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书 | 返回书页

345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天师上位记

2018注册送菜金白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345小说网无弹窗在线阅读全站小说,本站网址:www.345xs.com注册获取免费书架。


    西南府衙的大门微微拉开一条缝,一双眼睛从门内向外望去。

    “周太医,看什么呢?”恰巧经过的吴大人见他撅着臀往外看的样子不由皱起了眉头这老太医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周太医回头,朝他做了个嘘声的手势,而后指向门外,道“人好像少了些,没有前几日那么密集了。”

    “累了吧!”吴大人说道,“好了,周太医你若是没什么事就把门关上吧,莫要一会儿再嚷嚷着人要冲进来什么的。”

    今日的周太医却不似往常,听到这话,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反而还仔细嗅了嗅,然后突然对他道“闻到了么?有药味。”

    吴大人不以为意,说道“都不回家呆在外头,秋凉易感风寒吧!”

    周太医栓上了大门,转身问他“大天师在哪儿?”

    “在后院呢!”吴大人回道,又忍不住嘀咕了一句“也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周太医点了点头,大步向后院走去。

    ……

    日光倾洒而下,虽然秋意寒凉,不过这点寒凉对于大天师这样的“年轻人”来说却好似并不觉得如何,她依旧穿着轻快的薄衫在石凳上一边抓着碗里的馒头就着小菜吃着,一边翘着二郎腿看她对面那个正在拿着一支木签子拨弄算筹的“护卫”。

    看到这一幕,周太医不知道为什么只觉的牙齿酸的厉害,他们在这里胆战心惊的,她倒好,看着人家生的赏心悦目的小伙子玩闹。

    真是个爱玩乐的主。

    “周太医。”仿佛身后长了眼睛一般,女孩子回过头来,朝他打了个招呼,“又有什么事叫你害怕了?”

    什么叫“又”,周太医翻了个白眼,清了清嗓子,道“外头人好似少了不少。”

    “大抵是累了吧!总坐在地上也是很累的。”女孩子说道。

    还真跟吴大人一个样。周太医白眼翻得飞起,咳了一声,又道“外头药味很浓,依老夫看来,怕是有一大批人染上了风寒。”

    “那周太医要不要出去帮忙治一治风寒?”女孩子认真的说道,脸上神情真挚,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味,她道,“医者仁心,这是好事。”

    周太医有些迟疑“可……那些是暴民……”

    “万物有灵,众生平等。暴民也是民,你要去治,我不会拦着。”她说着瞟了他一眼,“不过,周太医最好在保证自己安全的前提下再出去。”

    周太医干笑了两声,道“那些暴民要找的不是我……”

    暴民要府衙交出来的人只有一个——就是眼前这位悠闲自在的大天师。

    “你若是出去,被他们拿在手里说什么拿我来换你之类的说辞的话,我可不会换你。”女孩子整了整衣衫站了起来,看着周太医蓦地变得难看的脸色道,“丑话说在前头比较好,莫要到那时候,你再指责我翻脸不认人。”

    周太医愤愤道“原来大天师的万物有灵,众生平等也是看人的,暴民就不属于……”

    “至少在他们放下成见前不属于。”女孩子飞快的打断了他的话,撇过头去,并不看他,“他们现在是暴民,要我的性命,难道为了万物有灵,我就要将性命交出去不成?割肉喂鹰的是佛祖,不是我,我不是神,自然不可能答应。”

    周太医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末了还是转身走了。

    正在用木签子挑着算筹的裴宗之抬起头来“他若真出去,事情当真发生了怎么办?”

    卫瑶卿摇头“周太医胆子那么小,这么惜命,我这般吓唬他,他哪还敢去?”

    “因为去了也是无用的吧!”裴宗之转了转手里的细木签,沉思了片刻,看向她道,“这是你的安排吗?”两人如此形影不离的,他居然不知道这回事,手指无意识的敲了敲桌子,朝她看来。

    女孩子摇头“不是啊!不过……刘凡说过承我一份情,要还我的,我想应该就是这个了吧!”

    “你有几分把握?”裴宗之抿了抿唇,说道,“没把握的话,我尽早想办法带这里的人离开。”这话说的真是半点不君子,更没有没所谓的义气。

    卫瑶卿“哈哈”大笑两声,伸手握住他的手,日光落在她的脸上,仿佛蒙着一层晕开的光一般“有啊,而且是十成的把握。”

    “为什么?”裴宗之似乎有些惊讶。

    “因为陈善死了。”

    整个西南十八城的信仰支柱已经不在了,就算能支撑又能支撑多久,这样的信仰已经让百姓看不到头了。

    “如同那些蛊惑民心的民间邪教一样,教主一死,就是阴阳司的人不去,也会散。他们的信仰寄身于一人身上,这本来就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更何况,寄身的那个人只是人不是神,所以结局已经注定了。”

    “这虽然与那些民间邪教看似八竿子打不到一起,其实也差不多。”女孩子轻笑着摇了摇头,手指指向自己,“所以,这确实是阴阳司该做的事啊!”

    女孩子说着负着手在院子里踱起步来“所以这件事没我还真不行!”

    裴宗之瞟了她一眼,低下头“那快一些吧,这里的事情结束了,我要去金陵。”

    “很急吗?”女孩子诧异道,“什么事啊?”

    “私事。”裴宗之认真的想了想道,“你说过要陪我一起去的。”

    能有什么私事?她认真的想了起来,难得的对此毫无头绪。

    ……

    ……

    “冯老大夫!冯老大夫!”有人在外面喊着。

    正在医馆内写药方的冯老大夫抬起头来,但见医馆的门外堵了好几个人高马大的汉子,这么一堵,就是大白天的,也让医馆内蓦地一暗。

    “怎么了?”他说着看了眼身旁的伙计,不多时,几个伙计就挽起袖子挪到了冯老大夫身边。

    明明只是医馆切药的学徒,做着斯文人的事,偏偏外表看上去半点不斯文。

    围观的百姓也已经习惯了,这老大夫一贯如此,与好口碑不同的是他的坏脾气,是西南城医馆大夫里最“横”的那一个。

    眼见对方来势汹汹,医馆的伙计也不是好惹的,就围在冯老大夫的周围。

    正在医馆看诊的病人与陪同的亲眷们都不约而同的向门口望了过去。

    “怎么了?”开口的人学着冯老大夫的声音说了一句,而后蓦地脸色一变,“我还未问你这庸医怎么了呢!”

    “你嘴巴给我放赶紧些!”撸起袖子的学徒当下就毫不客气的怼了回去。

    来人只哼了一声,看向那些那些瞧起来虚弱无力的病人,蓦地冷笑了一声“还让他看病,再看下去都要见阎王爷了!”

    说话间,人已侧到一旁,百姓只见几个人从外头抬了个担架进来,担架上躺着一个全身罩着黑布的男人。

    “这是……死了么?”有陪同在侧的亲眷惊讶的问道。

    “没有。”开口说话的汉子冷笑一声,“不过也快了!”

    说话间那些抬担架的人就将担架放了下来,而后那汉子上前一把将那黑布掀开。

    这一掀立刻引来了一阵尖叫声。

    “怎么回事?”

    这时候离围堵府衙已经过了好几天了,比起最开始的郑重,百姓已经松懈了不少,反正,那些府衙里的人也不敢出来,顶多就是拉开一条门缝偷偷往外头瞧罢了。

    轮到他们时他们就去府衙门口坐着,没轮到时自然该干什么干什么。毕竟人也要吃饭的。

    闲着没有轮到他们在府衙静坐的百姓此时都堵在门口,争先恐后的踮起脚尖往里望去,不过却被前头排排的人墙遮的严严实实的,什么也看不到。

    尖叫声此起彼伏,好一会儿了都没停下来。所以……他们到底看到什么了?

    前几日还好只是看起来虚弱无力的汉子今日整个人已经脱了相,就像是骨架外头包了层皮,嘴唇发白,眼圈发黑。才一掀开见到了阳光,那人就尖叫一声,脑袋忙不迭地往黑布里钻,皮肤上滋滋的冒着热气,好似人快烧起来了一般。

    “这要是风寒就见鬼了!”那汉子气道,“姓冯的,你这庸医,我打死你!”

    说罢拳头就挥了过来,医馆养的学徒也不是吃白饭的,连忙还了上去,一群人扭作了一团。

    在一旁等候排队的病人与亲眷却谁也没有出面阻止,他们此时还在怔怔的看着那个脱了相的男人,那男人见了阳光还在就地打滚,似乎很是痛苦的样子。

    这不是见鬼了,这……这就像是鬼啊!哪有怕见阳光的正常人。

    这个病……真是阴森森的,好吓人啊!

    又是一阵尖叫。

    “怎么了怎么了?”

    “到底怎么了?”

    围在外头的百姓跳着想要看清楚里头的状况,前面那些人却仿佛顿住了一般,一动不动,就是不肯让开来。

    “好了,别打了!”终于有人回过神来,叫道。

    他颤着手指向那个就地打滚的男人,“他……他到底是人是鬼?”

    “当然是人!”眼睛上挨了两拳如乌眼青一般的男人咬牙切齿的骂道,“若不是这庸医乱诊治……”话说到这里,突然一顿,那男人转向正在往这里看来的病人亲眷,“你们也是风寒吧……吃了这姓冯的药,仔细……”

    在外头竖着耳朵看热闹的百姓只听这人话未说完,前头就是一阵嘈杂轰动,而后不少人忙不迭地冲了出来。

    发生什么事了?外头的百姓往里挤去,待看清楚里头的状况又是一阵尖叫,撒腿向外跑去。

    “我的药没有问题!”一向横的很的冯老大夫这次人多手杂之下也吃了两拳,此时顾不得擦去鼻血,大声道,“这个人的症状跟一般的风寒不一样,老夫这里有治好的风寒病人……”

    “好你娘个头!”那个乌鸡眼再次挥拳打了上去。

    冯老大夫只觉鼻间一阵剧痛,而后什么东西止不住的往下流,他知道这鼻梁骨恐怕就算没断也差不多了。

    怎么就闹成这个样子了?他愤怒不已。

    “有什么好吵的?孰是孰非我们到官府说个清楚就是了!”

    这话一出,哄闹的人群仿佛踩踏到了不知名的机关一般,瞬间安静了下来。

    争执不休找官府就是了。可……可现在官府让他们围起来了,这还怎么找官府?

    片刻的安静之后,哄闹如洪水般倾泻开来。

    ……

    “今天外头好热闹啊!”周太医站在门缝那里看的津津有味,“好多人跑来跑去,还有拿锄头的,像是要打起来了……”

    “喂,打牌九吗?”吴大人走了过来,推了推他的肩膀道,“大天师做了一副牌九,让我来问你要不要一起玩?”

    “玩你个头啊!”周太医骂了一句,指向门外道,“外头跟闹民乱一般,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你就不管管?”

    “我倒是想管啊!”吴大人将手里的牌九塞到周太医手上,叹了口气,“可现在我们自己被围起来了啊,怎么管?”

    这……这倒是。周太医被这话一噎,看了他一眼,摸着手里的牌九道“大天师呢?”

    “大殿里坐着呢!”吴大人道,“大天师让我们放心……”

    “她是真放心了,整天呆在这里,吃吃睡睡,闲了还做副牌九找你一起玩。”周太医说着,心里的情绪再次翻了起来,指着吴大人的鼻子“你不急,她不急,感情就我急是吧!”

    “是啊!”吴大人抱着双臂好整以暇的看着他“本官都不知道你一个看病的太医急什么?府衙被围,急的应该是我,那些暴民想要大天师的性命,急的应该是大天师,你一个太医急什么急?真是狗哭耗子,多管闲事吧!”

    “不要骂人!”周太医反驳了一句,两人说话间已经走到正厅了,跨过门槛走了进去,正看到支着腮帮子朝他招了招手的大天师。

    “你……”

    “你来的正好,周太医,我有事要问你。”正在整理牌九的女孩子先他一步开口问他,“先前诱我入局的那些‘病人’身上涂得染料叫什么?”

    天师上位记
将本章节加入收藏将本书放入书架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