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书 | 返回书页

345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继承两万亿

2018注册送菜金白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345小说网无弹窗在线阅读全站小说,本站网址:www.345xs.com注册获取免费书架。


    蒋括从总部监察部门的“黑板屋”离开,回自己部门时,精神还有点恍惚,甚至脚下还有点虚浮。

    他还是有点不相信,自己居然在那边,为了白小升跟那些专门负责找茬的家伙拍了桌子,更不敢相信,在所有人反对之际,温言会站到他们这边。

    似乎,温言对白小升,还十分的信任。

    这简直,就跟做梦似的

    蒋括回到自己办公室里,冷静一会儿,方才拿起手机给白小升打去了电话。

    温言说过要保密,但蒋括认为,这个保密的对象不包括白小升,他跟白小升说应该不算是泄密。

    就算是,有什么后果,他也认了。

    在等待电话接通之际,蒋括这心中,依旧波澜起伏。

    “喂,蒋先生吗。”电话终于接通,是白小升的声音。

    听到白小升声音的那一刻,蒋括这心里还真有点激动。

    “小升,是我,蒋括”蒋括急道,“刚刚,我参加了一场会议,是总部监察部门的会议你在南美区那边的事儿,我全知道了这里,已经有了决议”

    “哦,监察部门已经介入了”白小升听得有些惊讶。

    他刚跟秦云风商定了舆论层面反击一事,尚未开始,总部那边的监察部都已经开完了会

    而且,已经有了决议

    白小升心中惊歎。

    这效率真不是盖的

    眼下,白小升最担心的,一是,舆论不可遏制的走向,二是,总部那边的态度。

    再有就是,大中华区那边的稳定。

    刚刚,白小升跟夏侯启通话过,夏侯启得知情况,亦是焦急懊恼,自责没有为白小升想稳妥方方面面。

    白小升反过来安抚夏侯启一番,请他稳住“家”里边。夏侯启满口答应。

    才挂掉电话,蒋括这个电话就来了。

    “监察部门,是什么态度”白小升忍不住问道。

    便是他,都有几分紧张感。

    一旦监察部门认为他需要作出“牺牲”,上报总部高层,很可能他就会很快被停职。

    那这影响就太可怕了。

    秦家知道他白小升不再是大中华区执行总裁,不能有效合作,那这帮助,会不会没开始就结束

    白小升急着知道总部态度。

    “监察部门决定为了你,即刻开展南美区方面的事务彻查”蒋括兴奋道,“部门最高负责人温言先生可是为你力排众议呢”

    “部门最高负责人,温言”白小升吃惊道。

    白小升一直以为,温言只是监察部门高管而已。

    没想到,他会是最高负责人

    “小升,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儘管说,我全力助你”蒋括乾脆道。

    蒋括没为自己邀功,虽然他仗义执言,但是凭他个人意见真的于事无补。

    完全是温言之威,是白小升在温言那里的关係起了作用。

    “蒋先生,请你帮着夏老一併稳住咱们大中华区”白小升无暇惊讶了,也不客气道,“这边事情因我而起,就由我,来解决好了”

    听白小升身处风暴之中,却依旧平複自若,连蒋括都甚为折服。

    “那好家里交给我好了”蒋括当即应声。

    “谢谢,蒋老哥”白小升最后一声,没有唤“蒋先生”,这声老哥却让蒋括极为动容。

    跟蒋括通话之后,白小升心稳了。

    眼下,他获得秦家支援,有了打舆论战的资本。又有温言在总部那边支援,确保自己职务不变。更有蒋括、夏侯启守住后方,断了后顾之忧。

    他白小升方可一门心思跟人斗法了

    同时,白小升也很是庆幸,庆幸自己早就结识了温言跟秦家老太太,并且跟双方有着相当深厚的情谊、渊源,若没有这两份人脉,便是他也会在这场算计中吃大亏,甚至折翼南美都不无可能

    正在这时,一通电话打了进来。

    居然,是凯瑟琳来电。

    白小升大为意外。

    现在这时候,凯瑟琳给他打电话做什么,谈合作交朋友

    事情发展到现在,根本就不可能中止,这一点凯瑟琳应该清楚,双方已经收不了手了

    莫不是,来找我炫耀的白小升暗道。

    不过随后,白小升摇头否定。

    那女人,不似那种性格。

    白小升略一沉吟,还是接通了电话,声音平静道,“喂,是凯瑟琳女士吗”

    电话那头,却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那声音里透着笑意,“你就是白小升吗我,是兰德沃”

    兰德沃,居然是他

    白小升略感诧异。

    出了这么多事,俩人还没见过面呢。

    第一番交流,竟是通过电话。

    白小升轻笑道,“兰德沃先生,你怎么有心情给我打这个电话”

    “我才想问。白小升,你怎么有心情接这个电话”兰德沃呵呵笑道,“现在我真想知道,你是什么心情”

    兰德沃如此说话,真是打电话来撩拨情绪的吗。

    白小升拿下手机,默默把录音功能给调出来,然后按下公放,沉声道,“如你所见,我的心情可不好”

    白小升道,“兰德沃先生,你跟你夫人这回是不是有点过分,我们之间存在矛盾,你们就故意安排人诬陷于我,我初来南美,怎么可能跟那么多案件挂鈎反倒是你们,在这里经营这么多年,要布局这些不难”

    白小升等着对方回应。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电话那头兰德沃轻笑一声,“你不是在录音吧。”

    都是千年狐狸,这点小手段哪会不清楚。

    白小升一笑,直言道,“现在关了。”

    兰德沃根本不信,呵呵一笑。

    “你关不关都无所谓,跟我又没有关係啊我啊,只是觉得惋惜,你说咱们集团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执行总裁,怎么会成这个样子,跟那么多案件有关,要向那么多部门澄清,那些事件还都是人证物证俱全。解释不清,你就离不开南美这都调查清楚了,少则得六七个月,多则得一两年吧各部门办事效率,也不一样,你得做好心理準备啊”

    白小升淡淡道,“我做好了,面对一切挑衅的準备任何人,尽可以放马过来”

    “那就好,那就好。”兰德沃笑着说,“不过,你调查的这段时间,大中华区总得有人管吧,所有事务总不能等你这边麻烦了结了再办。啧啧,那怕是会有个代理执行总裁上位。代理易来,不易走这么一换人啊,可是委屈了你哟。亏你经营大中华区取得那么丰厚成果,一下子便宜了后来人。”

    兰德沃说自己惋惜,声音里却轻鬆透着笑意。

    白小升沉默听着。

    这更让兰德沃愉悦无比。

    在兰德沃想来,此刻白小升这心里,火一定都快炸了,说不定已经快气的吐血了。

    我就是要气死你个混蛋

    兰德沃心里冷笑。

    好端端的各自发财也就是了,平白无故想动他,这不是找死吗

    不打这个电话来嘲弄一番,兰德沃这心里还真是不爽的很。

    见白小升不出声,兰德沃继续声音轻快道,“哎,现在外面的舆论都快炸翻天我都刷到了二三十家媒体的不同报道,看得我啊,真是忧心忡忡你说,你白小升犯事也就是了,那外面人看来可是会牵连到咱们集团的给集团抹黑,不应该,大不应该我想啊,总部都不会想看到事态恶化”

    “我想,集团总部是会做出正确的处置的”白小升意味深长道。

    蒋括说过,情况保密,兰德沃就算在总部有人,也没这么快知道监察部决议。

    等知道了,不知道兰德沃会是个什么表情,凯瑟琳会是个什么反应

    “那我们就拭目以待,看总部高层是会以大局为重,还是想为你讨一个清白”兰德沃冷笑连连。

    在他看来,白小升如此信赖集团高层,何其天真

    “对了,你犯了那么多事儿,要不要我帮你请个律师什么的或者说,给你找家小报纸,发表一下你澄清的声名。”兰德沃已经不加掩饰笑出了声,“再不济,你就让你大中华区那边安排一下,派个律师团来,要了解这边法律的哦,也可以让你们那边的媒体隔着大洋,跟这边打嘴仗。我还是挺期待的”

    兰德沃是变着法给白小升心里加压,舆论问题、总部反应,大中华区那边收到讯息会造成的震蕩,他都给白小升“点明”了。

    “感谢兰德沃先生的提醒,我相信,你很快会看到我这边的动作”白小昇平静道。

    故作淡定

    其实,你的心里已经乱糟糟成了一团吧。

    兰德沃抽着雪茄,无声狞笑。

    他旁边站着的凯瑟琳,品着红酒,微笑不语。

    这通电话,大有故意打来嘲讽的意思。

    凯瑟琳也是试图让白小升这么以为,以为兰德沃得意过妄。

    嘲讽不光是发泄心中快意,更有无形中让白小升自乱阵脚的企图。

    凯瑟琳看来,白小升这样的人,极不容易对付,不让他心中生乱,保不準见招拆招,真让他能想出办法躲过此劫。

    那边,兰德沃把该说的都说了,也没听到白小升服软半个字,对此不怎么痛快。

    华夏有句话,妻子常说,不见棺材不落泪

    这个白小升还没到山穷水尽的绝境,还真能扛

    等到时候,他扛不住了,怕都会要主动打来电话求饶兰德沃心道。

    “没什么事,挂了,我这边还忙着,就不跟兰德沃先生你浪费时间了。”

    电话里,白小升的声音还听着刚硬,像极了颗砸不烂捶不扁的铁蚕豆。

    这句话让兰德沃有点不爽,想回一句解气的,不想那头白小升已经撂下电话。

    “这个混蛋”兰德沃撂下手机,骂道,“都这样了,居然还跟我不屈不服”

    一旁,凯瑟琳露出一个冷笑,品了口红酒,悠悠道,“放心好了,你且看他能嚣张到什么时候”

    凯瑟琳看来,白小升能做的,无非就是跟大媒体取得联繫,接几个採访,或者搞个新闻发布会之类的。

    眼下,这件事闹得沸沸扬扬,谁还偏向他说话。再者,南美这边的媒体凭什么为一个华夏人说话,他们可没有那么好心

    一个远在大洋那边的华夏人能在这边造成诸多乱子,坐实了才叫新闻,哪有媒体不去找热点而平息热点的道理。

    白小升还会去各个政府部门那里澄清,每一个部门调查下来,他都要花费极多时间,最有效的是僱佣律师团,但是最顶级的律师团哪有那么容易请到的,得砸钱,还得预约,还得看人家的档期。

    等这些事发酵起来,集团也不得不为声名考虑,对白小升,来个壮士断腕

    当然,事情闹这么大,后续,集团很可能对这边调查。

    到时候,再想办法搪塞好了凯瑟琳暗道。

    那都好说。

    “姓白的,在这边就是条过江龙也没用,我看他怎么翻出浪花”凯瑟琳道。

    听妻子如此一说,兰德沃的嘴角也勾起一抹狞笑。

    他甚至已经能遇见,白小升的命运

    现在要做的,就是等。

    “等待”是一件最让人感觉煎熬的事情,但是“等待”之后的愉悦,又让人慾罢不能

    兰德沃起身去倒了一杯红酒,走到妻子面前,跟她相视一笑。

    随后,两支水晶杯碰到了一处,似乎在提前庆祝他们的胜利。

    不过,仅仅到了下午傍晚时分,情况就有了变化

    尚在刷新闻,关注动态的兰德沃,忽然发现了一篇主流媒体发布的文章

    “就华夏人白小升事件的十大疑点”

    这可是第一家主流媒体发声,那媒体拥有受众数量数十倍于中小媒体。

    而他们解析视角,居然大有偏袒白小升之意

    “凯瑟琳,你看,这是怎么回事”兰德沃忍不住把自己妻子唤来。

    “这媒体,是秦氏报业旗下的”凯瑟琳也微微皱起眉头,去那媒体主页查看。

    这一看,让凯瑟琳神情惊诧。

    通篇都是在讲这件事,并且南美闻名的十大笔杆子,五个都参与其中,虽然他们的解读角度乍一看处于客观状态,但浏览到最后,竟无不是在引导受众视角,为事件存疑,为那白小升发声

    “这是怎么回事,那个秦氏报业,怎么会为那白小升摇旗呐喊”兰德沃厉喝。

    凯瑟琳解释不了。

    不过,凯瑟琳却是知道,这些意见领袖很可能把舆论导向,给领到自己最不愿意见到的方向

    凯瑟琳第一时间去网上,想看看舆论导向造成哪些影响,听却惊异发现,大量文章如同雨后春笋出现。

    都是南美各大主流媒体发布的

    主流媒体终于大规模发声了

    而原本该客观审慎报道的那些媒体,此刻居然都在为白小升摇旗呐喊,指出这些事件存在问题,充当起了公众神探。

    “怎么会这样”兰德沃看得惊怒。

    白小升就算拿钱砸,去收买各大媒体负责人,都没有这么快吧

    “有人在帮着白小升”凯瑟琳目光惊讶、凛然,喃喃说出自己判断,“是秦家”

    最开始的报道,起自秦家的秦氏报业

    南美十二国看着地域辽阔,但是传媒圈子就那么大,秦氏报业是公认的魁首,也是人脉最广那个

    他们要是倾力跟其他人打招呼,自然无人不卖这个面子

    只不过,那白小升何德何能,可以让秦家全力帮他

    兰德沃听到秦家之名,脸色也是骤然惊变。

    正这时,一通电话打了进来,打给兰德沃。

    电话很短,总共也就几句话功夫便挂断,但却让兰德沃脸色阴沉难看至极

    “怎么了”凯瑟琳忍不住问道。

    “总部那边传来的消息。”兰德沃忍不住倒吸一口气,“监察部门力主对白小升支援,要来全面调查这边的事务问题”

    这句话,让凯瑟琳都愣了。

    怎么可能

    连监察部门都力挺白小升

    “这回,又是谁支援那个白小升”凯瑟琳咬牙道,“是我们小看他了”

    “那现在要怎么办”兰德沃拧眉道。

    凯瑟琳忽而露出一个邪魅冷笑,“既然舆论现在这么支援这个白小升,那我们就助他一臂之力,来个推波助澜”

    “引导舆论去胁迫那些相关部门。这么一来,那个人就会出面只要他站出来,盯住白小升,那这件事就没那么容易过去”

    凯瑟琳冷笑,“集团监察部门呵呵,终究不是权力机关我要驱虎,吞狼”
将本章节加入收藏将本书放入书架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