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书 | 返回书页

345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暴力甜妻:帝少不停送上门

2018注册送菜金白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345小说网无弹窗在线阅读全站小说,本站网址:www.345xs.com注册获取免费书架。


    苏挽歌冷不丁就冒出了这样一个念头,迟伟芳出事之后,迟家的家底见空,甚至是欠了很多的外债,迟封是不是曾经有想过去跟罪魁祸首拼命?

    迟封的话中带着还没有散去的狠意,“我们家芳芳一直都好好的,可偏偏是大学里谈了一个男朋友之后,才出了这么多事情,芳芳出事之后,那个男人连看都没有来看过一眼,这事情跟他脱不了关系!”

    迟封想要跟对方拼命的想法从来没有消失过,只是他若是出了事,这家子的人怕是全都要填进去,所以,迟封才迟迟没能动手!

    苏挽歌低垂下眼帘,对白少牧和荣静更加厌恶。

    “迟先生,现在一切都往好的方向发展,你要相信,那些作恶的人迟早会付出应有的代价,你现在什么都不要想,就好好照顾迟伟芳就够了!”

    迟封深吸了口气,重重地点了下头,“林小姐,我真的是……”

    他的眼睛闪烁了下,毫无征兆地跪了上去,头重重地磕在地上,“谢谢您救了我们这一家子的人!”

    苏挽歌猝不及防,愣在原地都不知道该作何反应,在晃神之际,在迟封身旁站着的迟母也跪了下来。

    “您不仅是救了我们芳芳,您是救了我们全家人的命!”

    要不是迟伟芳现在还活着,不然他们可能早就豁了这条命出去不要了!

    苏挽歌着急地去拉迟母,只是对方执拗,怎么都拉不动。

    “你们的感谢我们收到了,但别吓她,没见她都快被你们吓哭了吗?”顾墨轩的语气微带戏谑。

    迟封抬眸朝苏挽歌看去,后者确实是一脸的急色和慌乱。

    他顿了顿,才拉着迟母站了起来,“总之,我是真的很谢谢您!”

    苏挽歌脸直接红了个通透,连连摆了摆手,“我能进去看看她吗?”

    “当然可以!”

    苏挽歌小心地推开病房的大门,轻手轻脚地走了进去。

    病床上,迟伟芳的睡颜安稳,迟母走了过去轻轻地掖了下被子,忍不住勾起了嘴角。

    苏挽歌的目光落在迟伟芳的脸上,神色不由自主地轻缓了下来,有一种松了口气的感觉。

    迟伟芳的头发剃短了,打理得很干净,露出的小脸瘦弱,好似还没有一个巴掌大,只神色放松了许多,大约是做了一个美梦!

    突然间,迟伟芳的眉梢微微动了下,苏挽歌的心头一紧,就看见迟伟芳睁开了眼睛。

    迟伟芳毫无焦距地看着天花板,发了一会儿呆,整个人都显得特别安静。

    “芳芳醒了啊,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东西?”

    迟母的话让迟伟芳下意识地转过去望着她,只是就呆呆地望着,对她的话没有其他的反应。

    迟母端起床头柜上的保温壶,在迟伟芳面前晃了晃,“要不要吃点东西?”

    隔了一会儿,迟伟芳的视线才微微移动,盯着保温壶看了起来,仍旧是没有半句话!

    迟封解释道:“她现在情况已经好了很多了,以前是什么东西都不肯吃,我们没办法,只好将粥煮的更稀一点,直接给她灌进去,至少把命给抱住!”

    苏挽歌的脑海中不由浮现那天迟母灌食的情景,心头微微一颤。

    “但现在芳芳偶尔也愿意吃饭了,不肯吃能喂就喂一点,医院也看情况给她打点营养针,愿意吃饭的时候,她会盯着吃的东西看,也能吃点东西了!只是她打反应会比一般人更慢一点!”

    迟母将白饭特意煮的软烂了一点,又炖了一点鸡汤,肉也是十分软烂的,骨头已经全部都剔除掉了。

    迟母用调羹舀了一口饭,递到迟伟芳的嘴边,碰了碰他的嘴唇。

    迟伟芳一动不动,好几秒钟之后,才张开了嘴巴,迟母将饭送了进去,隔了一会儿,她才知道要闭上嘴巴,咀嚼了几下直接吞了进去。

    迟母再舀起一口鸡汤,也同样碰了碰她的嘴唇,隔了一会儿,才将鸡汤送进了她的嘴。

    整个喂饭的过程特别慢,迟伟芳安安静静的,只是眼睛并没有什么神采,也如同迟封说的一样,她的发音比别人要慢上许多!

    迟伟芳给苏挽歌留下的第一印象太过深刻,她能清楚地察觉到她的进步,果然是比以前好了许多!

    敲门声响起,秦医生站在门口,苏挽歌这才跟顾墨轩走了出去。

    秦医生带着他们去找了为迟伟芳治疗的住院医生,对方也直接说了迟伟芳现在的情况。

    “其实我通过这段时间对病人的一个接触,觉得她的神智其实是清楚的,只不过在遭遇了创伤之后,采取了自我保护的一个模式,通俗地来讲,就是将外界的所有事物都排除在外……”

    苏挽歌认真听完,才问了一句:“迟伟芳现在的情况是不是有所进步!”

    医生笃定点头,“确实很有进步,但你要说彻底康复,那大概需要一个比较长的时间,顾先生之前联系的那位心理医生是这方面的专家,也许更能缩短这个治疗的时间!主要也要看病人后续的一个配合情况!”

    苏挽歌点了点头,又问了几个关于迟伟芳的问题,这才和顾墨轩离开了医院。

    “这回放心了?”

    苏挽歌侧眸,亲眼看到迟伟芳的情况比原先要好,她当然是开心的。

    她点了点头,抬手握住顾墨轩的手,“你说……迟伟芳以后会彻底康复吧?”

    迟封给她的手机里,还有迟伟芳未曾出事之前的照片,当真是青春洋溢,自信洒脱。

    她不该以这样的方式活着,她本该更好!

    “一定!”

    苏挽歌抿了抿嘴唇,露出了浅浅的笑容,“那就好!”

    “等迟伟芳康复了,我会在顾氏安排一个适合她的岗位!”

    苏挽歌的眼睛一亮,“你连这个都想到了?”

    “所以你是不是应该夸我一句?”

    苏挽歌莞尔,故作认真地思索了一阵,“顾墨轩,你真的是一个表里不一的人!”

    顾墨轩挑眉:“你确定这是夸奖?”

    “你的外表看起来,不该是这么细心的人,但是,顾墨轩,你真的特别的暖!”

    “所以,苏小姐,你承认被我温暖到了?”

    苏挽歌点头,“谢谢你!”

    “我想诚意不太够?”

    苏挽歌的心中甜的不行,明明顾墨轩是工科生,但这段日子来,每每冒出的撩人话语都快让人招架不住了。

    苏挽歌左右看了一眼,飞快地踮起脚尖在顾墨轩的侧面亲了一下,然后缩了回去,“你觉得这样诚意够不够?”

    顾墨轩伸手揽过了苏挽歌的肩膀,将人带到了自己身上,“勉勉强强!”

    “你真挑剔!”

    “对你感谢我的方式,我一定会十年如一日地保持这种挑剔的眼光!”

    苏挽歌“噗呲”一声笑了出来,隔了一会儿,眼睛星光点点,说道:“顾墨轩,我猜你还会为迟封安排工作!”

    迟封现在还要照顾家人,并不方便,可等迟伟芳的情况彻底稳定了,这个家庭是需要收入的。

    顾墨轩揉了下苏挽歌的脑袋,“挽歌,你越来越聪明了!”

    所以,她猜的是对的?

    苏挽歌忍不住笑了,心中更觉甜蜜,顾墨轩是懒得费这些心思的,愿意做到这样细心的地步,原因只能是因为她!

    想通了这一点,苏挽歌又怎么会觉得不开心。

    “顾墨轩,我好像更喜欢你了!”

    “不公平。”

    苏挽歌茫然:“哈?”

    顾墨轩浅浅地笑开,“明明我已经对你爱入骨髓,可你用一个“喜欢”就把我打发了,你说这公平吗?”

    苏挽歌静默了一会儿,伸手掐住了顾墨轩的腰:让你再贫!

    ……

    白少牧拨了个电话给白母,电话一通,他开口第一句话就是:“给我打点钱过来,我不够用!”

    “好,我马上就给你打!”白母下意识地应了一句,才迟疑问道:“少牧,你最近花钱花的是不是太厉害了,是出什么事情了吗?”

    白少牧拿着自家公司的分红,又有白母时不时给的零花钱,本来怎么都不该缺钱的,可这个月,他已经开口问白母要了不只三回,而且金额都不算小。

    “你别管我的事情,把钱给我就是了!”

    一听白少牧的声音中已经带了火气,白母的语气自然地弱了下来,“我就是担心你,我今天跟张阿姨有个饭局,你要不要也过来吃晚饭?”

    “呵!”

    白少牧笑得讽刺,“妈,你给我安排的相亲宴吧?是不是我不去,钱你就不给我了?”

    白母连忙说道:“没有,我没那个意思!”

    “早点把钱转给我!”

    “好好好,我等会挂了电话,就立刻给你转!”白母忍不住多念叨了一会,“少牧啊,你爸爸有好几天都没有回家里住了,是不是又睡哪个狐狸精家里去了,你知道吗?”

    白少牧的嘴角勾起一抹讥诮的弧度,“我把狐狸精的住址告诉你,你要不要上门闹上一场!”

    白母一慌,立刻说道:“那不行,我要是去闹,你爸爸就该生气了!”

    白少牧的眼神更为不屑,“挂了!”

    话落,他直接掐断了电话。

    隔了没多久,白母的转账信息到了,白少牧看了一眼,才抬眸望向身旁的助理。
将本章节加入收藏将本书放入书架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