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书 | 返回书页

345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暴力甜妻:帝少不停送上门

2018注册送菜金白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345小说网无弹窗在线阅读全站小说,本站网址:www.345xs.com注册获取免费书架。


    迟封沉默了许久,才笑了笑,说道:“谢谢!”

    与其说他脸上的是笑,不如说是他牵动了下嘴角,可能处于这样艰难的环境中,迟封已经很久没有笑过。

    “啊……滚啊……”

    屋内,刺耳尖锐的叫声突然响了起来,苏挽歌霍地站了起来,惊疑不定地朝屋内望去。

    迟封的神色没有多少变化,或者说他是对这样的情况早就习惯了,“是芳芳她妈妈喂她吃饭呢!”

    苏挽歌咬了下唇,屋里面的尖叫声断断续续地传了出来,偶尔的停顿,像是被人堵住了声音似的。

    苏挽歌迈开了脚步,朝里面走了过去。

    迟封的神色微微一变,想到迟伟芳伤不了人,才松了口气,跟了上去。

    绕到墙后,苏挽歌的瞳孔猛地缩了一下,刚刚她打过照面的迟母,直接扣住了迟伟芳的下巴,让她的嘴巴没有办法合拢,而后将拌好的稀饭灌进她的口中!

    看的出来,整个过程都让迟伟芳十分难受,就在苏挽歌晃神之际,迟伟芳呛住了,咳嗽了好几声。

    苏挽歌回过神来,迟母却是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等迟伟芳咳嗽好了,继续往她嘴里喂稀饭。

    在理智回笼之前,苏挽歌已经走上了前,拉开了迟母的手,她朝迟伟芳望去,神色有些不太好看。

    没有吞咽下去的稀饭从迟伟芳的嘴角流了下去,苏挽歌下意识地伸手想帮她擦掉,可手刚刚伸出去,迟伟芳直接抓挠了过来,眼睛通红而充满着惧怕之色,“滚啊!都滚啊!不要靠近我!都滚啊!”

    迟伟芳的声音压抑沙哑,手背上的青筋全部暴起,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在喊。

    一边喊,迟伟芳一边挪动着身体往后躲,只半天,也没能稍微地将无力的腿脚给挪动一点。

    迟伟芳的尖叫声越发刺耳,来回就只有那么两句:“滚”和“不要靠近我!”

    苏挽歌怔住,迟母将搁在一边的棉布塞进了她的嘴巴里,苏挽歌下意识地朝迟母望去,迟母有些勉强地笑了笑,“芳芳再继续吵下去,等会邻居该来了!”

    苏挽歌的心头揪紧,说不出的难受。

    “你就这么喂他吃饭的?”

    苏挽歌的手不自觉地攥紧,这样对待一个人,尚且比对待……一条狗还不如!

    迟封小心地开口说道:“您不会误会,我们是没有办法,不这样,芳芳根本不愿意吃任何东西!”

    苏挽歌愣住,好半晌才望向迟母,看着她紧张忐忑的模样,心头压抑万分,“对不起,是我没有弄清楚情况,才误会了您!”

    迟母连忙摆手,将手中的稀饭搁在了床边,手在身上胡乱地擦了下,“您是我们的恩人,我知道您是为芳芳好。但我是她亲身母亲,不会对她不好的!”

    苏挽歌低垂下眼帘,低低地应了一声。

    稀饭还剩了大半,苏挽歌逃也似地从这个狭小的空间离开,“您继续喂她吃饭吧!”

    顾墨轩站在外面,苏挽歌忍不住加快了脚步朝他走去,主动地牵住了他的手,整个人才觉得没有那么的冰冷。

    顾墨轩的目光落在她手背的拿到抓痕上,眉头紧紧一蹙。

    苏挽歌牵着他的手走到了屋外,隔了一会儿,房间里又传来迟伟芳断断续续的尖叫声。

    她深吸了口气,才勉强压住那些浮躁的情绪,“顾墨轩,她这样的情况,如果治疗的话能不能恢复神智?还与她那双腿,能不能……”

    顾墨轩低眸,“挽歌,我不是医生!”

    苏挽歌滞住,才知道自己有些病急乱投医。

    顾墨轩伸手摸了下苏挽歌的脑袋,“我等会联系秦医生,让他给迟伟做一个彻底的诊断,如果能治好,我们就她安排最好的医生,如果是不能治好,我们也能换一个好一点的环境,好不好?”

    苏挽歌点了点头,迟封赶紧说了一声“谢谢!”

    苏挽歌摇头,将所有的情绪收敛,“迟先生,您能不能告诉我,当初迟伟芳发生意外的时候,有没有发生过其他的事情?”

    迟封点头,“你们等会,我去拿个东西!”

    话落,迟封急匆匆地走进了屋子里,找出了被自己放着床头的盒子,然后快步出来。

    他在苏挽歌面前打开了盒子,里头是一个很老式的手机,“我怕手机不充电会坏掉,所以不敢让它没电,这是芳芳读大学的那个时候我给她买的手机!”

    迟封将手机递到了苏挽歌面前,她接了过来。

    “芳芳被人侵害之后,她本来想报警的,只是芳芳跟我说了这件事情,我劝住了她,没让她去报警!我说,这种事情要是传出去,更受伤害的会是女性,何况那些人是不知道哪里的混混,我们小老百姓跟他们折腾不起,我就让芳芳小心一点,以后注意安全。

    当时,芳芳已经被我劝住了,我还让她请假回家散个心,那几天我天天跟她打电话,她总算是平静了下来,当做这件事情彻底过去!”

    迟封的语气猛地一边,后悔至极,“如果知道后来会发生的事情,我不会阻止芳芳去报警!说起来,都是我的错!”

    “后来是不是还发生了其他事情?才让迟伟芳承受不住压力选择了自杀?”苏挽歌忍不住问出这个问题,因为迟封说当时迟伟芳已经平静下来了。

    “嗯,那些人给芳芳发了很多条不入流的信息!”

    苏挽歌低眸望向手中的手机,迟疑了片刻,才打开了短信,那里头从上到下都是一个号码发过来的彩信。

    苏挽歌心中有一种特别不妙的预感,好一会儿,才伸手点开了其他一条。

    “小芳芳,我上次让你晚上出来,你准备好出来了没有啊!上次你表现跟一条死鱼似的,哥几个好心,今晚帮你好好地开发一下!”

    彩信后面是一张照片,那张照片里,迟伟芳浑身**,狼狈万分!

    苏挽歌的心紧缩了一下,看着迟伟芳回复了过去。

    “你们到底要怎么样才能放过我?我求你们了,我就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你们这样是逼我去死!”

    苏挽歌神色有些麻木地打开了第二条彩信,照片里,迟伟芳的双腿被人强硬地扒开,照片拍的清清楚楚。

    “怎么样才能放过你啊,这个简单,你乖乖地听话,出来陪哥几个好好玩玩,我们玩得尽兴了就把这些照片还给你,你说好不好!”

    “小芳芳,那天我们不够温柔,是真不知道你有男朋友却还是个雏,今天我们一定温温柔柔的,好不好?”

    “婊子,让我们白等了一个晚上,我再给你时间,要是你还不出来,我就拿着这些照片去你的学校找你!让你的同学老师都知道,你私底下的身段有多么风骚!”

    苏挽歌的手一颤,手机直接掉了下去,她心头一紧,看着顾墨轩及时地接住了手机,才松了口气。

    苏挽歌有些不敢再看那些短信,这些东西,一个个地叠加起来,最后逼着一个女孩子放弃了生命。

    苏挽歌只点开了迟伟芳的最后一条回复:“你们逼我是吧?好,我去死!”

    后面的彩信还有很多,苏挽歌不敢再看,却猜想的到,彩信内容大概是调侃和戏弄。

    彩信在迟伟芳跳楼的那天戛然而止,苏挽歌望向迟封。

    迟封的眉眼间更为苦涩,“我该让她报警的,那些人都该付出代价,就是我们芳芳因此丢了脸,也好过现在这个模样!”

    是啊!那个时候遭遇了这些事情,是该报警的,只这样一个柔弱的女孩子在突然面对这样的情况时,胆怯地选择了伤害自己的方式,跳了楼来逃避所有的事情!

    苏挽歌听着屋内传来迟伟芳的声音,喉头仿佛堵了什么东西一样,久久地说不出一个字来。

    她是应该保护自己,可做错的人从来不是她!

    白少牧!

    这个时候,苏挽歌对白少牧恨到极点,这个人,就应该付出代价!

    “芳芳进医院之后,我才看到了手机,原来,芳芳在跟我打电话时的那些开心都是假装出来的,这些人渣恨不得毁了她!”

    迟封的情绪激动,“我拿着手机去报了警,但警方调查后跟我说对方的手机是不记名的,所以根本提供不了什么信息,而手机里发过来的照片只能作为芳芳曾经被人威胁侵害的证据,除此之外,毫无别的办法!”

    “可我手中就这么一个可以算的上证据的东西,所以我只好留着,就希望有哪一天可以派的上用场!”

    苏挽歌只觉得迟伟芳用过的手机烫手至极,只是,这并非表示她要放弃。

    林悦也好!迟伟芳也好!她迫切地想要帮他们讨一个公道!

    “这手机我拿着,说不定能派上一些用场,可以吗?”

    迟封犹豫了下,才点了点头,将盒子里老旧的充电线递了过去,“别让手机没电了!”

    苏挽歌的鼻子一酸,低低地应了一声。

    顾墨轩揽过她的肩膀,“我们先走了,迟点会有人过来带迟伟芳去医院做详细诊断!”

    “谢谢您!真的谢谢!”

    顾墨轩微微颔首,才牵着她的手离开。
将本章节加入收藏将本书放入书架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