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书 | 返回书页

345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圣恩隆宠,重生第一女神探

2018注册送菜金白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345小说网无弹窗在线阅读全站小说,本站网址:www.345xs.com注册获取免费书架。


    不行,这事她得跟凌天成事先说好,最好是能立个协议。

    如果她生的是一个女儿,到时候不能去和亲,也不能随便找个人嫁了,一定要让她自己挑自己喜欢的人,父母不得干预。

    庄思颜是行动派,说干就干,当下就换了衣服,带着平儿往辰熙殿里去。

    自从庄思颜了身孕以后,凌天成就把他平时看奏折的地方,改到了辰熙殿,就为着万一庄思颜想来找他,方便一些。

    此时已经差不多进入到初冬,天气很有些凉,宫中的有些树上的树叶,已经开始落了。

    只是管事的太监勤快,总是把地下打扫的一干二净,好像一点也看不到萧索之意。

    但是偶尔一抬头,那天空的颜色还是换过了,轻雾飘飞不似秋天的天空云阔。

    庄思颜平时没事,会坐在宫里看天空。

    现在她急着走路,就没空抬头去看了,所以当那一片黑云过来时,她了没注意,只是觉得光线可能淡了一点,不过又不是晚上,也不会影响走路。

    她脚步很快,后面跟的平儿都着急了,说了几次不起效,赶紧拉住她道:“娘娘,你走的太急了,有身孕了要走路慢点,您没看娴贵妃……”

    她说到这里及时把话头打住,小心地去看庄思颜的脸。

    庄思颜并没在意,她还一门心思想着跟凌天成的协议应该怎么写,所以就随口问了一句:“她怎么走,一步一挪,半步一蹲吗?”

    平儿:“……”

    她是真没见过哪个娘娘有身孕会像他们家娘娘的。

    当然这宫里她也没有见过谁有身孕,唯一的贾娴有了还没留住,那么走路小心真的很重要吗?

    大概是的,至少太医是这么说的。

    这话平儿可是记得清清楚楚 ,所以拉着庄思颜的手也不撒开,急急道:“娘娘,不是那样,但您至少慢一点,慢一点行吗?”

    庄思颜被她拽的难受,停下脚,用力把自己的袖子抽出来说:“我走的不快啊,你没看到我平时走路吗?比这个快多了,好了,要不你先回去吧,我找皇上是有重要的事商量的,非常非常重要的事。”

    平儿没听她的,既是拽不住她的袖子了,还是小心地跟着,一直跟到辰熙殿,看着她进去了,自己才在廊下站好,恭恭敬敬地等她出来。

    庄思颜进去没多大一会儿,那块黑云就涨大了一些,也往下压了一些。

    平儿抬头看看天,感受到身上来了一阵风,很是寒凉,就想着庄思颜出来的时候,穿的也不是很厚,这万一会儿落雨了,或者下起了小雪,那回去可不能冻着了。

    于是,她探头往殿内看了一眼,见庄思颜一时没有要出来的迹象,就抬腿往轩殿内跑去。

    在偏殿里拿了一件稍厚的披风,刚走出门,外面天色一暗,无雷无电的,雨点竟然已经落了下来。

    入冬的雨很是寒凉,打到脸上已经有小刀子的感觉。

    平儿不敢怠慢,忙着又折身回去拿了把雨伞,要出来的时候,才想起她这么一进一出的竟然没有看到兰欣。

    兰欣是娘娘的贴身宫女,又是从母家一起过来的,所以在庄思颜身边的地位,不是普通的宫人能比。

    平时平儿跟她在一起,做事都是尽着自己做,但若是有好处,她也不会忘了兰欣。

    倒不是刻意巴结,仅仅觉得她跟娘娘列亲近一些,而庄思颜对他们这些宫人一向宽厚,所以平儿自然也会对她好,且对她身边的人好。

    今日出门的时候,兰欣还在院子里,看到她们出去,特意过来叮嘱了平儿两句,说娘娘有了身孕,凡事要小心,宫里虽然现在斗狠的宫妃不多,也难免有些居心不良的,所以如果碰到谁,吃的用的尽量不去碰。

    平儿一一答应下来,当时还有些纳闷,感觉兰欣说的有点多,神情也跟平时不太一样,却因为急着出去,并未往深里想。

    这会儿发现她不在,才觉得事情好像真有点不同一般了。

    她叫住两个在廊下急匆匆收拾东西的宫女,问道:“兰欣姐姐去哪儿了?你们可有看见?”

    宫女愣怔一下,一个摇头,另一个开口道:“之前娘娘没出门的时候,还在院子里,这会儿不知去哪儿了?”

    这跟没回一个样。

    平儿朝外看了一眼,一来怕庄思颜等急了,二来也想兰欣可能只是出去一下,没准一会儿就回来了。

    她拿了披风和雨伞再次出去,直往辰熙殿。

    庄思颜和凌天成在内殿,外面下雨时,他们并未发现,是李福过来通禀了,两人才略有所觉地往外面看去。

    入冬小雨细而绵,下的时候无声无息,只是冷意却来的很快,那一点好不容易保留下来的暖意,被稀稀落落的雨一打,瞬间散了,冷意四散,让人倾刻感受到冬天到了,天要冷了。

    凌天成把自己披风取过来,一边给庄思颜披上,一边说:“今日起,天气就不好,外面阴沉沉的,还起了冷风,你出门的时候怎么也不知道穿厚一些,这些单衣秋天穿着都冷,现在已经是冬天了。”

    庄思颜毫不在乎:“我不冷,还有点热呢,你快把衣服拿下来吧。”

    她说着话,伸手去拉衣服,手却被凌天成攥住:“不准任性,觉得热也不能脱,你现在是双身子的人了,得为小的想想,没准他觉得冷。”

    庄思颜:“……”

    小的会觉得冷?那家伙在她的肚子里哦,别说她不冷了,就算她真的冷,对方也未必就感觉得到,这凌轩怕不是个傻子吧?

    凌天成不是傻子,他只是过于关心,过于紧张,所以才有点神经兮兮。

    任何男人,当他真正爱一个女人的时候,都会为她的一举一动而紧张,只要女人愿意,在生活中的很多小细节里都看得出来。

    还别说怀孕这么大的事,那是关乎着两条生命,一个是自己最爱的人,一个是与自己爱的人的结晶,他紧张一点并不过份。

    也只有庄思颜自己才会没心没肺地当人家是傻子。

    这么想完,又不知为何,脑子一抽想到了贾娴,于是瞅着凌天成的脸色问:“娴贵妃有身孕的时候,你也这么关心她吗?”

    凌天成抬头,眼睛与她坦诚相对:“没有,我那段时间太忙,没空去后空,也不太知道她的事情,只偶尔听太医说上两句。”

    庄思颜:“那太医怎么说?”

    凌天成回:“说一切都很稳定,应该是位皇子,只等几个月之后,宫里跟着办喜事就好了。”

    他说这些话的时候,语气里听不出任何情绪,好像说一件跟自己一点关系也没有的,别人的事情。

    但庄思颜怎么听怎么觉得怪。

    她倒不是怀疑凌天成,而贾娴这件事虽然草草结束了,可到现在为止,她都很纳闷。

    那个婴儿真的是因为贾娴瞒着有疾,所以最后才会不幸堕胎吗?

    宫斗剧里有太多这样的情节,有些心术不正的人,为了身份地位,容不得别人有孩子。

    贾娴虽然母家强大,在宫里也是一家独大,但是她性格孤傲,谁都不放在眼里,得罪人都是难免的。

    会不会有人也向她下手?

    贾娴有了身孕,全身心都在孩子身上,肯定没有多余的精力去算计别人,或许因为意外的喜悦连防别人的心都没有了。

    而凌天成又不是真的宠她,甚至都不到后宫里去,这给无形中就给了别人可趁之机。

    如果这么想的话,那后宫里会有谁跟她做对呢?

    而且这些事一个嫔妃绝对干不出来,太医们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她又想到那时从贾娴的宫门口经过,看到那些鬼鬼祟祟的太医,还在入了内殿的情形。

    当时庄思颜也以为是贾娴上瞒的原因,才使那些太医惊恐,现在细细一想,他们未必就不知道后果,说不定有人早就想过最后的结局,只是意外被庄思颜碰到,所以才会这样。

    大概是她神游的太久,凌天成出声唤她:“颜儿在想什么?”

    庄思颜“呵”笑一声,坦白:“想娴贵妃呢。”

    凌天成:“已经是过去的人了,想她做什么?如果朕没记错,她在宫里的时候,也曾三番五次地为难你。”

    庄思颜大大咧咧一挥手:“那都不是事,你不是都帮我报了回来吗?我只是在想,她这个孩子真的很可惜,都那么大了,说没有就没有了。”

    凌天成对此大概真的没有一丝情感,既是事情过去许久,他说起来也是平淡无奇:“本来就不该有,是她自己想多了,最后这样结束,也是最好的结果,不然她可能真的会连累整个贾家。”

    庄思颜:“怎么会?贾大人是头脑清醒之人,这么多年在官场里都没受其污染,不会因为内闱之事就乱了方寸的。”

    凌天成就看了她一眼,轻声道:“很多人,觉得利益跟自己无关,自己也没有机会时,都能保持清醒和中立,可一旦那些利益就在眼前,他觉得自己触手可得,情况就会变的很复杂,他会在伸不伸手之间犹豫,既是最后什么也没做,可这犹豫的间隙,已经影响了他做事的态度,再回不到从前的心无旁骛。”

    好想有点道理啊,庄思颜想,真的有很多贪官是这样沦落下去的,一旦利益到眼前,眼睛就自动被蒙了起来,忘记初心,走所有人走过的路,直到最后一发不可收拾,也只是有些人后悔,有些人却再难醒过来。
将本章节加入收藏将本书放入书架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