷公全力一击,不留余地。下盘不稳,上身随之前扑。

    黄忠顺势横刀。

    人影分错。

    胸口抵着锤柄铜鐏,刮地滑出,无头尸血喷数丈。

    大好头颅翻滚落地,半空中却被黄忠横刀接住。往前一递,送到众贼面前。

    捧在刀刃上的头颅,双目怒睁,血滴成瀑。满脸横肉犹在不住抖动。

    见黄忠先前如砍瓜切菜,一力降十会。皆以为只会蛮力破敌。岂料巧使一刀,轻取雷公首级。

    “还有何人?”听黄忠吐气开声。刀刃上,用力翻动眼珠,想扭头回望的断首,这才不甘气绝。

    大小贼酋,肝胆俱裂。士气眼看便要崩盘,自张角牛死后,便心灰意冷的左髭丈八,拨开人群,走到阵前:“黑山曾晟,愿试王傅之刀。”

    见他身高臂长,手持八面长矛。黄忠轻轻点头:“名号我当记下。”

    “谢王傅存名。”左髭丈八心存死志,挺矛直刺。此去有死无生,颇多壮烈。便是黄忠亦不禁眼光微微一亮。

    正欲手下留情。不料就在左髭丈八迈步刺矛的刹那,藏于人群之后的郭大贤与于羝根,默契对视,拉弓便射。

    淬毒暗箭一左一右,钻过左髭丈八两侧腋下,直取黄忠面门。

    距离短而弓速疾。侧身已来不及。若向两侧歪头,必有一箭命中。

    “哼!”黄忠手腕一振。刀上断首,应声崩起。正当在面前。

    噗!噗!

    毒箭直插双目,又穿脑而出。却也失去劲道,斜坠地面。

    八面长矛已直刺胸口。

    黄忠双足站定,刀柄顺势下压。

    双刃相锉,火花迸溅。

    黄忠岿然不动,宛如中流砥柱。左髭丈八用尽全力,亦无发将偏转的矛锋拉回。唯有怒目圆睁,拼死相抵。忽见眼角寒芒一闪。

    凤羽长刀,刀头一挑。正中咽喉。浑身力气,顿时泄去。

    刀柄沉下,刀头顺势上扬,正是跳刀。

    黄忠缓臂伸前。刀刃穿颈而出,又猛然收刀。留下一具全尸。

    郭大贤与于羝根,目眦尽裂。天下竟有此等杀神。惊怖之中,厉声叫嚣:“同上!同上!”

    连折二将,知单挑便是送死。既无胜算,又在生死之间,还讲狗屁道义!

    大小贼寇,互相看过,这便齐齐扑上。

    “杀——”

    先前刀矛相锉,凤羽豁口极深,不堪挥舞。黄忠弃刀后退。伸手抓住无头尸后腰束带,奋力一掷。

    尸体重砸群贼,血溅一片。扑击随之势缓。

    待将横叉兵刃上的同伴尸骸,乱刀劈碎。黄忠已退至楼梯口。

    抬脚挑起第三张二石战弓,架在臂上。

    三弓合握,以左臂架梁。当比六石强弩。右手指缝同夹四支白羽箭,横搭弦上。三张战弓,计重六石。便是军中力士,亦需卯足腰力,方能张开。

    却见黄忠绷直左臂,吐气开弓。三弦震响,如老树断根。六石强弓,竟被黄忠张至满月。

    却见武神眼角寒芒一闪。

    嘣!

    电光如钻。劲风刮面。

    喉咙一热,血喷如泉。

    四支白羽箭连穿数人咽喉,砰然入壁。崩出大团血印。

    白羽溅成血羽。

    中箭贼寇,捂着颈间鸡卵大的血窟窿,惊恐而亡。层层扑倒。

    藏于人后,正故技重施,想再施冷箭的郭大贤与于羝根二人,低头看着胸前血流如坠,双双气绝身亡。二人便是被其中两支羽箭,洞穿咽喉。

    黄忠以臂架弓,射击时,手臂一扬。故而弓箭离弦时,伴有强烈螺旋。宛如钻头,钻入咽喉。造成巨大创伤。

    劲弦响时,所有人皆闻声却步。见左右同伏尸一地,方知性命侥幸捡回。

    又见黄忠从血尽而亡的断腿弓手身后箭囊,轻取四箭。余贼目中竟是绝望。

    “杀!!!”

    嘣!

    谯楼之外。

    数十先登,以黄叙、张郃为首,合力挡住如潮水般涌来的贼兵。

    双方人马厮杀正酣。忽听二楼墙壁震响如鼓。碎木与泥屑飞溅。

    不久之后。

    鼓震消失,唯剩一片死寂。
将本章节加入收藏将本书放入书架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