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书 | 返回书页

345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血族亲王:鸢尾未落

2018注册送菜金白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345小说网无弹窗在线阅读全站小说,本站网址:www.345xs.com注册获取免费书架。


    第一千三百六十八章伊利亚德掉皮(2)

    “我的……身体毁了,身上的血力都给了莫洛,所以我恢复不了原本的样子,原来的样子有些不太好看,就换了一张脸苟活于世。”伊利亚德说这些话的时候平淡的好像在诉说一件平常的不能再平常的事情。

    “可你为什么不回去?她……不是很想你吗?她跟我说……”阿蕾克托还是不解,他明明对莫洛有感情的,明明那么放不下,却连见一面都不愿意。

    “不用了。”伊利亚德恢复淡漠打断阿蕾克托的话,不过阿蕾克托没看见他攥紧的拳头。“我已经不用再见她了,这样已经很足够了。”

    “可到底为什么……”阿蕾克托刚想说什么,却又被克里斯拉着,克里斯朝她摇了摇头。有些事不该问的,阿蕾克托不该去问。

    那小猫喵呜的叫了一声,跑了进来,对着阿蕾克托使劲蹭啊蹭,“喵喵,今天多亏你咯。”

    “是啊多亏他了,这猫咪是不是有灵性啊。”克里斯也是在旁边附和道。

    “猫的确是有灵性的东西,在埃及,有猫神贝斯特,也有斯芬克斯猫,都是神圣的象征。”伊利亚德淡淡说道。

    “艾德……嗯……”阿蕾克托突然意识到这个问题,眼前这个人应该是自己的血亲,应该换个称呼?这样想想有点说不出口,有点小小的尴尬。

    “算了,你还是叫艾德吧,别难为自己了,记着了这件事一个字儿都不许跟莫洛提。”伊利亚德叹了一口气,拿孩子没办法。

    “可……”阿蕾克托还想说什么,但又沉寂了下去。

    …………………………………………分割线…………………………………………………………

    日子平淡了几日,唯一的问题就是梵卓城内的骚乱,毕竟梵卓几万年还没被任何外来势力给打进来过,若是这样下去可就是没几天的事情了。还有魔党打的越来越快,不过另一个好处就是,伤亡还不是很大,借此清理了军队中希太人,不过阿方索的压力也是有点太大了,也就是对于他的非议自然越来越多。

    不过这是很正常的事情,他这样想,毕竟这一切都是他该承受的正常反应,也是大家想要看到的他的正常反应。另一个更“糟糕”的消息就是魔党增加了一条兵线,从西进了一条全新的战场,原本魔党密党接壤的土地大,如此一来速度应该会更快了。

    听到这个消息之后阿方索长舒了一口气,整理了一下衣服走了出去,每天的军报会整都成为一种煎熬,他已经知道结果,还要生气,要安抚众人,要抗下所有非议,这样的压力不是一般的大。

    他只是强撑着,强打着精神,处理一切的事情,忍受蔑视忍受质疑。还有各种下属的瞧不起以及各方的注视,很多人知道他也不过是强弩之末,坐在这个位置上也不会多久。

    阿方索正了正身子,身下的椅子并没有给他很好的触感,他不禁感叹这椅子可真难做,他坐起来就完全没有父亲那般自在运筹帷幄。

    “大人!”是之前那个副官,“属下有证据证明狄伦教官是魔党的内奸。”

    阿方索有些疲累,微微阖眼,轻言道,“有什么就说。”

    那副官有些紧张,带了几个士兵,有魔党的有密党的,列成一排但是衣冠不整被绑缚双手应该是证人犯人之类的。

    “大人,属下已经找到了证据,狄伦大人,在御城之时放松懈怠,魔党攻城到一半还未完全攻陷便预备好了撤退,而魔党攻城对于结界的攻击亦是超过了平时所用的通常时间……”甚至这个副官认真的分析了每一场战役结界破除的时间,平均时间,兵力对比拿来了小板子一点点清清楚楚的分析,阿方索甚至都没有睁开眼看一眼。

    总结陈词就是狄伦是魔党的奸细,用无声无息的方式来渗透魔党的兵力,进行里应外合。

    “这就是你的直接证据?”阿方索似乎完全没有放在心上,斜倚在正座上,闭目养神,就像是什么没发生一样。

    “你若是就凭借这些东西来否定我的教官,我想你是在否定我。”阿方索这才睁开眼睛看着那个手足无措的副官。

    其实有点可怜,阿方索这么想,他看见他好像看见了从前的自己,在父亲面前讲述自己的想法,说了很多觉得非常有道理,非常的信誓旦旦而且出发点是极好的,但是父亲或许并不会认同,他站在父亲前面却害怕不被认同的自己和他似乎也没什么区别。

    不过当他坐在这个位置的时候,他突然明白父亲的想法了。因为位置不同,看到的东西并不一样。或许他说的对,但是实际上这件事并不是这么简单,不过他是不会知道的。

    “不……不是大人,现在战事连连,密党节节败退,我们已经没有多少时间可以浪费……再这样下去密党都会不复存在……这都不是我们不想看到的,就算有一点怀疑我们也应该深入的查下去。”那副官尤不甘心,有些难过,有些失望,“您说要和密党共存亡,可……可人民都是无辜的,我们不应该让他们也饱受这样的伤害,我们去更不应该让士兵如此挫败。”

    阿方索盯着眼前这人,和从前的自己多么相似,或者说跟半个月前的自己多么相似,说一些冠冕堂皇的话,不过自己的确是真心实意的如此所想所以如此所说。他是同情他的,就像在同情自己,或许从前父亲也会理解自己,但是大局为重有些事不是理解就能解决的。

    想到这儿阿方索的面色稍微温和了一点,虽然下面的老臣还是心里瞧不起,但是阿方索还是要保持来自于领袖的威严。他也终于明白洛伦佐整天在人前不怎么说话,保持严肃是为什么了,因为距离感,太亲近太温和的确是做不了什么大事的。
将本章节加入收藏将本书放入书架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