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书 | 返回书页

345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至尊蛊医

2018注册送菜金白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345小说网无弹窗在线阅读全站小说,本站网址:www.345xs.com注册获取免费书架。


    “我是九幽宗之人,门下有一位弟子叫做李成,出了一点状况,最后点名道姓说是要找一个叫做叶馨的人。时间紧迫,不知道可否和我回一趟驿站。”赤鵌很快理清了思路,对着兰馨说道。

    而叶馨一听李成出了事,当即问道:“怎么了?李成出了什么事情?”

    “一时半会儿说不清楚,只能耽搁你们时间了。”

    看到对方冒着这么大的罪来找自己,又是和李成有关,女儿和他关系也不错,叶鹰和兰馨都决定回去看一下。

    “师父怎么样了?”怜儿从前面闯了回来。她在前方玩耍,却被方重九给叫了回来,说是李成出了事情。

    赤鵌再次说道:“已经昏迷不醒,现在还在驿站之中。”

    “师父。”怜儿自语一声,随后气息冲天,居然直接冲破防线,飞到了天空之中,向着驿站赶了回去。

    叶鹰想阻止都来不及:“真是一个不让人省心的丫头。”

    他们这些天和怜儿,都十分喜爱这个小姑娘,只是她平常太过于没有规矩大大咧咧,现在倒好,直接坏了大燕皇朝的规矩,他还不得不管。

    兰馨掌了主意:“先回去吧,人要紧。”

    向着驿站走了一会儿,就看到了一红一青两道流光在天空之中战斗着。红色当然是见人心切的怜儿,青色则是赶来的曾柱老将军。

    老将军只是听到消息有人触犯了禁空阵法过来捉拿,没想到没抓到赤鵌碰上了怜儿,还以为她和赤鵌是一个人。

    “大胆狂徒,目无王法还敢与本将军动手,我看你是嫌命太长。”曾柱吼了一声,动用了拳力,一道青色拳芒贯穿虚空轰在了怜儿身上,,怜儿抵挡不住,直接被打到了地面之上。

    按照实力来说,怜儿才初入三星,相当于一个分神境低阶的修炼者,而曾柱可是分神境巅峰,只要真正动起手来,怜儿当真是没有还手之力。

    怜儿眼神已经变成了赤红之色,她的火焰根本烧不到对方身上,否则任他实力多高也得被烧成灰烬。父亲为什么要封印她的实力,否则哪里会出现这种情况。

    正要再度冲上去,一个宽大的手掌按在了自己肩上,回头一看,一个冷峻的男子,正是之前来报消息的人。

    他的手中多出来了一柄艳红色长剑,对着自己道:“回去吧,他交给我。”

    怜儿点点头,她要先回去见师父,至于这人,这恩情,她记下了。

    那些皇城护卫队的人拦在了怜儿周围,却都畏畏缩缩不敢上前。哪怕他们再有勇气,无谓强敌,可上去可是纯粹送死啊。

    怜儿都不想理会他们,直接飞起从空中赶路。

    曾柱还欲阻拦,却被赤鵌挡住:“你的对手,是我。”

    曾柱气得吹胡子瞪眼,这是怎么了,什么时候有这么多人敢来他大燕皇朝撒野了。

    “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律法,私自腾空还敢在城内激斗,甚至反抗逮捕人员。你们已经被判了死刑。”曾柱威胁对方。

    “我觉得我还有活命的机会。”赤鵌平淡地说道。

    曾柱斩钉截铁地说道:“绝无可能,不管你是哪个宗门的人,都改变不了你的命运,而你的宗门也会为此付出代价。哪怕是其他五大宗门之一。”

    赤鵌没有在回他的话,而是将血殇剑遥遥指向曾柱,那其中的意识不言而喻。

    “好啊,好,老夫也很久没有活动过筋骨了,毕竟卸去戎装还没人敢和我再动手过,来让我看看你有几分本事。”曾柱将一双拳头型灵器佩戴到了手上:“还是先说出你的山门吧,免得我日后想滋事都寻不到个源头。”

    赤鵌答曰:“九幽宗,赤鵌。”

    曾柱呆了一下,随即恍然大悟:“原来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血剑修罗,我才是第一次见,果然目无法纪没有教养。我倒是要看看这颇负盛名的血剑修罗是否名副其实,还是在我手上撑不了几招。”

    血剑修罗赤鵌,同样是分神境巅峰的修炼者,他在江湖漂泊,杀人无数;而曾柱身为前将军,也在疆场厮杀多年,刀剑之下亡魂无数。两人都是从尸山血海之中摸爬滚打出来的,每一招一式都刁钻凌厉,直取人要害之处进攻。

    但并不是说招式刁钻就是剑走偏锋,反而是过于精妙,让人防不胜防。高手的对决,通常情况下都已经习惯了先以招式对敌,之后才会使用出战技来。毕竟其实谁先一步使用战技,代表着他已经落了一次下乘,终归输了一筹。

    招式的精髓在于基础的扎实,而战技的威力是看对其的领悟和精通,懂了其中的意境,战技威力也就更大。这和招式不同,招式免费白菜网站大全2018的是需要经过沉淀积累,代表了一个水平;而战技天赋占得比重要免费白菜网站大全2018一些。

    空中对敌,赤鵌可以在一次呼吸之间刺出上百剑,几乎不分先后,完全将曾柱所笼罩到了剑光之中,只要对方稍有不慎就会被穿透成马蜂窝。

    曾柱带着的是一双黑色拳套,乌黑的拳套在阳光之下熠熠发光,他的双手上下翻动,交织成了幻影,只听得“锵锵锵锵”的金铁交鸣之声,赤鵌的剑击无一例外地撞在了对方手上。

    如果是单纯肉掌,只需一剑就能将手掌削断,毕竟赤鵌的血殇可比削铁如泥还要锋锐三分。只可惜,曾柱的武器也是一件灵器,而且品级也不在血殇之下。

    “这两人都要在我之上,单这招式就会让我疲于应对,只要再度变换一番攻势,我也只能撤退了。”叶鹰感慨说道。

    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他自信却不自负,修为每高一层,不单单只是等级上的提升,各方面都会有着改变。而且破境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总会经历许许多多的磨难,其中的历练又会让你成长。每一境和每一境之间,连修炼者的心境都会有着变化。

    “终归是老了,能达到曾柱老将军的那个等级已经是一种奢望了。这个青年却是天赋极佳,将来必有大作为,至少也能达到个通玄之境。只是今日的错误会让他付出代价啊。”

    叶鹰不认为对方能打过入世近百年的曾柱,即便打败了,皇庭也不容亵渎,会有通玄境的高手来制裁对方。
将本章节加入收藏将本书放入书架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