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书 | 返回书页

345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绝世巫医

2018注册送菜金白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345小说网无弹窗在线阅读全站小说,本站网址:www.345xs.com注册获取免费书架。


    阴暗的审讯室里,林毅晨坐在受审的椅子,神色坦然,神情从容。在他对面,坐着一男一女两个警察,男警不断地在看着时间,女警则是在纸不停地书画,低下的头不是抬起,偷瞄着林毅晨。

    林毅晨懒懒地坐在椅子,不客气地问道:“你们什么时候开始问啊?那些号称是法官的人你们关哪儿了,不会被你们给放了吧?官官相护,厉害地很呐。我们打伤他们,受审;他们打伤我们,回家?厉害!”

    林毅晨冲着面前的警察嘲讽地竖起大拇指。

    “老实点!”女警狠狠地一拍桌子,怒声呵斥林毅晨,一副严厉的表情,好像更年期提前了。

    男警看了一眼林毅晨,没有说话啊,而是悠闲地看着表,似乎里面有什么吸引他的东西。

    “大姐,你最近是不是月经不调,排卵期出血啊?”林毅晨同样悠闲,觉得无聊,认真地观察着女警的面容,开始为她进行“望诊”。

    女警手一抖,手里捏着的笔掉在了桌子,她一副震惊的神色看着林毅晨,那表情里分明写着“你怎么知道”五个大字。

    “怎么了?”男警不耐烦地瞪了一眼身边的女警,又瞟了一眼林毅晨,警告式地说道:“老实点儿啊,不要耍贫嘴,这里不是你开玩笑的地方!”

    林毅晨像看笑话似的看着男警,盯了半天,忽然摇了摇头。

    男警没有注意林毅晨的动作,女警却一直都在观察着林毅晨,见他摇头,立即好地看着林毅晨。

    “阴阳双虚,性情冷淡,原来你是个性冷淡啊,已经起码一个月没过性,生活了吧?”林毅晨笑着看向男警。

    男警愕然地看着林毅晨,瞪圆了眼珠子,余光看到身边的女警在偷偷摸摸地看自己的下体,他猛地扭过头去,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小姑娘家家,往哪儿看呢?!”

    女警吐了吐舌头,赶紧扭过脸,收起自己的目光。

    林毅晨又看向旁边的女警,女警顿时紧张了起来。从刚刚男警的反应来看,林毅晨肯定又猜对了,此时见林毅晨又看向自己,立即坐正挺直,浑身都紧张了起来。

    “这位警察同志,你的两条腿是不是不一样长啊?有较明显的差别,其一只鞋子必须得垫鞋垫才行?”林毅晨靠在椅背,缓缓地说道。

    女警使劲地点头,那激动的表情完全印证了林毅晨的话,差直接说出来“你怎么又知道了”这句话。

    这下,连男警也来了兴趣,他看着林毅晨,冲他招招手,主动说道:“来来来,你再来看看我,看我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你以前胳膊脱过臼吧?左臂,对吗?”林毅晨有些不确定地问道。

    “对啊!确实是脱臼,那一次快疼死我了。”男警表情生动地说道。

    林毅晨却摇摇头,纠正他说道:“不对,可不止一次吧?以我的观察,你的胳膊脱臼至少两次,不过还没有达到习惯性脱臼的程度。你得好好保养了,不然地话形成习惯性脱臼,说实话,对你下半辈子都会有影响地。尤其是你还是警察这种高危职业,关键时刻如果习惯性脱臼,那可危险了。”

    男警默默地看着林毅晨十秒钟,伸出一根大拇指。

    “厉害,你这话跟医生说地几乎一模一样,当初他也是这么警告我的,后来我也担心出现问题,所以调了内勤职。”

    经过林毅晨的一番推测,两个警察对林毅晨是佩服地五体投地,甚至林毅晨让他们侧过脸来观察,也都乖乖地听话照做。

    “你最近是不是头疼很厉害?”

    “注意你的眼睛,以我的建议,你最好把隐形眼镜换成普通镜框戴着。”

    “来来来,我给你把把脉,看看你还有什么隐疾……唔,你体内的湿气很重啊,是不是每天早起来,总感觉睡不醒,浑身乏力,身体沉重?运动吧。说起来你们做警察地,应该都很注重锻炼身体吧,怎么还会出现像你这么严重的湿气,你得注意了,千万不能再拖了,再拖下去,你的身体会垮掉地……”

    林毅晨正在给两个警察把脉时,审讯室的门突然被推开,一个魁梧的男人出现在门口,两个警察赶紧起身敬礼。

    “所长!”

    金所长看着林毅晨悠闲的模样,重重地拍了下桌子,厉声呵斥道:“给我老实点,知道今天为什么把你带到这来吗?”

    “袭击国家公务人员……好像是这么说地吧,那个法官嘴里一直对我唠叨的是这个词。”林毅晨说完,还冲金所长点了下头。

    金所长嘴角露出一抹冷笑,在男警的位置坐了下来:“看来你自己也很清楚啊。”

    “我不清楚啊,我这都是跟那个法官学地,我有没有承认。”林毅晨耸耸肩说道。

    “砰!”金所长又重重地拍了下桌子,桌面的本子和笔都跳了起来。

    “这里不是你逞口舌之快的地方,给我老实点!”

    林毅晨老实地点了下头,说道:“明白了。”

    “姓名。”

    “林毅晨。”

    “性别。”

    “男。”

    “籍贯。”

    “辽北省湘南市。”

    “工作单位。”

    “辽北省湘南市湘南大学。”

    “今天你都做什么了,仔仔细细地交代。”金所长对林毅晨的态度总算满意了些,继续问道。

    “几天我去找朋友,途接到求救电话,说有人闯进她们家,要抢劫,然后我们……”

    “老实交代!是抢劫吗?!”金所长打断了林毅晨的话,确认地问道。

    “是!”林毅晨重重地回应道:“我冲到朋友家里的时候,我那个下肢瘫痪的朋友躺在地,她母亲坐在地不断地把她往后拉。”

    “然后呢?”金所长见林毅晨不说话了,继续问道。

    “然后我踹了一个堵住门的人,噢。一共有四个穿制服的人堵住了门,他们嘴里还喊着‘不要让她跑了’之类的话。”林毅晨开始滔滔不绝地讲述了起来。

    女警下笔如飞,不断地记录着审问内容。

    金所长突然又打断了林毅晨的话,对他说道:“谈一谈你殴打李组长的事情。”

    林毅晨顿了顿,说道:“殴打李组长的事情是不存在地,我当时只是为了阻挡他对我朋友的加害,所以才出手拦开了他,出手可能稍微重了些,但是当时我的朋友躺在地,形势很危急,我顾不得其他,只能那样做。”

    林毅晨看着金所长的眼睛,毫不闪避,一副正气凛然的表情。

    金所长皱起了眉头。林毅晨的说辞跟李组长的说辞有所出入,可是经过他们的描述,金所长敏锐地抓住主线,推测他们对主线的描述相似度吻合,只是对于林毅晨出手有着很大地出入。

    “李组长说,当时你出手,险些造成他窒息,你承认这一点吗?”金所长问道。

    “不存在!我承认我的手劲很大,可是我很有分寸。如果他要是说我把他举到了空,我会承认,因为我当时是那么做地,可是如果说我险些造成他的窒息,我不承认,人的喉管虽然很脆弱,可是在我把他举到空的时候,我的手指正好捏在他的劲动脉,当时我能够清晰地感受到他的动脉跳动幅度,如果他会出现窒息的情况,我能够清晰地感受到。所长,我虽然很生气,但绝不至于要杀人。”

    金所长冷哼一声,质疑地问道:“你怎么能够判断他是不是会窒息?”

    “因为我是医生啊,我对人体很熟悉,绝不会跨过危险的底线。”林毅晨严肃认真地回答道。

    金所长一愣,反问道:“你是医生?你不是学生吗?”

    林毅晨点了点头,把自己曾经的辉煌历史说了一遍:“我曾经参与过湘南市急性传染病的疫情控制小组,还因此获得了‘辽北省十大杰出青年’的称号,还参与过辽北省医院一号别墅病人的抢救工作等等一系列急救工作。”

    金所长听着林毅晨的讲述,不禁感到咋舌,尤其是在听到林毅晨说参与过“一号别墅和病人抢救工作”时,他眯起眼睛,深深地看了一眼林毅晨。
将本章节加入收藏将本书放入书架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