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书 | 返回书页

345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医女倾城:邪王,一宠成瘾

2018注册送菜金白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345小说网无弹窗在线阅读全站小说,本站网址:www.345xs.com注册获取免费书架。


    太监再要阻止,完全来不及,满心忐忑。

    却见赵婉兮真就如她说的那样,半点忌讳没有,直接从袖中掏出一双极薄的绢丝手套戴好,然后在尸体脖颈处的青红伤痕上按了按。

    上吊死的人,死状往往十分可怖,寻常人连多看一眼的勇气都没有。

    然而眼前的皇后娘娘,半点怯色不见,反而还打量的细致。

    可是看的越是细致,就越发让人不安,最后那个领头的太监实在架不住心底的惶恐,竟再一次强硬直言。

    “好了,既然皇后娘娘也已经看过了,那是否能让奴才们收拾?这也是做奴才的职责所在,还望娘娘行与方便。”

    说完,赵婉兮都还没吱声呢,他就动手拾起了裹尸布,一副又要重新裹起来的样子。

    布头都落在尸体身上了,才被赵婉兮的疾言厉色吓的一个哆嗦。

    “放肆,你们好大的胆子,竟然还谋害性命?这宫女分明还活着,哪里死了?”

    “什……什么?皇……皇后娘娘莫要玩笑。”

    赵婉兮喝声严厉,成功让那个太监下意识看向地上的尸体。结果除了一脸的死白之外杀都没看到,反而露了怯。

    大概是很少跟主子们打交道,受不了贵人威压,领头太监脑子一抽,当即就做出了一个愚蠢的决定-投了目光过去,示意其中一个太监快跑。

    那个太监也是个愣头青,被赵婉兮吓唬的胆怯,一收到顶头上司的暗示,想都不想就起了身,撒开了脚丫子。可惜……并没有跑出去。

    下一秒,随着空气中有什么变得不一样,似有细如牛毛的银针破空而来,他整个人就倒在了地上。不止是他,还有另外几个,也齐齐倒地。

    太监小橙子反应则是稍稍慢了那么一些,刹那间的错愕过后,顺手从袖底摸出一把柳叶薄短刀,一改瘦弱,以猛虎下山之势扑了过去。

    几乎没人看清他是怎么懂得,不过残影掠过,地上那几个太监的脖颈之间,便多出了赫然伤痕。

    一切,当真就是在电光火石之间发生的,小橙子的反应再慢,那也比赵婉兮快多了,等她反应过来不对劲时,地上那几个太监已经被悉数灭了口。

    她心里头自然不大痛快,漠然望过去,直言责备。

    “你这就让他们闭了嘴,本宫如何问出旁的有用讯息来?”

    显而易见,这几个人跟这个被裹着预备抬出去买了的宫女之间,没有那么简单。至少,自己也应该问问,是谁示意他们这么做的。

    这个要被害的宫女又是何人。

    明显小橙子在杀人之前也没料到这一点,一听赵婉兮说,这才稍稍一错愕。

    旋即恢复常态,不过脸上的冷厉极快消失不见。

    “这个……是奴才考虑不周。不过依着这几个人的身份,想必也问不出什么有用的信息来,娘娘若是想知道更为详细的缘由……”

    一边说,一边抬眼望来,目光在赵婉兮依旧按在“尸体”脖颈之上的手指顿了顿,才续上未完的话。

    “还不如问这一个。奴才想着,她知道的内幕,定然免费白菜网站大全2018。”

    闻言,赵婉兮眉头微动。

    “本宫不过就是那么一说,你怎能断定这人的确是还活着?还有,你适才跟本宫说了什么?”

    裹尸布是小橙子打开的,事实上,也就有是在他动手后的一瞬间,也就是看清那个被裹着宫女的长相之后,是短暂地怔愣了一下。

    曾快速而急切地在赵婉兮耳边说了句话。

    也就是那句话,令赵婉兮如此霸道地插手这件事情。

    此时再度提起,小橙子也不慌,淡定垂眼弯腰。

    “奴才相信娘娘的判断,您说没死,那么这个宫女就肯定没死。至于奴才刚才的话……奴才说,这个宫女,看着像是在朝阳殿伺候着的。”

    朝阳殿……

    也是那个地方现在格外敏感,听闻,赵婉兮按着宫女脖颈的手指,忍不住再度重了几分。

    说着,太监小橙子也淡漠地扫了眼倒在地上,捂着脖子抽搐,却发不出半点声音,很快就蹬了腿的四个净乐司的太监,一脸冷。

    “而且他们死的并不无辜。”

    的确是不无辜,从前后的表现来看,这其中明显有猫腻。当着她的面就敢直接起身逃跑,可见有多心绪了。

    大事面前,几条并不无辜的生命,赵婉兮并不在真的就放在了眼里。见她没再继续责备,小橙子稍稍垂了垂眼,原本清秀的脸上,竟然多了几分令人无法忽视的刚毅。

    说出口的话,也带着点儿莫名的理所当然。

    “反正现在宫里头失踪的人那么多,也不在乎再多这四个了。”

    赵婉兮:“……”

    嗯,说的挺有道理,她竟无言以对。

    不过比较起这个,她还是比较关心这具抢过来的尸体。

    “这个宫女的确是还有救,按照眼下的情况,此事也不宜被旁人知晓。你可有什么稳妥的地方?”

    换做以前,还能有哪里能够比得上琼华宫更加稳妥的?

    可惜现在掺和了一个白怜,就让人没法掉以轻心了。

    听着她的话,小橙子没有第一时间回答,而是动手先将四具太监的尸体拖到了一处,询问了赵婉兮的意见之后,动手从袖中掏出一只精致的小瓶子来。

    当着赵婉兮的面儿打开,也不忌讳什么,直接就将里头的东西往尸体上倒。

    碧绿色的液体,刺鼻的气味,像极了某种实验室里头的化学制剂,就在赵婉兮心下好奇对方行为时一阵更为刺鼻的气味,便随之袭来。

    等到定眼再看时,赫然发现那些尸体竟然塌陷了下去。

    而地面上则是多出了些许的不明液体。

    眼角眉梢不住地抽抽,眼睁睁地看着对方这么一通操作,赵婉兮内心震惊无比。

    难道……这就是跟传说中化尸粉一样牛掰的存在,能够腐蚀尸体于无形?

    后世网上有那么多帖子,还有专家站出来辟谣说,这东西根本就不存在,这世上没有任何一种试剂,能够让尸体在顷刻之间消失不见,或者是化成一滩血水的。

    看的多了,赵婉兮的心里也就信了那套理论。

    而且她本身也是学医的,比较务实。

    结果此刻就那么看着青烟袅袅,刺鼻的气味袭来的同时,四具尸体当真很快就有了化学变化,她瞠目结舌的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

    心底也有些微凉。

    忍不住就想着,倘若是石榴也被这东西给沾了身,那么她们让人前前后后地找人,几乎都要掘地三尺的操作,明显是无用功。

    心思泛活,又被小橙子的操作给刷新了三观认知,望过去的眼神,难免凝重谨慎。

    还道是她在等自己回应呢,小橙子一脸愧色,快速处理了一下现场,留下的痕迹差不多可以蒙混过关了,才赶紧走了过来。

    “皇后娘娘放心,奴才知道一个地方,绝对稳妥隐秘,藏起这位姐姐,肯定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

    “……”

    原来这宫里头的死角这么多的嘛?

    眼见着那个小太监说完之后,便毫无压力地背起地上脸色煞白的宫女朝着一个反向走,赵婉兮眼角沉了沉,抬脚跟上。

    两人一道走了几步,她才状似无意道:“你家太子殿下临行前可有跟你交代,他何时能办完事情回来?”

    闻言,小橙子脚下几不可察地顿了顿,淡定摇头。

    “回娘娘,不曾。”

    “嗯。”

    预料之中的答案。

    果然是冷君遨的种,冷昱麟的行事作风,是越来越跟他老子一致了,做事神神秘秘的,让人摸不着头脑。只是再怎么聪颖,再怎么厉害,那也是她儿子,还是个孩子啊。

    一家人,就合该整整齐齐在一起,那才好呢。

    说到一家人……

    赵婉兮眉眼稍稍动了动,看小橙子已经在前面走着了,自己也抬脚跟上去的同时,暗暗摊开了自己的掌心。

    莹白的手掌上头,赫然有一根细如牛毛的金针在列。

    这东西,是她适才趁着小橙子不注意,从其中一具太监的尸体上摸下来的,说起来,她又不瞎,即便是没有高深的武功,可是有些破绽,依旧还是能够看得出来。

    比如,饶是小橙子极力想要营造出一副人是他杀的模样,也依旧还是改变不了……当时还有他人在场,于小橙子之前先动了手的事实。

    待看清金针的模样,又是忍不住眉头紧蹙。

    “这针……果然是针灸用的金针啊……”

    这样的武器,相对而言,还是她来用比较合适。或者说是,还有一个人,冷兰熙的夫君花溅泪,因为职业关系,会用的几率也挺大。

    但这个猜测,下一秒就被她给否定掉了。

    花溅泪还没有回来,这是事实。而且如果真的是对方,那也没必要避着自己,大可以直接现身。

    小橙子所说的地方,果然是足够隐秘。跟着他一通七弯八拐的,赵婉兮都差点在自己家迷路。

    好不容易到了地方,果然就是看到只是一处小小的院落,在诺大的皇宫之中,这样的地方,的确不大起眼。

    没再好奇这种地方,他一个贴身伺候太子的小太监是怎么知道的,赵婉兮更加关注那个随时都会咽气的宫女,眼见着小橙子将人给放在了不怎么干净的床铺上,就赶紧过去查看。

    同时手指快速抽动,在那个宫女身上各处大穴扎下银针封之,又从袖中掏出一把精致的小刀子来,毫无迟疑个割开了对方手腕。

    血液流动缓慢,且呈现出骇人的黑紫色,从这些表现上看,这个宫女,明显是没救了。

    只赵婉兮不想放弃,坚守着或许能从对方嘴巴里头问出什么要紧东西的信念,奋力抢救,期间还指示着小橙子往返于琼华宫之间,暗中替她拿来了不少东西。

    所幸,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紧张了个把时辰,宫女腕间流出来的血,终于不再黑紫,而是逐渐转红。

    虽说照旧还是要缓慢一些,可是比较起一开始来,已经好了很多。

    与之相对,她脸上透着暗青的死白,也终于有所缓解,逐渐浮现出了人气儿。

    掰开嘴巴喂着对方吃下一粒药丸,顺便倒了点百年参进去给对方续命,手下一边动作,赵婉兮一边长长地出了口气。

    “这个宫女并非是自缢,而是被人下毒谋害。这个药十分奇怪,此前我并没有见到过。

    至于这脖子上的勒痕,明显是后来别人故意弄出来的,莫约是为了自圆其说。”

    毕竟这个宫女是“畏罪自缢”。

    能完善到这个份儿上,可见对方心思算得上是缜密了,唯独有些运气不好的,就是恰巧遇上了她。

    只是……

    “好歹也是伺候在朝阳殿的人,这好端端的,怎么会被人暗害?”

    朝阳殿那是什么地方?除了琼华宫之外,就是冷君遨日理万机外加休息的大本营啊。

    能进入到里面伺候的宫人们,哪个不是经过精挑细选,筛了又筛的?

    若是轻轻松松随便就能被人给暗害了,岂不是说明这个皇上的安危也是堪忧?

    赵婉兮语速慢,音量也不高。乍然一听,还比较像是她自己在自言自语罢了。

    不过一直伺候在一旁的小橙子这次倒没识时务,一字不落地将那些话语全部听在耳朵里头,小眼神一动,上前一步建议。

    “此事的确是事关重大,娘娘若是着急,何不……”

    剩下的话,小橙子没有明说,赵婉兮也已经了然了。

    事关冷君遨,如何不大?

    经过小橙子这么一提醒,赵婉兮没啥顾虑地就动了手。连续几针扎在人体要害的穴位上,彻底激发出了昏迷中宫女体内最后的潜力,不过片刻,就看到她的睫毛动了动。

    不消多长时间,眼皮子连连抽搐,虽然艰难,可到底她还是睁开了眼。

    怎么也是在生死关走了一遭,宫女醒过来的最初,眼底还是浑浊的死灰,随着时间的推移,才稍稍有了点儿神智。

    可是等到视线落在赵婉兮脸上时,她却一阵哆嗦,满眼的恐慌紧随而来。
将本章节加入收藏将本书放入书架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