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书 | 返回书页

345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仙界旧址

2018注册送菜金白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345小说网无弹窗在线阅读全站小说,本站网址:www.345xs.com注册获取免费书架。


    谷洲岛主知道这渔人岛主素来不服左项,生怕左项盛怒之下真的杀人,便赶紧打圆场。

    “宗主啊,老夫知道这陆一明乃是前宗主之徒,且生性顽劣不肯臣服,但是他毕竟还是方壶岛的弟子,还请宗主您看在成言壮烈战死的份儿上,能够饶他一命。成言九泉有知,也必会感激宗主。”

    广文和广则双双出列,伏倒在左项跟前。广文眼含泪光道:“宗主,师父死前曾数次提到一明师弟,命我好生照顾。一明师弟至今未到师父坟前拜祭,师父九泉之下一定十分忧心。还请宗主准我看管师弟,我一定叫他不敢再惹是生非。”

    背后一些人也纷纷附和,其中有一些是平日里与陆一明交好的弟子,比如曾在小堂论上有过一面之缘的赤松,还有一些则是因为看不惯左项,借势施压。

    左项见情势不利,他这个刚刚当上宗主之人也不好在压制舆论的时候太过强硬,便慢慢放下了扼住陆一明的手掌,但仍未松开陆一明身上铁链。

    随后手掌一推,将陆一明甩在纪城跟前。“这个人交给你看管。”

    纪城连忙行礼。“是。”

    ****

    陆一明被带出黑石牢的时候,倒是没有想到今天这样的结局,他以为自己不是死在路林之手,便是死在左项之手,总之再无可能活下来。

    但他不仅活下来,甚至待遇比在黑石牢好了很多。

    首先是行动有一定自由。除了不能接触黑石牢、凌霄住处,其他地方并没有禁令。

    再次是得到了修炼自由。脱离了黑石牢那种环境,他完全可以在暗地里偷偷修炼,尤其是对于新得的天魂剑,及时温养巩固乃是十分重要的。否则,路林也不可能轻易被夺走法器。

    最重要的是,他终于能祭拜成言,给他磕头烧香。

    广文陪他踏上方壶岛,如今这里只有一个方圆五十余里的石滩荒岛。

    所有园林草木、房屋瓦舍都被巨浪席卷一空,徒留下一片荒原。

    陆一明站在这里,放眼望去,四面除了海浪便只有灰色岩石,回首往昔与师兄妹们一起居住在岛上的日子,真是恍如隔世。

    二人走了一会儿,来到岛中央的小山丘上,那里隆起一个坟包,便是成言之冢。

    陆一明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眼含热泪:“徒儿不孝,今日才来看望您老人家。”

    广文拍着他的肩膀,叹息道:“师父不会怪你的。听二师兄说,师父走之前念了好几次你的名字,大概是很想要再看你一眼,可惜。”

    陆一明听了更是伏倒在地,大哭不止,好一会儿才抽抽噎噎道:“我想知道师父走之前说了什么,二师兄还是不肯见我吗?”

    广文无奈地摇摇头。“他呀,唉!他这个人死脑筋,大师姐死后就一直转不过弯来,始终不肯听我劝解。”

    陆一明听了黯然,垂头不再言语。

    广文怕他伤心,便递给他一炷香让他烧了,寻机转移了话题。“如今左项革了你的天机阁卿身份,降你为蓬莱岛杂役弟子,我虽为你不平,但也欣慰你总算是保住了性命。”

    陆一明轻笑。“如今天机阁有名无实,阁卿不当也罢。杂役就杂役,若还叫我去给左项叩头认师,我才要吐血呢。”

    广文听了撅嘴。“可是纪城那个人刻薄无情,杂役房什么活儿都让你干,你一天到晚连轴转,睡觉的时间都没有,我实在看不惯!不过这应该也是左项的意思,他还是对你不放心,才把你交给纪城。你一定要小心,别让他觉出你有任何威胁才好。”

    陆一明回想那日在落霞峰顶,左项一招便压制自己,不禁苦笑。“我不过是个元婴境,能有什么威胁?他心里真正放不下的,应该是凌霄吧。对了,她的伤怎么样?”

    广文摇摇头。“没有好转的迹象。但是凭她的修为,暂时应该没有性命之忧。如今路林已死,没有人再逼她,所以她的处境应该稍微宽解一些了吧。”

    陆一明又问:“那云璃呢?”

    广文叹一声:“关着呢。左项是不会放她的。中陆仍有逍遥盟的残部在活动,他派了渔人岛主前去围剿。说穿了就是借力打力,无论哪一方死伤对他都有利。”

    陆一明给成言敬了一杯酒,默默无言跪坐了一会儿,忽然问道:“自方壶岛一战后,师尊被囚,那赤血袭灵珠如今落到何处?”

    广文想了想:“应该在左项手上吧。”

    随即他哼了一声,语气变得怨毒。“那珠子自出世以来,沾过它的人没有一个好下场。先是害死大师姐,接着是昀虚。昀虚明明可以救下师父,便要眼看着师父送死才肯出手,最后也被那珠子害了,可说是罪有应得。如今昀虚被囚,左项取走珠子以为得到了宝贝,哼,看着吧!”

    陆一明垂下头,声音不觉低了五分。“我猜想,师尊他有可能是因为自知未能完全炼化赤血袭灵珠,因而不敢贸然出手,所以将师父还有师兄妹送入险境。如今他疯癫被囚,处境悲惨,也算是功过相抵了吧。”

    广文翻了个白眼,气哼哼作罢。

    ****

    二人祭拜完毕回到蓬莱岛,杂役房管事便来催促陆一明,命他浇洒殿前花木,一直干到日落时分,各院灯火逐渐亮起,道上逐渐人流稀少,这才慢慢吞吞地往回走。

    走了许久,见四下无人,呲溜一声溜出大道,专捡无人的小径,拐到凌霄的后院。

    厢房里烛火微光摇曳,一个黑影映在纱帘上静止不动,似在出神。

    陆一明深吸一口气,抬脚攀过院墙,轻轻落在窗前。

    他没有掩饰自己的气机,任由它散发在空中。凌霄很快觉察到了。

    纱帘上人影微微侧头。“是谁?”

    陆一明没有作声。

    人影长身而起,烛火受到撩动,在风中乱摇。纱帘掀开,凌霄看见了站立在夜幕下的陆一明。

    凌霄握着纱帘的手顿在空中,脸上的神色说不清是慌乱,惊诧,还是尴尬。
将本章节加入收藏将本书放入书架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