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书 | 返回书页

345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暴力甜妻:帝少不停送上门

2018注册送菜金白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345小说网无弹窗在线阅读全站小说,本站网址:www.345xs.com注册获取免费书架。


    周莉的话,倒让庄父答不上来,周莉能得罪了谁去,有这么大的能量,直接让他老板将他的工作给捋了!

    周莉仔细观察庄父的神色,见机说道:“该不会是你得罪了什么人,你老板那里是不是有人打了小报告,或者是有什么利益关系,你才被开了!”

    庄父眉头皱紧,这个可能性不是没有!

    庄晓丽的勉强吃了半碗饭,站了起来,“我吃饱了!”

    “怎么才吃这么一点?”周莉和庄晓丽的目光对上,清楚看见了庄晓丽眼中的惊慌担忧,周莉的心头直跳,庄父的工作被人捋了,那庄晓丽的?会不会也有什么意外!

    “我不放心,还是早点去厂里看看!”

    周莉点了点头,神色有些绷着。

    家里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周莉差点直接跳起来,勉强定了定神,看着庄父走到了电话机边上,才开口问道:“是谁来的电话,这大清早的!”

    庄父看了一眼显示屏,“你儿子!”

    周莉整个人都有些发懵,她当然不是不愿意接到自己儿子的电话,但大清早的就打电话回来,而且是庄父这边刚刚出了点事情的状况下,由不得她不担心。

    周莉的神色很是不好,庄晓丽往外走的脚步也停了下来。

    庄父将电话接了起来,电话那头传来对方气急败坏的声音,“爸,我的工作丢了,妈到底得罪了什么人?她能不能稍微安生一点,我难得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就因为她,她是不是想看着我离婚,还是想让我一家子的人都喝西北风去!”

    庄父的脸色阴沉了下来,“你的工作没了?到底是怎么回事!谁跟你说是因为你妈得罪了人!”

    他勉强在镇定了一些,“我们课长直接打电话给我的,说让我交接好手头的事情就不用再去工作了。我问原因,他只是跟我说了一句,让我回去去跟妈提醒一句,祸从口出!这意思不是明摆着是妈在外头得罪什么人,才直接影响到了我的工作吗?”

    他的声音很大,连周莉和庄晓丽也直接听到了只字片语,庄晓丽的心跳纷乱,脸色白了又白。

    庄晓丽的脚下有些虚软,她甚至都不敢出门去工作,怕是她的工作也会做不下去了!

    庄晓丽面色惨白地朝周莉望去,眼泪直接掉了下去,眼中是浓浓的埋怨:“妈,都怪你,你昨天给我出的什么主意,干吗让我跟着你去找人家,这脸都丢光了不说,我工作怕是也坐不下去了,你让我怎么办啊!我对象谈的好好的,这会没了工作,人家怕是都会瞧不起我!”

    周莉嘴唇动了动,想说昨天我说主意的时候也没见得你拒绝过半句!

    只是看着庄晓丽急得直掉眼泪的模样,那些话堵在喉头,又说不出来了!

    庄父面色铁青地挂了电话,径直朝着周莉走了过来,周莉余光一扫,头皮有些发麻地往后退了一步:“孩子爸,这其中是有些误会,我可以跟你好好解释的!”

    庄父狠狠的一巴掌扇在周莉的脸上,庄父是用力气赚钱的人,他一点余地都不留,直接将她的嘴角扇出了血。

    好半晌,周莉的耳边嗡嗡作响,看着庄父神色阴狠,嘴巴一张一合的怒骂,却听不见庄父到底是说了什么!

    庄父转头朝庄晓丽望去,“你到底跟着你妈去做了什么事情!”

    看着庄父充满怒火的眼睛,庄晓丽的呼吸一滞,朝周莉看了一眼,才说道:“昨天林悦带着男朋友回来见父母了,妈跟林家的那些人不是不对付吧,说话就有些过分,然后,大概是将林悦的男朋友给惹恼了!林悦的男朋友就是……”

    庄晓丽将脑袋低垂了下来,刻意地避开了周莉不敢置信的目光,“就是这次来我们这里投资的顾氏集团的总裁,顾墨轩!”

    庄父心头一颤,眼前直接发黑,脚下晃了晃才能站稳!

    “你刚刚说,你妈都得罪了……得罪了谁?”

    庄晓丽缩了缩脖子,“是顾墨轩!”

    庄父张了张口,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隔了一会儿,庄父直接拿起靠在墙边的扁担,朝着周莉狠狠地砸了过去。

    庄晓丽看的眼皮直跳,耳边传来周莉的痛呼声更让她惶恐不安,庄父这次是真的气到了极点,不然换做往常,他不会发这么大的火气!

    周莉喊着疼,一边死死地盯着庄晓丽。

    庄晓丽的头皮发麻,怕庄父的扁担会因此砸到自己身上来,望着周莉的眼中多了几分祈求!

    周莉最后半个字都没有说出口,眼中最后一点光亮也昏暗了下去……

    ……

    明天就是婚礼,时间如此紧迫,徐芳和林东石忙得停不住脚,林东石去张罗着桌椅和场地,而徐芳则是去买被子之类的种种物品!

    傍晚,苏母等人也陆续地到了。

    徐芳早有准备,直接将和悦岛上最好的那家宾馆给包了下来,又陪着老板将房间都审视了一遍,务必让来的人都住的舒服!

    苏母等人进了院子,徐芳急忙地放下手中的东西,迎了出去。

    虽然他们之前在电话里稍微地沟通过,只是见到面了,徐芳的心中又忍不住发虚,迟迟不敢对上苏母的目光。

    在她的心里,的确是她偷了人家的女儿好几年的时间,让对方担惊受怕了这么长的时间!

    苏母和苏博文相视了一眼,反而是苏母大大方方地走上了前,将徐芳的手握住,“你好,我是挽挽的妈妈,一直以来也没能跟你亲自说一声谢谢,谢谢你将我女儿照顾的这么好,谢谢你让我们一家人还有这个机会团聚!”

    徐芳抬眸,苏母眼中的感激之色没有半点遮掩,徐芳的心渐渐放松了下来,“挽挽也是我的女儿,我做这些都是应该的!”

    苏母嘴角的笑容更深,徐芳迟疑了一下,忍不住问道:“挽挽要认我做女儿,我觉得是我们厚着脸皮了,要是有什么不妥,那么就别……”

    苏母拍了拍徐芳的手背,打断了徐芳要说的话,“我给了挽挽第一次生命,可她第二次生命却是你给的,她叫你一声妈妈,理所应该,要是她对你不孝顺,我反而要好好自省一下,是不是我没有将女儿教好!”

    徐芳本就不是一个扭捏的人,确定了苏母并没有半点不满,就大方地笑了起来。

    苏挽歌上前将两个妈妈都抱住,“真好,那我以后就有两个妈妈和爸爸了,多了两个人疼我!”

    苏挽歌横了顾墨轩一眼,“我有这么多长辈给我镇着场子,看某人以后还有没有那个胆子来欺负我!”

    顾墨轩斜睨了她一眼,笑着说道:“自然是不敢!”

    温兆谦拍了拍顾墨轩的肩膀,戏谑地说了一句:“妻管严!”

    顾墨轩没有半点局促,反而是十分自得,“你嫉妒了?”

    温兆谦噎了一下,转去寻找自己的同谋,只是另外一个已经告别单身的人就站在云朵旁边嘘寒问暖,没有半点要跟她结盟的意愿。

    徐芳拉着苏母进屋,让她看她给苏挽歌准备好的被子,一床叠着一床,颜色红艳,很是喜气洋洋。

    “我们这边是有陪嫁被子的习惯,本来应该早点做好的,这次挽挽通知我的时间就紧,所以我只能自己去选了这一些!”

    徐芳有些不自在,“可能我们这边的习俗会跟你们有点差别!”

    苏母笑呵呵地说道:“我看着挺好,很有气氛!”

    苏母望了苏博文一眼,“你觉得呢?”

    苏博文点了点头,“挺好!”

    徐芳脸上的笑意又多了几分,“我把东西准备的差不多了,那婚礼你们来给挽挽主持吧!”

    苏母轻笑出声,摇了摇头,“挽挽的婚礼要办两次,这一次是你们的主场,有什么该准备的你们都自己准备着,按照这边的风俗习惯来,我们也不懂,就不插手了,顶多是有什么我们能帮的上的地方,你再跟我们开口。挽挽的第二场婚礼,到时候就是我们的主场了。”

    苏母将话说的明白,徐芳反而是松了口气,“我还想给挽挽选两套衣服,我挑衣服没有什么眼光的,不然就麻烦你陪我跑一趟?”

    另外一边,苏博文笑容温和地跟林东石说着话,顺便提出了让林东石带他到附近走走看看的要求,林东石自然是没有不应的。

    看着四位长辈都离开了林家,苏挽歌忍不住长长地吁了口气,好险是没有什么意外发生,一切都顺利!

    不过也是因为她的父母都是好人,所以相处起来自然也十分的容易!

    susan看着她一惊一乍的模样,忍不住取笑了一声:“这是不是叫做婚前恐惧症?”

    苏挽歌直接白了她一眼,“别急着笑话我,我哥今天赶不及来,明天会到!你别到时候继续跑路就行!”

    susan直接瞪了她一眼,提高了声音一字一顿:“跑路?这么没形象的事情我会做吗?”

    苏挽歌耸了耸肩,走到了顾墨轩身旁,看着susan笑:“你又不是没有跑过,不是才跑过一次吗?”

    susan的脸有些挂不住,要上前要挠苏挽歌的痒,苏挽歌直接往顾墨轩身后一躲,朝着她做了个大大的鬼脸!
将本章节加入收藏将本书放入书架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