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书 | 返回书页

345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继承两万亿

2018注册送菜金白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345小说网无弹窗在线阅读全站小说,本站网址:www.345xs.com注册获取免费书架。


    第1573章厉害角色

    一连数日,整个南美的媒体圈,热点新闻都在围绕着一名字白小升。

    近乎所有主流媒体,知名评论人都拧成一团,为其发声。

    秦家更是将“御用”律师团,拉出了三十多人,替白小升游走于各国各部门,用法律周旋,确保白小升能够有充足自由,就算去各方解释,而不必手忙脚乱,顾此失彼。

    说到底,虽然涉及白小升的那些事的人证物证都有,也还是存在疑点的,而且各国各区法律不同,旁人觉得无从迂回,但在高级律师眼中,有的是条款可以“周旋”

    毕竟,西方那些奇奇怪怪的法律条文,这边也不少

    振北集团总部监察部派出了四波调查人员入南美,对所属振北集团的企业进行彻查。

    这看着对白小升事件于事无补,但却是给兰德沃夫妇无形施压。

    蒋括、夏侯启全力稳住大中华区的态势,腾云为主,北风、晧宇,相港几大家族把全部媒体资源拿出来,用以声援白小升。

    这还不算,远在欧洲的罗家,远在北美的魏家,也都密切关注此事,多次跟秦家沟通,必要支持,要确保白小升无事。

    有这两大家族的关切,秦云天以及秦家人自然百分百上心,甚至推开所有事务,先保白小升周全。

    甚至,连华夏官方都开始发出强有力的声音,对事件表示极大关切,这也无形中给与白小升助力。

    白小升的事,可谓引来了真正的“全球关注”,这恐怕是兰德沃、凯瑟琳夫妇始料未及的。

    不过,他们夫妇也没闲着,一方面,积极调动资源跟监察部那些人周旋。

    要知道兰德沃在总部、在南美的人脉、资源,那也是不容小觑的,要是闪展腾挪,用尽手段,就算是监察部派遣了四波人马,想轻松拿下他们,也没那么简单

    温言施压而不当即向总部揭发兰德沃,也是为了白小升着想,免得兰德沃夫妇被过于刺激,兵行险着,让白小升所处事态更加复杂化。

    而另一方面,在凯瑟琳的谋划下,他们所有的媒体资源不再跟主流媒体唱对台戏,不再污蔑白小升,而是悄然转换阵营,“帮着”白小升发声,不但“帮忙”,他们更是愤声疾呼,为白小升“鸣冤”,谴责各国各部门不作为,并且以华夏是南美诸国贸易大国出发,让各部门考虑“国际影响”。

    这种“明帮暗坑”的手法,也着实让兰德沃他们相对弱势的媒体资源发挥了出奇效力,以至于主流媒体不得不分散力量,予以反驳。

    当然,兰德沃、凯瑟琳他们的目的可不光是为了混淆视听,制造麻烦

    他们,在吸引一个人的注意

    克帝亚,南美十二国国土面积最小的内陆国家,有南美瑞士之称。

    在克帝亚首府多莫里,有一座特殊的学院。

    在影视剧中,屡见不鲜的特种兵训练中心,被称为猎人学院,各国特种兵在那里学习、交流、切磋技战术。

    而多莫里的那家学院,性质类似,但不是训练特种兵的,而是南美十二国联合训练国家侦查、侦探人员的警事类训练基地。

    这里成立已久,最德高望重的教官,甚至连各国警、政一把手,都要尊称一声教官,不敢有任何不恭。

    这学院,也是南美十二国公认的国际组织,有着指导、督办各种案件的权力。

    此刻,在这座学院的最高层,院长办公室里。

    办公桌对面,坐着一个留着小平头的人,肩披着白色长风衣,正摆弄院长的平板,在看新闻。

    小平头腰杆笔直,不管是发型还是魁实的身材,都跟他年纪甚为不符。他那头小平头上不是黑发,而是花白头发,脸上更是留着岁月如刀镌刻的印痕,一副华夏人面孔,面无表情,眼神如鹰一般。

    中年人模样学院院长亲自给他接水泡茶。

    “老师,您的茶。”那位白人院长毕恭毕敬道,双手把茶杯推过去。

    “唔。”白头翁点点头,继续浏览新闻。

    “这个白小升涉及了许多案件,除了极个别的,都移送到了各国的警事系统,依着十二国警事公约,我们也在关注这件事,跨国帮忙调度、督办。”中年院长更像是对上级做汇报。

    这位可不是一般人物,学院前十期总教官,十二国公认的终生理事总长云光之。

    这恐怕是华人在南美警政中能拿到的最高荣誉,而且是有特别询事权的,真的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独一份的存在

    便是这座学院院长,都是他的学生,各国警事系统大佬都要卖他一个面子,他拿到的勋章,多的能把那件标识的白风衣挂满,变成防弹衣。

    你见过哪位七八十的老人还行走如风,一身肌肉块的,就冲这点,这也绝对是个强人。

    此刻,云光之逐一看着新闻,冷哼一声,“这件事真是愈演愈烈,那些媒体、记者倒是挺懂政治,瞧瞧,都在疾呼什么国际影响”

    “老师,那些事确实存疑,而且秦家都在声援奔走,介于媒体声音,各方也比较头痛。”中年院长小心翼翼道。

    云光之是华人,那个白小升也是华夏来的,念及旧情,情感上也比较偏向一些吧。

    中年院长说话方面,自然透着几分小心。

    “哼,秦家。”云光之冷哼一声。对于这些豪门大族,他从不感冒。

    秦家生意遍及南美十二国,拥有着最强大的媒体声音,有钱有势有话语权,想来各国各部门想不顾及都难。

    “相关卷宗,你这里都有吧,拿给我看若是各方侦查下来,人证物证无虞,什么秦家不秦家的,我都要致电那些警事高层,请他们下决心督办若他真是作奸犯科之人,也是给华夏抹黑,我就更得查了这个败类”云光之眼神微眯,沉声道,“我还有点声望,警事高层不愿听,我就给政要首脑去说。总之,一定要联合办好这个案子”

    眼见云光之语气肯定,中年院长忙点头,走出办公室,唤人去拿卷宗。

    只要不是涉及机密,像这种牵扯多国各方的案件,都会有联合侦办需求,需要学院这边从中调度,自然也会有备份卷宗。

    很快一摞摞卷宗被抱了过来,送交到院长办公桌上,云光之就在这里逐一翻看,院长从旁听候差遣。

    云光之看东西的速度很快,每一份东西都只看要点,只看核心证据,一翻而过,一目十行,那高如墙垛子的卷宗飞快消减,又被在另一侧码放整齐。

    不过再快,也还是用了一个多小时。

    看完后,云光之站起身,走到办公室落地窗前,极目远眺,舒缓一下疲乏双眼。

    “这些,你都看过了吗。”云光之问道。

    “看过了。”中年院长站在云光之背后,道,“甚至侦办过程都看了。”

    “感觉,怎么样”

    中年院长略一沉吟道,“人证物证俱全,特别是物证上指纹,还有嫌疑人行踪,都是确凿无疑的而且侦办过程也并不都一帆风顺,费了一些周折。”

    凯瑟琳安排的“明明白白”,刻意在后续中,加入了一些波折,让这些调查看起来合情合理。

    “坦白说,要不着这些事一夜之间事发,就这点有点不正常外,其他的不需要存疑。”中年院长道,“也许,是有人故意挑出这些事”

    中年院长说到这儿,便没再往下说了,因为云光之转过身看着他。

    “你真认为,这里面没有一点问题”云光之和声问道。

    这么一问,那中年院长有点不敢回话了。

    在学员时代,自己这位教官就善于如此这么温和询问,回头就能证明自己是错的,然后予以惩罚。

    中年院长饶是早毕业了,并且一路走到了这个位子,面对云光之如此发问,也还是感觉心里毛毛的,不敢回答了。

    云光之笑了,拍拍中年院长肩膀,转身往外走,什么都没多说。

    这让那中年院长心里一松,庆幸不已。

    中年院长忙回身,看着即将走出自己办公室的云光之急声道,“老师,您要去哪儿”

    “这你就不用管了。”云光之道,“请各国警事高层下一个文,督办各地警事机构加快办理这案件,不要让舆论绑架从快、从严”

    “哦。好”中年院长忙道。

    他们学院作为十二国认可的国际机构,有这种权利,各方也是认可的。

    云光之独自走出院长办公室,沿着走廊往外走,又想起中年院长没有回答他的那个问题。

    这里面没有一点问题

    云光之嘲弄一笑,低声喃喃,“果然啊,专业不行的,都能去当领导”

    云光之摸着下巴,若有所思道,“我倒想去见见那个白小升,什么样的人物,惹这么大乱子又是谁,想着借舆论之手弄死他”

    云光之沉默往外走。

    一日后。

    各国警事单位接受媒体采访,声音忽然变得强硬起来,要求白小升必须对各种细节作出合理解释,接受调查,不然将在二十四小时内,采取强制措施。

    这种强势影响下,秦家派出去的律师团队都都不好使

    原本一周内,白小升每天都要到不同城市不同部门接受调查,现在改为半日,并且如果交代不清楚将予以羁押,而其他部门也将会以未在有效时间到场为由,对白小升作出处罚

    这些情况,传到奔波于路上向不同部门去“解释”的白小升那里,真让林薇薇大惊失色。

    怎么突然之间,各国各部门就加剧了压力这让他们怎生是好

    便是白小升也皱起眉头,感觉压力骤增。

    原本,凯瑟琳他们动用媒体资源在这件事上“推波助澜”,白小升就感觉有些不妙,但这件事上,没什么太好的办法,只能让自己这边媒体相应发声,降低影响,不过如此看来,各国各区警事高层首脑还是注意到了,并且如凯瑟琳所愿,发出了督促命令。

    眼下的情况,对他真的是极为不妙

    雷迎没有跟他们在一起,而是去调查那些事件,找为白小升洗脱的证据,至今仍没有音讯。

    此刻,又成了这副局面。

    便是白小升都感觉到几分煎熬。

    几家欢乐几家愁,在白小升、林薇薇郁闷之极,兰德沃、凯瑟琳也收到了这则“好消息”。

    这两个人开了一瓶香槟,以示庆祝。

    凯瑟琳笑容愉悦,无比肯定道,“一定是那个人,云光之是他在关切各国警事才会近乎同时发声严查”

    “眼下,白小升让各方警事部门施压,只会越来越多违反条款,那些违反的条款就像是蛛丝缠绕猎物,他将会越来越麻烦”

    “等这个麻烦成团,变得足够大,秦家怕也只能放手毕竟,他们是看在姓白的身份,能给他们带来的合作利益,才插手的”

    “而总部那边,我不相信,他们能一如既往、坚定不移地去支持那白小升亲爱的,你不是也让人在总部散播言论了吗。”

    凯瑟琳笑靥如花,“我们现在就是跟白小升耗,看谁耗得过谁只要白小升比我们更早完蛋,我们就算是赢了,到时候舍弃利益来个壮士断腕,监察部那帮人我们也不需要忌惮”

    这一切,到目前为止,都是按着凯瑟琳计划的发生着。

    兰德沃更是身心通泰,笑容满溢,“亲爱的,这次多亏有你我要一举收拾了那不知死活的白小升”

    说罢,兰德沃满脸遗憾,“可惜,不能当面看那白小升现在是个什么表情,他会是何等的绝望、沮丧等他入狱那天,我一定要亲自探视看他见到我,会是个什么神情”

    “放心吧,会有那一天的”凯瑟琳笑眯眯道。

    这俩人举杯轻碰,庆祝他们即将到来的胜利。

    另一边,白小升到了兰陵堡西分区警局,要接受询问。

    不过,这一次,律师居然被挡在了外面,任他们如何抗议都无用。

    林薇薇不明就里,也跟不过去,只剩下焦急。

    白小升被独自带进了一个房间。

    那间屋子陈设无比简单,最中央只有一张桌子,两把椅子。

    其中一把椅子上,已经坐了一个人。

    一个花白小平头,披着风衣,看着年纪很不小的人。

    正是云光之。

    云光之想查白小升行程易如反掌,今日特意来这里等。

    白小升惊奇看着云光之,他可从未见过这么年长的工作人员。

    云光之也看着白小升。

    双方目光短暂交锋,便是白小升都瞳孔微缩,感觉惊讶。

    这人的眼神比我还要锐利,甚至,都快能看穿我的心思比我的眼力还强这是怪物吗

    白小升都感觉不可思议。

    而云光之,也对白小升的目光感觉惊讶。

    “你就是白小升吧来,坐”云光之和声示意白小升坐到自己对面,然后扬起下巴看着白小升,“我叫云光之,今天,就由我来对你做出询问”

    云光之露出一丝笑容,道,“准备好了吗,小子”

    这个小家伙看着挺有趣的,跟他来场交锋,应该有点意思

    本章完
将本章节加入收藏将本书放入书架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