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书 | 返回书页

345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继承两万亿

2018注册送菜金白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345小说网无弹窗在线阅读全站小说,本站网址:www.345xs.com注册获取免费书架。


    

    “这次啊,多亏了你那位朋友,一下子就解决了我这儿的麻烦,改天真要好好请请他才行!”李泥一边上车准备启动,一边跟进了副驾驶的白小升说话。

    说完,李泥却发现副驾驶上的白小升,久久没有回应自己。

    李泥诧异看过去。

    只见白小升双眸盈盈生辉,神情在似乎隐隐兴奋。

    “你这是,怎么了?”李泥顿时吃惊道。

    方才那么令人振奋的一幕,也没见白小升怎么样。

    现在了,他兴奋个什么劲?

    坐在后排的林薇薇、雷迎也有些惊奇,看向白小升。

    白小升被惊醒,回过神,对李泥一笑,扬起了自己的手机,“刚才那点麻烦,我根本就没当回事!来的时候,你看我在发信息对不对。其实,我是跟在科研所的朋友,聊你所需的最后那种原料土壤!”

    “怎么样了!”

    李泥并不是愚钝之人,只不过不善与人交际。

    此刻,他见白小升的神情,听白小升的话语,顿时察觉到了什么,声音急促询问。

    李泥感觉到,必是一个好消息!

    或许,那最后的原料有眉目了!

    哪怕只有一点点信息,那也是好的!

    “我的那位朋友,他有一个朋友在土壤研究所工作,那机构,就是研究世界各地土壤特性及从事土壤资源研究的。他们有现成的大数据库。”白小升在李泥满眼期待之下,终于告诉给他,自己这边,目前最大的好消息——

    “最后的原料,我们找到了!”

    这一句话,直接让李泥呆滞原地。

    他眼珠子瞪得滚圆,甚至连话都说不出来,颤抖用手势让白小升再说一遍。

    “最后的原料,我们找到了!”

    白小升会心笑道,认真地,一字一句的重复了一遍。

    李泥仰天大笑。

    随后,他双手猛的拍打着方向盘,状若疯癫,随后又嚎啕。

    整个跟疯子一样。

    白小升却笑容浮现,安静看着李泥。

    他能理解,一个全身心投入到某一种事业的男人,听到如此好消息时的反应。

    林薇薇、雷迎相视一眼,也微笑看着李泥,满眼祝贺之意。

    ……

    回程路上,李泥兴奋地像个孩子,不断追问。

    白小升一面握着手机发信息看信息,一面回答李泥。

    关于最后一种原料土壤的特性,与小红泥混合后产生的反应,其光泽度、粘稠性、韧性等诸多的信息,白小升都说了个遍。

    这次的泥料不光有这两种,还有传统的紫泥料,另有辅料,混合配比后,才是李泥希冀的合格泥料。

    车里的一问一答,乍一看,这是白小升向他那位朋友的朋友发问,得来的信息。

    实际上,就是白小升脑子里红莲模拟出来的成果。

    白小升回答李泥之际,也是自己再度认识那最后原料土壤的过程。

    “那原料什么时候能过来!”李泥最后,急急问了一声。

    他都已经心痒难耐,到了煎熬的地步!

    “都说了,是盛产于欧洲比利牛斯山脉的,空运来,是需要时间的。”白小升笑道。

    而且需要一些手续批文。

    方才白小升用手机发信息,实际上是发给在欧洲的科里森公司凯文,让他帮忙找到原料,并且空运过来。

    当然,其中的各种问题,以及包机所需花费,白小升一概不管。

    反正一切开销,他只需要只会尊白致胜的罗恩一声,自会让凯文那里十倍百倍赚回去。

    而凯文也很乐意帮白小升这个朋友,更别提他妹妹艾瑞儿对白小升,都达到了一种跨洋的深沉爱慕程度。

    “要空运啊!行,一切费用我承担了!”李泥道,“你那些朋友劳心费力地帮忙,我要给他们酬谢!不能让人家帮忙!”

    做人方面,李泥这家伙绝对担得起“厚道”二字。

    这也是白小升乐得与他交朋友的原因。

    “这个你不用担心,所需花销我来出!”白小升眼看李泥不同意要开口,顿时扬手制止他,自己继续道,“别急着拒绝!我现在是以合伙人身份,来跟你谈合作!这个费用,我不白出的!第一把紫砂壶归我,是说好的。但是这第一把紫砂壶,你李泥有多大本事得给我使多大本事,让我满意,让我觉得值!行不行!”

    白小升看似公对公,明算账,也让李泥无话可说。

    李泥开车之中,依旧凝视白小升足足两秒。

    “多余的话,我不说了!你这笔投资,我绝不会让你失望的!”

    这是李泥的承诺。

    让白小升一笑。

    多少钱,也买不来一个工匠的这份诚挚!

    白小升知道,就算有再好的泥料,紫砂壶的好坏成败,也在于工匠!

    同时,白小升也有了决定。这第一只紫砂壶,要李泥制壶,他刻字,双方把全部心力都尽注其中,绝对可以达到一个巅峰!

    现在,白小升对未来那只紫砂壶,充满期待。

    回到了李泥工坊,李泥安排白小升他们住在附近五星级酒店,豪华房间。

    在他强力要求下,白小升他们也只得同意,一切开销由他支付。

    第二天,李泥更是推掉了一切事务,赶了过来,专程当司机,专门陪白小升他们逛了一番大呈。

    路上,白小升还跟李泥开玩笑,问会不会耽误李“大师”的宝贵时间。

    对此,李泥还一脸认真跟白小升解释。

    他陪白小升他们也是在放松自己,调整心态,接下来等原料一到,他就会全身心投入其中。

    “你帮了我这么多,接下来,我就是不眠不休不吃不睡,也要做出最高水平的紫砂壶!”

    李泥这话说的,更像是发誓。

    “不至于,你我联手,尽力而为,我相信会得到最好的作品,不逊于这世上任何一款,哪怕古董文物。”白小升笑道。

    他们有技术、有工艺、有创想、有诚心,完全是两个“四有青年”。

    说实话,白小升信心十足。

    当天傍晚,逛完了大呈,李泥拉着白小升他们去了一个地方。

    那是一处闹市区。

    李泥带他们进了一栋豪华公寓,奔的却不是楼上,而是地下室。

    沿着昏暗楼道一路向下,李泥道,“有一段时间,我就住在这里。一来,那会儿手头紧,二来,这个环境阴暗潮湿,放几个套缸,利于生坯保存。当然,现在套缸什么都搬倒了工坊,但这里,我现在也还是租着。”

    “那里,有我要给你们看的东西!”李泥很认真说着这番话。

    这让白小升三人很是好奇。

    来到负一层,走到一处地下室门前,李泥摸出钥匙,开门进去。

    这里还真是有几分阴冷潮湿,很难想象李泥住在这里,还能闷头搞创作。

    白小升三人进去之后,发现那间地下室四壁空荡荡,唯有正中,摆放着一个硕大的多层木架,上面盖着深色的布。

    李泥走过去,站在那前面,转身对白小升三人道,“接下来我要给你们看的,也许是我人生的一个污点吧。没办法,那时候也是为了生存,甚至后来我能有钱买下工坊那个大LoFt,就是靠着它!”

    说话间,李泥抓住那布的一角,用力掀开。

    灯光之下,那多层木架上的东西,尽数展露。

    白小升三人一见之下,顿时吃惊。

    特别是白小升看到一物,更是惊讶中,迈步上前,“怎么还有这个东西!”

    ……

    货架上,码放整整齐齐,全都是紫砂壶。

    一个接一个,造型各异。

    沉稳、新奇、奇巧、雅致。

    每一款紫砂壶,都似乎有着无尽意趣。

    白小升来到一款紫砂壶前,惊讶地指着它,看向李泥,“细语?!”

    听到这个名字,林薇薇、雷迎都吓一跳,赶紧看过来。

    “江?王慈善晚会”之上,白小升拍得,却错失的紫砂壶珍品——“细语”,传为明朝首辅张居正曾经的心爱之物。

    怎么在这儿?!

    它不是让它主人收回了吗!

    李泥买下的?

    他拿的出那么多钱?!

    再者,卖主可是远在美国的。

    “不错,这是‘细语’,但是是个仿品。”李泥平静道,目光滑过木架上每一只紫砂壶,自嘲道,“这里全是我仿造的名品,没有一个是真的!”

    李泥自嘲,“我自诩‘名家之后’,想吃这碗饭,做出让人倾心的作品。但却是靠着造假才活下去,才能买下产业,继续我的理想。很多时候想起来,我自己都觉得赧然!”

    “这个,我可以看看吗!”

    白小升无暇理会李泥的感慨,指着“细语”问道。

    “随便看。”李泥大方道,“其实我原本想着销毁的,但是又舍不得,毕竟虽然是仿品,却也是我的心血啊!”

    说罢,李泥目光扫过那些紫砂壶,微微摇头,“只不过,都是以前的作品咯,现在看来,都存在不小的瑕疵。”

    白小升没有回答李泥的话,小心翼翼捧起那只“细语”,细细端详起来。

    林薇薇、雷迎也走过来,好奇看着白小升手中之物。

    此壶形制大气,造型栩栩如生,泥绘线描、刻、雕塑,无不工整、精细。

    白小升把玩之下,都感觉这就是万中无一的珍品!

    “与原品比对分析……相似度,百分之八十五!”

    白小升脑海中,红莲给出分析结果。

    李泥口中瑕疵之物,居然与原品相近度百分之八十五!

    白小升吃惊不小,甚至特意看了眼李泥。

    这家伙,竟如此深藏不露!

    “好东西啊,怕是拿到拍卖场,一般人都会被蒙蔽。”林薇薇也道。

    “确实很不一般。”连雷迎这个十足门外汉,也称赞不已。

    李泥却是笑了笑,“骗骗一般人还可以,真正的专家,我说的是不靠关系、年纪熬成的专家,是会看出真假的。”

    “你现在的作品,有没有?!”白小升忽然开口问道。

    如果过往的作品,都能达到这种近乎以假乱真的地步,那么现在李泥,成长到何种程度了!

    白小升想着,心中一热。

    林薇薇、雷迎也看了过去。

    当年的李泥之能尚如此,那今时今日岂不是更强无敌!

    “这两年的成品啊,一件都没有。”李泥很是干脆地回答。

    白小升三人顿时一愣。

    难道,李泥两年没有再做过紫砂壶?

    那手艺岂不是会生疏?

    不能吧,李泥如此爱这行,会忍住不做?

    白小升疑惑。

    “从我买下工坊开始,悉心钻研工艺开始,我就立了个誓言,除非泥料有成,否则绝不再做成品。每一次制壶到了生坯阶段,我便销毁。”李泥叹道,“这也算是向祖师爷悔过吧,毕竟我迫于生计走了这条邪途,该自我惩戒。”

    “至于我那个工坊,其实一单生意都没有做过。”李泥笑了笑。

    白小升三人无语,不过,倒也真心佩服!

    或许,唯有李泥这样自律之人,手艺才能真达到一定高度吧。

    所谓的工匠精神,其实免费白菜网站大全2018的是无愧天地,无愧内心……

    从地下室出来,李泥送白小升等人回了住地。

    “今天晚上我得吃两片安定,不然睡不着觉,毕竟,明天上午,最后的原料就到了!”

    到了酒店,李泥还跟白小升开起了玩笑。

    实际上,他不会那么做。

    毕竟要保持头脑清明,才是开展工作的先决,吃安定,后劲太过。

    “小红泥今天也到了,已经交由我那些助手进行先期处理,放心,那些工作简单,他们又都是细心之人,不会出岔子。”李泥又道,“还有,你朋友给的建议配比方案,昨天晚上我就研究过了,不亏是搞科研的,科技这种东西不是盖的,比我自己拟定的精确许多,我已经决定用那个配比了。”

    李泥是个有坚持,且能听得进意见之人。

    白小升笑着点头。

    “那,明天见了!”李泥方才跟三人告别。

    送走了李泥,林薇薇还感慨一句,“没想到大师就在身边,还如此年轻。小升哥,你这回真是捡到宝啦!”

    白小升笑了笑,打趣道,“其实,我也是大师哦,那紫砂壶的线描、刻、雕,我亲自来做!”

    白小升目光明亮。

    有红莲辅助,他全身心投入,必定会有个好结果!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上午。

    白小升三人早早到了“李泥工坊”,跟李泥汇合。

    翘首以待之中,最后的原料到了!

    几个西装革履的欧洲人,押送来的,足足有一吨。

    白小升吩咐,凯文也是派人最快时间寻得土壤,最快时间通过一切审核,最快时间包机送来。

    派人安顿好那些送原料的人,李泥心急火燎打开包装。

    当他的手触碰到那些土壤,用手指细细捻着土壤颗粒,看着光泽度,感受细腻度。

    李泥在工坊所有员工注目之下,喉头上下滚动,半晌才挤出两个字。

    “是它!”

    一下子,工坊里那些男男女女,以陈云狄为首,无不沸腾。

    接下来,李泥让人把工坊闸门撂下,开始进行土壤调配。

    制泥过程,李泥亲自操作。

    主料紫泥、小红泥,辅料新的土壤。

    传统工序,炼泥要经过自然陈腐、研磨、过筛、浸泡、干燥、捶打等多步操作。

    而李泥钻研之下,工序只多不少。

    传统的石磨等工具,被更加先进的机器所替代,好处在于,处理之后更加理想化。

    昨日,白小升还曾调侃过李泥,“非石木工具,就不是百分百纯手工,那样炼泥是没有灵魂的。”

    李泥当时就冷笑反讽,“古代丝绸工艺,每每达到巅峰,都伴随着新机器新工艺,不然你让他们用先秦丝织机试试。工玉成其事,必先利器!”

    李泥重古法,又不忌现代机器,兼容并包,这也是白小升欣赏他的地方之一。

    用李泥独一无二特殊之法炼泥,两日后,他才正式开始动工。

    白小升也亲自上阵。

    这对兄弟专门把二楼空出来,旁人都不许进,饭菜都送到门口即可。

    面对“梦寐以求”的泥料,李泥止不住按压手指,扭动脖颈,对白小升展颜一笑。

    “接下来,就是你见证传奇的时候了!”

将本章节加入收藏将本书放入书架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