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书 | 返回书页

345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三生悟道

2018注册送菜金白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345小说网无弹窗在线阅读全站小说,本站网址:www.345xs.com注册获取免费书架。


    听得孙甘询问,玉儿只将后来发生的事儿全都与他说了,然后恳求的看着孙甘,道:“二少爷,求你了!求你便帮帮小姐吧!您若是不帮小姐,那家里的那些人定然不会原谅小姐的!而他们若是不原谅小姐,那小姐她以后只怕再也不会有好日子过了!二少爷···”。

    孙甘道:“好了!玉儿,你别说了!事儿我都知道了!我这便立马回家里去说服大伯他们,然后好让那···袁···袁仲礼是吧?”。

    玉儿道:“是的,二少爷!”。

    孙甘道:“便宜他了!白捡了姐姐的这么大个便宜!且还···倒是某这已经虚长二十年有余的却还未娶妻!”。

    玉儿道:“二少爷,人家知道您极是欢喜那吴家大小姐的,只要您将小姐的这事儿办成了,那玉儿便说服小姐她为您做媒,向那吴家提亲!您觉得如何?二少爷!”。

    孙甘道:“玉儿···你···你···此话当真?”。

    玉儿道:“当真!”。

    孙甘道:“果然?”。

    玉儿道:“果然!”。

    孙甘道:“那好!玉儿你不用多说了!为了那吴小姐,某孙甘什么都答应你!玉儿,呵呵!对了!玉儿,你这便回去向姐姐她说一说某的事儿,而某这便也立马回家里去为姐姐她说服大伯他们去!”。

    玉儿道:“那···玉儿这便先行告辞了!二少爷,请!”。

    孙甘道:“啊···玉儿请!请!秀怡···秀怡···呵呵···”。

    “便这样,二少爷他立马便答应了的,当时便命人准备了快马,在玉儿走后他便也回孙家去了!”

    听得玉儿这话,县令夫人孙···不···此时应该说是袁夫人---孙秀娘,她松了口气只看着那躺在自己身旁的袁仲礼,道:“夫···夫君,人家以后便是你的人的,你一定要待人家好些,可以吗?”。

    袁仲礼道:“夫人,某这累得腰都快要断了的,难道某方才对您还不够好吗?夫人···”。

    那夫人道:“夫君,你···你尽会说些荤话来调侃人家!讨厌!”。

    竹儿道:“夫人···您···您若是当真讨厌夫君,那方才为何却说自己今夜才体会到了咱们女人的趣味呢?”。

    孙秀娘道:“竹儿···你···你要死了!这些话你也说得出口的···羞死人了!”。

    而袁仲礼却道:“对啊!还是竹儿会体谅某!夫人,您···啊···对了!某怎么便忘了呢?玉儿她为了咱们的事儿一直在骑马来回的出城、进城,想这会儿早便已经累极的,玉儿,你且将衣服去了,然后回床上来歇息一会儿吧!”。

    孙秀娘道:“啊···是啊!夫君不错,秀娘怎么却忘了玉儿她累了一整夜的,到的这会儿还不曾好好的歇息过呢!玉儿,快来!姐姐这个位子让给你的,你便让夫君他搂着你再好好的睡一会儿吧!”。

    玉儿道:“不用了,夫人!只要夫君和夫人您能欢喜,那玉儿即便是累些也没什么的!”。

    孙秀娘道:“可是···夫君,你看玉儿她···”。

    看着孙秀娘那有些怜惜的眼神,袁仲礼掀开被子便一把将那坐在床前的玉儿搂住,道:“好了!玉儿,你这会儿便听夫人的话,待在夫君的怀里睡醒之后再想其它的事儿吧!”。

    而玉儿见得自己被袁仲礼这么紧紧的搂抱着,看了他一眼后只娇羞的慢慢低下了头,道:“那···那玉儿便听夫君的!夫君说让玉儿怎么的···那···那玉儿便怎么的吧!夫君···”。

    然,便在袁仲礼搂着怀里的玉人儿沉沉睡去等待天明的时候,那才刚从军营里出来的府衙县令张俊清,他感觉着自己身下的两条腿似乎已经不是自己的,瘫软无力的只往那地上一坐,道:“那该···该死的孙甘···竟敢不···不给本官发兵···怎么办···呼呼···那···那些乱民若是不能平定,那本官的位子定然也难全的,只怕这脑袋也有些危险了!还有那···累死本官了!早知道当初逃出来的时候便该先回府衙里去牵匹马出来,要不然本官这会儿也不至于会这么累了!哎···”。

    说着,张俊清坐在地上缓了口气,锤了捶腿,只待恢复了些力气后才有继续念叨着,道:“怎么办呢?从这儿到城里还有数里远的,本官此时即便进了城,可手里若是没有兵丁、衙役,那些乱民根本便不会听本官的,只本官自己一个人又如何能镇压的住他们?若不然···啊···对了!孙家?那孙甘虽然不听本官的,但他却一定会听那孙家的呀!只要孙家的两个老东西发了话,那便不愁那孙甘不发兵了!孙甘···呵呵···”。

    一念及此,府衙县令张俊清感觉着身上的力气恢复了些的,转过方向便又向着城外那孙家大院所在的庄园走去;而此时的孙家庄园,那二少爷孙甘自得了玉儿替自家姐姐答应的允诺,满心欢喜的只在当夜便骑着快马回到了庄园,且待翌日一早自家大伯、伯母都起来了之后,他借着向二老问安的机会便大着胆子将昨夜那张俊清来找过自己的事儿说了,然后试探着只道:“大伯,您觉着甘儿该出兵吗?”。

    而那上首处,孙家大老爷孙钟,他双手持着茶盏只小小的喝了一口,然后将它慢慢放在了桌上,道:“甘儿,你自己既然已经做出了抉择,那这会儿为什么却又要来问某呢?”。

    孙甘道:“我···侄儿这不是便因着拿不太定主意,所以这才回来问询大伯您吗?”。

    孙钟道:“是吗?我看你此次回来不仅只是为了这事儿吧?甘儿···”。

    孙甘道:“我···是!我承认!大伯,甘儿此次回来除了问询您这事儿之外,为的还有大姐她···”。

    孙钟道:“大姐?秀娘?秀娘她怎么了?甘儿,莫不是此次民乱祸及了府衙,而你大姐她当时正好在那府衙里的···她没事儿吧?”。

    看着自己大伯那一提到自家大姐便立马变得极是紧张着急的模样,孙甘心里有了些把握的只松了口气,道:“事儿倒是没有!只不过···那张俊清因着想攀附权贵,巴结袁家,然后好以此脱离咱们家的掌控!是以当人家袁家派人给他送了名帖、书信后便立马自作聪明、自作主张的,根本不与咱们家商议便私自决定火烧杨家,且后来还被人给发现了!因而才激起了民变的,酿成了今日之大祸!所以,大伯,甘儿觉得,像张滚请这等人是绝不可信的,咱们莫不如再扶植一个听话些的人做县令,然后好能让他更好的继续庇护咱们孙家不是!”。

    闻言,孙钟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孙甘好一会儿只道:“是吗?甘儿,你心下当真是如此想的吗?”。

    孙甘道:“那是当然!大伯,甘儿虽然才疏学浅,但那一颗爱护我孙家的忠诚之心可是绝无虚假的呀!”。

    孙钟道:“是吗?那小子叫什么名字?今年虚长几岁?家住何方?父母高堂可还健在?”。

    孙甘道;“大伯,你···您···呵呵!您这话是何意啊?”。

    孙钟道:“何意?甘儿,你此次不便是为他做说客来了吗?这会儿大伯既然以及答应了,可你为何却还吞吞吐吐的呢?”。

    孙甘道:“啊···大伯···您···您答应了?您真的答应了?”。

    孙钟道:“要不然你以为呢?”。

    孙甘道:“那太好了!呵呵!大姐的事儿若是成了,那我与秀怡便也···呵呵···”。

    瞧着孙甘那不住的傻乐着的模样,孙钟咳了咳只道:“甘儿,你却还没说那人是谁呢!”。

    而孙甘想到自家大姐的事儿成了,那自己的心上人马上便也要成为自己的妻子的,心下欢喜的也没有提防的便顺口将袁仲礼名字说了出来,但不想却惊的那孙钟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道:“什么?袁仲礼?袁家的家丁?一名小小的家丁竟然敢···反了!反了!他在我杭州城里酿出如此大祸,我都还没去找他麻烦呢,他这反倒先觊觎起我孙钟女儿的美色来了!来人!立刻给我召集庄园里的所有护院,然后跟随某一道进杭州城里去平乱!顺便的好将袁家那名家丁给某抓起来杀了!”。

    “是!老爷!”

    看那听得吩咐冲将进来的两名家丁当真便要去召集所有家丁、护院,孙甘醒悟过来的只赶忙阻止道:“等等!大伯,你···你方才不是才答应的好好的吗!这会儿怎么却又立马反悔了呢?大伯···”。

    孙钟道:“反悔?某不只是反悔!某还要亲手把那该死的家丁杀了呢!你们别管他,且立马按某吩咐的去做!”。

    那两名家丁道:“是!老爷!”。

    “站住!”

    眼见着说理不成,孙甘当下没奈何只一咬牙,道:“大伯,你···你若是敢尽起家丁去与大姐为难,那···那侄儿便也立马尽起麾下将领,誓死保卫杭州城,保护大姐和···和姐夫!”。

    “姐夫?”

    听得自己这侄儿竟然叫袁仲礼那么个小小的家丁做姐夫,孙甘恍惚以为是自己听错了的只又重复了一遍,道:“姐夫?甘儿你···你···你当真是气煞我也!”。

    孙甘道:“侄儿不敢!但只是侄儿觉得,当初侄儿便对那张俊清不太相信,只大伯您一直说他有才华,是个可造之材,且还将大姐嫁给了他!可后来呢?他自娶了大姐之后便对她不闻不问、不管不顾的,甚至才不过一年便纳了妾,娶了填房!甚至后来还···还和着那小妾一道欺负大姐,给大姐脸色看!只大姐她一直不敢将此事说出来的,怕咱们担心!但是···大伯···其他的便不说的,单只此次那张俊清闯下大祸,且还差点儿便牵连到了我孙家!大伯你难道却还要继续相信他这样的人吗?”。

    被自己侄儿这么一直诘问着,孙钟感觉着脸面有些挂不住的,脸色涨红的只大声呵斥道:“我···你···我的事儿不用你管!你只需管好你自己的那些事儿便是了!”。

    孙甘道:“是啊!大伯您是家主,家里所有的事儿都由您说了算!可是难道这样便可以不管自己女儿的死活了吗?啊!大伯,您不只是咱们孙家的家主,我孙甘的大伯,您可还是大姐的爹爹,孙秀娘的父亲呢!您难道便能这么残忍的···眼睁睁的将自己的女儿再一次推下火坑吗?”。

    孙钟道:“我···你···呼呼···”。

    “老爷···老爷···我听丫鬟们说,您正在与甘儿吵架,这事儿是真的吗?甘儿···”

    看着那匆匆从门外进来的夫人,孙钟感觉着胸口上憋着的气消了大半的,硬着头皮只缓步上前将自家夫人扯到了一边,道:“夫人,你不是在那后院里与弟妹商议着准备给甘儿找门匹配的亲事的吗?可你这会儿怎么却出来了呢?”。

    那模样长得颇是清秀、贵气端庄,且年约四十来岁孙夫人听得自家老爷问询,温柔的看着他只抓着他的一双大手,道:“人家这不是听说您正与甘儿吵架,怕你们吵着伤了和气,所以这便来劝你们来了吗!甘儿,你与你大伯有什么事儿说不开的,怎么到这后来却吵起来了呢?”。

    孙甘道:“那还不是因为大···”。

    瞧得孙甘开口,孙钟生怕他口无遮拦的把所有事儿都说了出来,让得自己夫人担心,他赶忙阻止了只道:“好了!甘儿,你说的事儿大伯全都答应你便是了!那个···夫人,你与弟妹商议的如何了?可有找到哪家能与甘儿相匹配的女孩儿没有?”。

    被自家夫君这么一打岔,孙夫人想起此前与自己那妯娌商议了许久却还没有结果,所以忍不住的只叹了口气,道:“还没有呢!老爷!人家那些姑娘一听说提亲的是咱们甘儿,当下便说咱们甘儿是带兵的莽夫,与他们那些世代的书香门第不合!所以便都拒绝了!”。

    孙钟道:“这···村夫之见!咱们甘儿文能就、武能动,是这世上难得的绝世好男儿!只她们那些被酸臭腐儒培养出来的家族偏见难解!不要也罢!不结也罢!倒是甘儿···你欢喜什么样的女孩儿且与大伯说说,大伯亲自为你做媒!”。

    本来,孙甘在听得自己大伯答应了自己之后,心下欢喜的正欲欢呼,但忽然听得大伯母说竟没有女儿家欢喜自己,心下不由得便又变得有些失落,可这会儿当听得自家大伯要为自己做媒,他那心情经历了起起伏伏只变得有些变幻不定的,道:“您说的是真的吗?大伯!”。
将本章节加入收藏将本书放入书架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