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书 | 返回书页

345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唐门毒宗

2018注册送菜金白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345小说网无弹窗在线阅读全站小说,本站网址:www.345xs.com注册获取免费书架。


    鸟鸣阵阵,遂州的驿站迎来了新的一天。

    一夜浑浑噩噩,醒醒睡睡的花柔坐起身来,拥着被子发呆,她浮肿的双眼里满是疲惫。

    一晚上她都在断断续续地做一个梦,梦里她被一匹黑色的狼追逐着,无法停下,一直在惊惧中狂奔,偏偏她的身上挂满了铁锁,沉重无比。

    此时床帐被拉开,陌生的脸出现在她的眼前:“小姐醒了?”

    花柔有些僵直地看着这个丫鬟:这个人不是……

    “愣着干嘛,是我啊!玉儿。”玉儿凑到近前低声告知:“我要去外间外伺候、迎来送往,只能贴了这人皮面具。”

    “你做的?”

    “我可没着本事,是唐欣唐虎她们连夜做的,还有,你在意的那对主仆,已经毫发无伤地藏在一处民宅里了,待事成后,就会放她们走的。”

    花柔闻言舒了一口气:“那就好……诶我呢?我要戴的面具呢?”

    “做小姐的那张失败了,多得材料又没有,所以我们一合计,你就不戴了,反正你是深宅大院里的千金小姐,谁都不曾见过你的容貌,不怕!”

    玉儿说完突然就换了腔调,且恭敬低顺地对花柔道:“奴婢伺候小姐梳洗更衣吧。”

    花柔毫不在意地站起身来,玉儿一把将她按回床上坐下:“规矩!别忘了昨天出门时,教咱们的礼仪规矩!”

    花柔看着玉儿眼里的紧张,彻底清醒了。

    此刻,她不是花柔,而是董家小姐,行止举措半点都不能有错。

    花柔深呼吸了几下后,调整过来,她缓缓地向玉儿伸出了自己的手,玉儿恭敬地搀扶她起身,步履轻缓地走向梳妆台。

    姿态十足了,只是眼里仍旧是藏不住的紧张与小心。

    “从现在起,您就是大小姐,是董璋的女儿董玉容。”玉儿在花柔耳边刚刚交代完,门就被叩响,两人都是紧张得身子一颤,齐齐看向了门。

    “小姐,孟家二公子和迎亲的队伍已经到了。”门外是下人在请示:“他询问您半个时辰后可否出发?”

    “小姐知道了,就半个时辰后动身吧,有劳二公子了。”玉儿高声作答后,看着窗前人影消失了,才和花柔对视一眼,轻轻舒出口气。

    此刻,驿站外,孟府派遣而来的迎亲队伍正列队等候,大约是想表达对这桩婚事的重视与热情,又不低矮半分,故而他们的行头可谓是鲜衣怒马,气势上更是威风凛凛。

    嫁妆一箱箱地抬上马车,几个清点的人不停地数验核实,不时的催个两声或是嘱咐着小心。。

    前来迎亲的孟家二公子孟贻邺和贴身侍从站在马匹旁,边等边小声嘀咕。

    “公子,小的不明白,明明是大公子迎娶,老爷怎么让您来迎亲?”

    孟贻邺看了侍从一眼,一脸不悦:“这一趟,可真说不好是代兄迎亲,还是为我自己。”

    “为您自己?”侍从糊涂了。

    “这位,可说不准会成为我的嫂子,还是……我的妻子。”

    侍从惊讶地张大嘴巴:“您的意思是……”

    “董孟联姻已成定局,但她到底嫁给谁,却要看父亲最后的定夺。”孟贻邺话音刚落,就有了一阵小小骚动,而后有人喊着来了,便见一帮下人簇拥着身背小姐的喜婆走了出来。

    孟贻邺上前两步张望,只看见大红色的盖头晃荡,不由地撇了撇嘴,朝这帮人走了过去。

    一帮人来到车架前,喜婆把小姐送上车驾,由着丫鬟伺候着入厢,这时孟贻邺已到了车架前行礼:“郡主安好,我乃孟府二公子孟贻邺,此番迎亲,父亲派我前来。从这里至成都府,都将由我陪同郡主前往。”

    花柔钻进车厢内,等玉儿放下车帘,拉了她的胳膊才做了回答:“有劳公子。”

    孟贻邺直起身时,贴身侍从已将马儿牵到跟前,孟贻邺就在车架前直接上马,与挂红马车并行,准备出发。

    然而此时,一匹马却从送亲队伍的后方缓缓上前,随即这马儿愣是不顾礼仪的强行横插在了孟贻邺和挂红马车之间。

    马上坐着一人,他身着甲胄,脸上是厚厚的络腮胡,说起话来瓮声瓮气透着一股子粗野劲儿:“鄙人乃董府送亲使吴伟,担负保护郡主之责,孟公子有心了,还请循礼先头引路吧!”

    孟贻邺不悦地盯着吴统领上下打量,眼神里有毫不掩藏的睥睨,然而吴统领一脸正色地回看他,眼神毫不避让,好像铁疙瘩一样完全不能领会睥睨是什么。

    尴尬,僵持,终归是要脸的孟贻邺在心里骂了一句蠢货后,不得不清了清嗓子,打马向前,随即高喊:“出发!”

    于是,迎亲队伍开拔向前。

    但是吴伟却不做任何动作,生生待整个迎亲队伍在前走完后,吴统领才一招手:“出发。”

    于是送亲队伍这才紧随其后,打马向前。

    马车内,听着动静的花柔小心翼翼地掀起盖头看向玉儿以口型问话:自己人?

    玉儿点头,也以口型作答:唐虎。

    花柔明了的点点头,放下了盖头。

    ……

    书房内,孟知祥踱着步,时不时地停下来,瞅一眼放在桌上的地图,愁眉不展。

    “叩叩”有人轻轻叩门。

    孟知祥不耐烦道:“不是说了不要吵我吗?”

    门被推开,公主李氏系着披风端着托盘走了进来,孟知祥一看是她,惊讶非常地快步上前一手接过托盘,一手搀扶了李氏:“夫人怎么过来了?”

    “老爷昨晚都在书房,怕是又熬了一夜,妾身忧心您的身子,特意叫下人熬了参汤,可老爷不让人打扰,妾身只好自己送来了。”

    孟知祥温柔赔笑:“我的错,劳夫人挂心,不知昨夜夫人睡得可好?夜里还咳嗽吗?”

    “我还不是老样子,倒是你,快些将参汤喝了吧。”

    孟知祥二话不说,立刻端汤饮用,不过眨眼间就喝了个干净。

    李氏浅笑着拿起手中的帕子为他擦拭嘴角胡须:“老爷可有决断了?”

    孟知祥一愣,随即摇头:“还没想好。”

    “老爷总说那赵先生是不世奇才,凭他运筹帷幄便可安心理政,难道赵先生没给你支招?”

    “他的意思,是让贻矩娶亲。”

    李氏会意的点了点头:“贻矩是长子,这婚约由他来完成,无可厚非。既然如此,老爷又为什么犹豫不决?”

    孟知祥看着李氏沉默不言,眼里是难言的纠结。
将本章节加入收藏将本书放入书架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